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我們是夫妻。”曲一鴻脫口而出,“怎么不關我事?”

    此話一出,院子里頓時安靜下來。

    童瞳咬著瞪著他半晌,才輕聲糾正:“最多是前妻前夫,別搞混了。曲一鴻,我們就不能好聚好散么?”

    曲一鴻靜默無聲,卻沒松開她的胳膊。

    吸吸鼻子,童瞳看向天邊最后一抹暗霞:“看在淘淘的份上,我們以后不要再吵了。”

    “不要和墨子晨走得那么近。”曲一鴻沒頭沒腦地道,“你讓淘淘怎么想?”

    深呼吸,童瞳總算讓自己心平氣和,能保持大腦清醒:“墨子晨是我曾經的上司。夏北城欺負我的時候,他甚至樂意替我出頭。他品性不錯,我對他沒有意見,為什么就不能當個朋友?”

    “當什么朋友!”脾氣才好些的曲一鴻,再度黑了臉,“男人女人之間能有什么純凈的友情。墨子晨那個大齡光棍,你以為他就純凈如白紙。你就知道他腦袋里不是一片黃——”

    “停!”童瞳惱了,“別以為你當初腦子里一片黃,就認為所有男人腦子里都一片黃。”

    她就和墨子晨就吃了個食堂餐,光天化日且眾目睽睽之下,他腦補得真夠可以!

    切,連一片黃都出來了!這不僅僅侮辱墨子晨,更侮辱她童瞳。

    思想骯臟!

    “我——”睥睨全世界的曲一鴻,被童瞳這一句給噎得差點沒氣。

    “放開我!”童瞳去拍他的手腕,“如果不想把半山園的人全給鬧出來看熱鬧,就快點放開我。”

    “你就給我說一句——和不和墨子晨保持距離?”他沉聲問,臉黑如炭。

    “我們現在離婚了,你管我怎么交朋友!”童瞳惱怒地甩開他的手,“再說你當初對方紫心還那般呵護,我都信任你。我和墨子晨什么事都沒有,你懷疑這個禁止那個。曲一鴻,你是個男人嗎……”

    話音未落,只覺面前僅有的暮色倏地消失不見。

    童瞳正要抬頭看情況,剛一仰頭,聞到那熟悉的氣息越來越近,她趕緊抽身走人。

    可惜哪能快過他。童瞳尚來不及抽身,只覺腰上被只大掌握緊固定,隨之紅唇被堵上。

    “曲一鴻——”童瞳大吃一驚。

    她不出聲還好,這一張口,更是羊入虎穴。

    他的吻帶著股荷爾蒙的渴望,排山倒海般吞沒她。

    童瞳腦袋里轟的一聲,一時竟忘了回應。

    記不清楚兩人到底有多久沒親熱過了,這個吻熟悉中帶點陌生,不知不覺主導了她的意志,跟著他走。

    “呯!”和華居大廳里不合時宜地響起聲巨響。

    這響聲驚醒童瞳的神智,她下意識地推他。然而推不動。

    “球球你個煞風景的!”王叔叔在里面罵薩摩耶,“好好的破壞氣氛。”

    “……”童瞳大腦一片空白——王叔叔居然還在偷看……

    尷尬至極,童瞳忽然張嘴一咬。

    這一咬確實威力十足,讓原本極其投入的曲一鴻頓時呼痛,松開了童瞳。

    一得自由,童瞳深呼吸,然后轉身就跑。

    “站住!”曲一鴻語氣低沉,聲音有些沙啞,“如果你現在就這么跑掉,明天就不要再留在半山園了。”

    暮色中,疾奔的童瞳緩緩停下腳步。

    她沒有回頭,眼眶卻漸漸紅了,低低地問:“這是你的真心話?你確定?”

    “確定。”他不假思索地道。

    深呼吸,童瞳緩緩轉過身來,靜靜地凝著院子,扯出個淡淡的笑容,有些陌生。

    她低低地道:“以前我肯定是誤會了,覺得你有點愛我,我才會帶著淘淘來到半山園。可是我現在明白了……行,就這樣吧,我明天會離開半山園。”

    “……”曲一鴻僵硬如花崗巖。

    童瞳抬起小手,一抹腮幫的淚珠:“我保證后天起,你再也不可能在半山園看到我。”

    曲一鴻終是輕輕吐出一句:“你腦殼簡直冥頑不靈。”

    童瞳似乎沒聽到,接著道:“我尊重淘淘的意愿。他如果樂意和你一起,我讓他留下。他如果想和我一起,我就帶走他。至于滔滔,我現在是他的監護人,他的去向我說的算,不用和你匯報。”

    “哎呀童瞳你別和二少慪氣。”一直虛掩的客廳門終于開了,傳來王叔叔焦灼不安的聲音,“他就是愛你才會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真的,我打包票。”

    童瞳扯出個澀澀的笑容:“曲一鴻,你摸著心口問問,你愛過我嗎?不,你沒愛過。就這樣吧……”

    她終是轉過身,悄無聲息地一步步踩在鵝卵石上,往和云居走去。

    王叔叔急得上前猛推曲一鴻:“你還傻站在這里干嘛?女人的氣不能隔夜,快去追呀。”

    曲一鴻咬咬牙,忽然轉身往客廳里面走。

    王叔叔想去擋,可惜哪兒擋得住,只能眼看著曲一鴻大步走上樓梯。

    院子里只剩下王叔叔急得直跺腳……

    。

    童瞳回到和云居,才剛進院子把院門拴好,淘淘細細的聲音從旁邊傳來:“媽咪,我錯了。”

    童瞳轉過身,只見淘淘正耷拉著小腦袋站在院子正中。

    童瞳擠出笑容,努力讓自己看起來自然些:“淘淘有什么錯?沒錯呀!”

    “我不該讓媽咪過去接我。”淘淘扁著小嘴,細細地道,“要不然,老爸和媽咪不會吵架。”

    凝著兒子,童瞳悄然一聲嘆息。

    她緩緩俯身,親親淘淘的額頭,柔聲道:“我們都愛淘淘,只是意見不一樣。這個和淘淘沒有關系。”

    “可是媽咪你要搬走了。”淘淘變得粗聲粗氣起來。

    輕輕摟住淘淘,童瞳輕聲道:“淘淘,不管我們在哪,都一樣愛你。”

    “可是我不要分開。”淘淘薄怒,“大家都住半山園不好嗎?”

    靜默數秒,童瞳凝著兒子:“可是只有這樣,大家才能開心。我知道淘淘喜歡這里,滔滔也是。這樣好不好,媽咪讓你們兩個繼續住這里。媽咪想你們的時候,就到半山園門口來接你們一起去玩。”淘淘久久瞅著親媽,好半天才哽咽著道:“可是媽咪,你可不可以不走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