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戰青腳步一頓,擰眉掃了童瞳一眼,終是無聲地往前走。

    戰青果然只帶了淘淘和婷婷上醫院。

    羅立則載著童瞳和滔滔兩個去了蓓蕾幼兒園。

    戰青的車反而開在后面。

    他盯著商務車的車屁股,微微擰眉:“淘淘,你媽咪去哪兒工作了?”

    “我媽咪沒說呀。”淘淘老氣橫秋地道,“不過我媽咪答應我了,一定會找個好工作噠。”

    “嗯哪。”婷婷在旁附和著,“小嬸嬸說了,她以后都會有許多許多時間陪我們噠。”

    “是嗎?”戰青猶疑著。

    “不信拉倒。”婷婷扁扁小嘴,氣勢磅礴地道,“又不希罕你信我們。”

    “……”戰青無聲地瞄瞄拽得二五八萬的婷婷,幽幽一聲嘆息,“你真是你媽的女兒。”

    猶記最初見面的童瞳,就是婷婷這么拽。

    說實話他有點看不過眼,畢竟無所不能的曲三小姐才應該這么拽,怎么也輪不到童瞳。

    可關鍵是曲二少不這么認為,當時的他十分欣賞童瞳這種迷之自信。

    只可惜童瞳的那種迷之自信,似乎有好一段時間沒見了……

    “我當然是我麻麻的女兒啦!”婷婷撇撇嘴,“不過我現在都懷疑我是不是麻麻的女兒了。”

    戰青慢悠悠地開著車,漫不經心地道:“也有可能,你真不是你麻麻的女兒。”

    “啊呀真的?”婷婷驚悚地睜圓眼睛,“戰叔叔乃就喜歡嚇唬人。”

    戰青唇角一彎,不予解釋。

    “不過如果有個小嬸嬸這樣的麻麻,也還可以啦!”婷婷一本正經地琢磨著,“小嬸嬸是個女英雄,我喜歡。”

    戰青悶哼一聲,不再多言。

    淘淘卻忍不住了:“為毛你們都喜歡搶我媽咪,真不厚道。”

    虧他努力給滔滔和婷婷當大哥,用力罩著他們,結果一個個全來挖他墻角。

    真是越來越不厚道,越想越郁悶。

    “真小氣!”婷婷撇撇嘴,“大不了我把我麻麻讓給你嘛!又不占你便宜。”

    淘淘瞪著婷婷:“媽媽也可以讓給別人嗎?你粑粑教你的嗎?”

    婷婷斜睨著淘淘:“我才不讓給別人,不過現在是讓給你,我就委屈下自己羅——”

    淘淘表示很無語:“不和你說了。”

    戰青靜靜地開著車,將兩寶貝的話全聽進耳內,不由替曲一鴻焦躁。

    曲有幾個精英在那里焦頭爛額,無法分配這些攪和在一起的父子情,夫妻情,母子情。

    誰知道這兩娃兒挺有自己的想法,他們若真分配完畢了,婷婷自己未必會同意……

    “小嬸嬸他們的車不見了。”婷婷扒到車窗上看外面,“小嬸嬸要是一起看奶奶,多好!”

    “媽咪才不會去看奶奶。”淘淘悶哼,“除非老爸給媽咪道歉,媽咪才會和他見面。”

    “啊?”戰青一愣。

    難道淘淘也知道昨晚的事?

    淘淘冷眼看著戰青:“奶奶又不是媽咪傷害的,老爸每天都給媽咪臉色。老爸不應該道歉嗎?”

    戰青松了口氣:“原來是這樣啊……”

    然而想起昨晚的事,戰青亦忍不住頭痛。

    不一會便到了醫院,淘淘和婷婷兩個背著書包就跳下車,拼命往醫院跑。

    “慢點!”戰青黑著臉叮囑。

    保姆和保鏢二選一的話,他還是愿意當保鏢。

    可現在情況是保鏢保姆都歸他一人當,這任務堪稱艱巨,這比在法國當危險保鏢還頭痛。

    淘淘和婷婷哪顧得上戰青的情緒,兩個小家伙熟門熟路,一溜煙地跑去重癥監護室了。

    才剛進門,便被雪姨逮個正著,歡天喜地地接著兩個寶貝兒:“哈哈,寶貝們快過來,你們奶奶正想你呢!”

    一手牽了一個,雪姨樂呵呵地將兩個娃帶到林君華面前:“林姐快看誰來了。”

    林君華尚來不及睜開眼睛,婷婷早歡快地撲過去:“奶奶奶奶,是我和淘淘啦!”

    不管三七二十一,婷婷抱著林君華的臉一陣猛親,沾了林君華一臉口水。

    “哎喲寶貝兒你太熱情了。”雪姨慌慌張張去抱婷婷,“你奶奶可經受不起你這熱情。”

    睜開眼睛,迎面便是婷婷俊俏的笑臉,林君華緩緩笑了:“婷婷呀!”

    “嘿嘿奶奶果然醒了。”婷婷笑著,滿眼都是星星。

    “奶奶好!”淘淘在旁中規中矩地打招呼。

    “淘淘好。”林君華眸子一熱,“寶貝們都來了。”

    雪姨在旁又驚又喜地道:“果然逢喜事精神爽。瞧寶貝們一來,林姐精神好多了。”

    林君華笑了笑,視線投向淘淘身后,輕聲問:“你媽咪呢?”

    “我媽咪沒來。”淘淘扁扁嘴,“我媽咪說會來看奶奶的,不過不是現在。”

    “呃?”雪姨不解地問,“你媽咪現在這么忙嗎?”

    淘淘扁扁嘴,打量四周——老爸呢?

    有些話要當著老爸說才有意思,否則說了白說。

    似乎有心靈感應,婷婷也仰著小腦袋左顧右盼:“奶奶,小蘇蘇腫么不在?”

    “誰說不在?”一個低沉沙啞的聲音從角落里傳出。

    婷婷和滔滔兩個雙雙往后看。

    婷婷驚呼一聲:“小蘇蘇乃腫么睡這里?”

    淘淘瞥了眼親爹,冷冷一哼,別開視線,當做沒看到。

    曲一鴻拉開被子,大步往他們走來,黑瞳間多了笑意:“早!”

    “早!”婷婷嬌嬌地說,還煞有介事地打早安手勢。

    淘淘扁扁嘴,悶不作聲。

    “這孩子居然和親爹生氣。”雪姨看出來了,又好氣又好笑,“怎么和你老爸一個德行,他小時候也是這樣。”

    “誰和他一樣?我才不和他一樣。”淘淘急了,“他就會氣我媽咪,我才不一樣。”

    曲一鴻緩緩停下腳步,俯身凝著兒子,久久的。

    “不高興?”他低低地問。

    “哼!”淘淘仰起小臉,氣勢絕不樂意輸給親爹。

    “奶奶醒了,你不高興?”他柔聲道,“來,和奶奶說說話。”

    淘淘一甩手,成功擺脫親爹。得了自由,淘淘壓低聲音,氣呼呼地道::“你媽咪好了,你當然開心。可是我媽咪還很不好,我開心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