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童瞳聽到的瞬間,便下意識地看向墨子晨。

    墨子晨正看著她呢,似笑非笑:“看來,這回又是事發突然,對吧?”

    “……”童瞳趕緊尷尬地別開目光。

    墨子晨這話含槍帶棒的,帶著幾許諷刺,聽著真是不舒服,然而她也只能老老實實聽著。

    她才剛剛做的保證,不超過一分鐘便作廢,實在無話可說。

    “別糾結了。”墨子晨懶洋洋地指指門口,“先回去好好考慮,考慮好了再說。”

    童瞳忍不住默默咬了咬唇。

    誰都明白墨子晨的言下之意,她現在若真走,估計就真沒有下文了。

    她再度失業事小,辜負林盼雪的好意事大呀……

    童瞳猶豫了下,道:“我——”

    她尚來不及表態,手機里傳來婷婷嬌嬌的聲音:“小嬸嬸,乃什么時候回來哎?我的小辮子還沒扎起來。”

    小蘿莉這聲音真讓童瞳抓心撓肝,恨不能馬上飛回去。

    “……”童瞳張口欲言,卻下不了決心,自然不知該怎么說才好。

    “媽咪怎么不說話?”淘淘語氣間帶著憂慮,“媽咪不能回來嗎?”

    “啊?”婷婷在那邊驚呼,“那我的小辮子腫么辦?”

    墨子晨悠悠然瞥了眼童瞳:“別為難自己,甘蔗沒有兩頭甜,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深呼吸,童瞳終于下了決定:“淘淘,你們先在家里玩,媽咪現在回來。”

    她掛斷通話,眸光迎上墨子晨。

    似乎已經料到童瞳會做這種選擇,墨子晨看上去淡定得不得了。

    “我就不相信,曲家那么大,居然連個保姆都沒有。”墨子晨語氣間帶著淡淡戲謔,“我覺得你這個前妻真是有點奇怪,離婚了不能有自己的生活。曲一鴻是不是太自私?”

    童瞳悄然垂首,垂首掩飾自己的心思。

    她不知道曲一鴻所作所為有沒有私心,然而她厚著臉皮留在半山園確實是有私心。

    “算了。”墨子晨戲謔地道,“早知道讓你入職就是個失誤。”

    童瞳臉一紅,低聲道:“對兒,對不起。請給我時間回去考慮一下,我會盡快回復你。”

    墨子晨笑著搖搖頭,隨意揮了揮手,示意童瞳不用多說,可以走了。

    “謝謝!”童瞳略微鞠躬。

    她轉身撈起自己的包包,大步往外走去。

    途徑小藍和小白身邊,兩人不約而同看向童瞳,有些不舍。

    童瞳回以笑容,終是將一頭長發甩往肩后,離開了。

    直到聽不到童瞳的腳步聲,小藍才起身,悄悄溜到墨子晨身邊:“頭兒,你真就讓她這么走了啊?”

    “留得住人,留不住心。”墨子晨頭也不抬。

    “可是我覺得她有自己的難處。”小藍咕噥著,“童瞳應該是被曲一鴻給要挾了。”

    聞言,墨子晨緩緩抬頭,沉吟數秒:“她有林秘書這么硬的后臺,怎會害怕曲一鴻?”

    小藍撇撇嘴:“頭兒你別忘了,她寶寶還在曲家。她可能只是舍不得寶寶。”

    墨子晨擰眉不語,若有所思。

    見墨子晨不回應,小藍悶悶不樂地道:“算了,你們男人都一樣,不會懂得一個當媽的心。”

    墨子晨斜睨小藍:“你個連戀愛都沒談的毛丫頭,怎么懂這么多?”

    “……”小藍被問住了。

    她訕訕地撤退,嘴里碎碎念:“可惜了童瞳,文武雙全,還那么漂亮,她本來最適合這個職位,比梅秘書更適合。頭兒你很難再找到童瞳這么合適的手下了……”

    。

    回到半山園,童瞳剛下車,看著眼睛亮麗的風景,眸子忍不住一熱。

    三寶寶排排站,三張笑臉有如三朵盛開的向日葵,陽光燦爛,讓人挪不開目光。

    “瞳瞳,你瞧這些娃,一分鐘都等不了。”云阿姨無奈地解釋,“非得要約著一起來這里等你,我只好跟著。”

    “謝謝阿姨。”童瞳淺淺一笑。

    “小嬸嬸快幫我綁小辮子。”婷婷率先跑過來,小手里緊緊握著個發圈,舉得高高的。

    接住婷婷奔過來的小身子,童瞳悄然笑了。

    “別急。”她柔聲道,“小嬸嬸回去拿梳子,給婷婷綁個漂漂亮亮的小辮子。”

    “嗯哪!”婷婷頓時笑得眼睛瞇成了縫。

    雖然只有五個人,可是有拉風的婷婷,一行便顯得格外熱鬧。

    回到和云居,童瞳找到小梳子,拉著婷婷來到露臺,坐著慢慢兒梳辮子。

    淘淘和滔滔也跟在旁邊看著。

    婷婷嘰嘰喳喳個沒停,興奮得很。

    滔滔只會傻笑,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童瞳織辮子的動作。

    滔滔甚至艷羨地喃喃著:“二伯母,我可以留小辮子嗎?”

    要是他也可以留小辮子,以后每天都能讓二伯母給自己綁小辮子了。

    “不可以啦!”婷婷嬌嬌地道,“女寶寶才能綁小辮子。”

    童瞳淺淺笑了:“男寶寶也可以綁,不過滔滔現在這個發型很帥氣。”

    “真的?”滔滔頓時眼睛一亮,“那我不留小辮子了。”

    二伯母認為他現在帥氣得很,那還綁什么辮子哇……

    淘淘托著腮,一直默默坐在旁邊,若有所思地瞅著親媽,久久不語。

    童瞳覺察到淘淘的不對勁:“淘淘還在想幼兒園的事嗎?”

    “沒有。”淘淘悶悶地道,小臉卻更加緊繃起來。

    利落地給婷婷綁好小辮子,童瞳轉向淘淘,握住兒子的小手。

    “媽咪,對不起。”淘淘悶悶地道。

    小家伙有點難為情,眼睛悄悄看向別處。

    “打人是不對。”童瞳拍拍兒子的小手背,“不過你打的是欺負婷婷的人,淘淘還是最棒的。”

    “對喔。”婷婷在旁活靈活現地豎起大拇指,“淘淘真棒!”

    淘淘悄悄抱緊童瞳的胳膊,眼睛看向和華居的方向,喃喃著:“媽咪,我是故意打他的。”

    “啊?”童瞳一震,“為什么?”

    淘淘咬著唇,小腦袋悄悄挨上童瞳的胳膊:“因為我不想放學的時候看不到媽咪。”

    滔滔頓時仰起小腦袋,眨巴著眼睛:“嗯嗯,我也希望放學回家的時候,能看到二伯母。”淘淘悶悶的:“媽咪,你可以不去那里上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