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童瞳聽著,腳步有些發軟,眼睛默默濕潤了。

    有如夢里一樣虛幻,讓她腦袋暈得厲害。

    她生怕此時夢醒,然后面前的希望轉眼成空。

    一聲細微的狼嗥,薩摩耶從和云居里面搖著尾巴歡快地跑出來了。

    它在童瞳腿邊亂蹭,似乎在催童瞳快點進去。

    幾乎不知道自己怎么進的院子,來到大廳門口,童瞳扶著門框,呆呆地瞅著里面。

    果然如想像的畫面一樣:淘淘、滔滔和婷婷三個正圍坐在茶幾那兒,場面熱烈。

    淘淘笑瞇瞇的有點大哥風范,滔滔那張小臉卻有點小小諂媚,兩人都瞅向同一個方向——那是婷婷。

    她朝思暮想的婷婷,此時依舊頂著她那神氣的小辮子,高高揚著小下巴,精神熠熠地搶地盤。

    顯然她已經把和云居劃到自己名下,當起小主人來了。

    “讓著她唄。”淘淘撇撇嘴,“弟弟你自己想想,你什么時候能搶過她嗎?”

    “嘿嘿。”滔滔憨憨地笑著,撓撓后腦勺,“哥哥你真厲害。”

    以前他是比婷婷厲害,專門欺負婷婷,可是從婷婷去年夏天回來起,他已經是婷婷的小跟班了。

    “這還差不多。”婷婷這才笑瞇了眼,大氣地拍拍滔滔的小腦袋,“乖啦,這地盤從今天開始就是我的了。你別著急,既然地盤是我的,從今天開始,我就會罩著你啦!”

    “嗯嗯。”滔滔拼命點頭,一點也不覺得有什么不對勁。

    婷婷笑瞇瞇地轉向淘淘:“好啦,讓你當哥哥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不過有條件哎。”

    “條件?”淘淘挑挑眉,好奇地問,“有什么條件?”

    以前不管走到哪兒,他淘淘才是老大,同齡的小伙伴都是一呼百應。

    現在可好,有這么個麻辣小蘿莉出現之后,他老大的地位從此岌岌可危。

    現在更是囂張地給他開條件了哎。

    可是瞅著婷婷那美麗的大眼睛,俏皮的神情,淘淘不知不覺心軟。

    “嘿嘿也沒什么的啦!”婷婷傲嬌地甩甩小辮子,“就是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和滔滔的保鏢。如果你答應的話,就讓你當哥哥哥算了。”

    “噗!”尹少帆在旁撲哧樂了,“小丫頭你夠狠啊,說什么保護滔滔,原來就是想法子讓淘淘保護滔滔。”

    這和小蘿莉沒回來之前,有什么不一樣嗎?

    本來淘淘就是滔滔的小保鏢。只是現在淘淘還得當小蘿莉的保鏢了……

    “尹叔叔乃話真多!”小蘿莉扁起小嘴,氣咻咻地道,“當心我讓小蘇蘇扣乃的獎金。”

    “……”尹少帆的臉抽搐了下,默默閃到一邊,老老實實地拿起手機看新聞,一邊咕噥著,“小丫頭又回來整人了,真不可愛。”

    婷婷當作沒聽到尹少帆的碎碎念,扭頭笑瞇瞇地道:“那就這么說定了喔……”

    話音未落,似乎有心靈感應一般,婷婷忽然扭過頭,眨巴著眼睛看向大廳門口。

    “小嬸嬸——”婷婷眼睛一亮,頓時張開雙臂,眉眼彎彎地沖向童瞳,“小嬸嬸,我想死乃了啦!”

    童瞳瞬間淚奔。

    她只能機械地張開雙臂,噙著大大的笑容,一臉傻相地瞅著奔向自己的小天使。

    “哈哈小嬸嬸我要抱抱。”婷婷箭頭般撲向童瞳。

    激動得無以復加的童瞳,在抱住婷婷的瞬間,被小蘿莉撞倒在地,抱在一起起不來。

    “婷婷。”童瞳眼睛濕潤,聲音輕顫,緊緊抱住小蘿莉,毫無形象地坐在地板上。

    她真想就這樣抱著小蘿莉,永遠不要松開。

    “哎喲婷婷,你怎么和淘淘一個德行了?也來這一套。”尹少帆無力地撫額,“瞧,你個小丫頭,把你小嬸嬸都撞地板上去了。要是你小叔叔看到,你就麻煩了。”

    淘淘和滔滔兩個都瞪圓眼睛,瞅著地板上一大一小,好一會沒回過神來。

    “嘿嘿,小蘇蘇才不會給我找麻煩。”婷婷回頭甩給尹少帆一個鄙視的眼神,“小蘇蘇最愛我了。”

    “……”尹少帆朝天花板拋了個大白眼,“行,把你傲嬌的。一家子把你個小丫頭給寵壞了。”

    淘淘終于回過神來,扁扁嘴,小跑過去,雙手抓住童瞳的手臂。

    小家伙拼命往上拽:“媽咪,地板上好冷哎,快起來。”

    滔滔一瞅,頓時眼睛一亮,也跑上前,雙手捉住童瞳另一只胳膊:“二伯母快起來。”

    童瞳也準備起來,卻被婷婷拽得緊緊的,愣是沒辦法起身。

    “嘿嘿。”婷婷笑瞇了眼,“小嬸嬸別急嘛,我們再抱一小會。”

    童瞳聞言,瞬間放棄起身,紅著眼睛瞅著小蘿莉。

    真不容易哎,這小家伙離開那么久,居然還記得她,還貪戀她的懷抱。

    太不容易了……

    淘淘撇撇嘴,皺皺眉頭:“地板上那么臟,婷婷你的裙子要變臟了……”

    淘淘話音未落,婷婷立即撒開小手蹦了起來,低頭打量自己:“真的嗎?哪里臟了?快告訴我……”

    “哈哈——”淘淘哈哈大笑。

    和他淘淘斗,婷婷還欠些火候呢。他到底是哥哥,肯定比她厲害。

    “……”婷婷郁悶地瞥了眼淘淘,“好什么好笑的。哼!”

    心情復雜的童瞳聞言,撲哧笑了。

    就著淘淘和滔滔的手勁,她利落地起身,作勢彈了彈婷婷的衣服:“現在干凈了。”

    “嘿嘿,還是小嬸嬸好。”婷婷的小臉再度綻開笑容,“我現在只和小嬸嬸玩,才不和你們兩個小屁孩玩。”

    說完,婷婷得意洋洋地朝兩個小玩伴做了個小鬼臉。

    “不嘛!”滔滔有些受傷,眼巴巴地瞅著婷婷,“我們一起玩嘛!”

    安撫地摸摸滔滔的小臉,童瞳拉著婷婷往旁邊沙發上坐下,出神地打量著婷婷。

    還是那個容光煥發的小蘿莉,還是那個漂亮又可愛的小姑娘。

    尹少帆在旁不時投來擔憂的眼神,卻不敢發出一聲。

    “小嬸嬸乃不知道。”婷婷撇撇小嘴,“我每天都纏著粑粑麻麻,他們總算帶我回來了。”童瞳心中一動,柔聲問:“你粑粑麻麻說會在這里停留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