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戰青話音未落,淘淘伸手拉住曲一鴻的衣袖:“老爸,三姑姑的電話是多少?”

    “呃?”曲一鴻斜睨兒子。

    問這個干嘛?

    “我要給三姑姑打電話。”淘淘卻瞟著戰青,“我想念三姑姑,我和三姑姑有好多好多話要說。”

    曲一鴻默默瞄了眼旁邊的戰青。

    “……”戰青僵著臉看著淘淘,嘴唇顫動著,眼神復雜。

    這小子果然得了曲二少的精髓,真是有仇必報。表面對著你笑,手底下卻絕不留情。

    難怪小家伙到半山園大半年,曲家那么復雜的環境,也沒人敢動他。

    滔滔眨眨眼睛,瞅著臉色不太好的戰青:“戰叔叔不欺負哥哥喔。”

    曲一鴻緩緩瞥了眼滔滔,又別開星眸。

    “這兩兄弟還真是團結。”羅立在旁笑道,“難怪淘淘這么護著滔滔。”

    看著戰青那張滿滿都是無可奈何的臉,童瞳心里有點想笑。

    想調侃淘淘,沒那么容易呢!

    小家伙打小就特別會替自己維護尊嚴,才不許人挑戰。

    “面條來了——”李司機吆喝著端來超級大鍋,“各位要快點動手,這面條不咋的。拖拉幾分鐘估計就不是吃面條,而是吃面塊了。”

    李司機這一打趣,氣氛頓時緩和不少,淘淘的注意力也轉移了。

    一碗面條再加一個雞蛋,這比起在和華居王叔叔每天用心準備的豐盛早餐,可以說得上寒酸。

    然而正因為大不相同,淘淘和滔滔兩個都覺得新鮮,居然和大人吃得一樣多。

    “噗!”李司機在旁忍不住笑,“幸虧王叔叔沒看到這畫面,要不然沒被氣死也會氣出毛病來。”

    童瞳也覺得驚奇。說實話,她還以為兩個小家伙這頓早餐會敷衍了事,沒想到效果這么好。

    見兩人面條吃得差不多了,童瞳拿筷子夾了兩個煎雞蛋,一人一個。

    “謝謝二伯母。”滔滔眼睛晶亮,看上去好開心好開心。

    “謝謝媽咪。”淘淘也笑嘻嘻的。

    淘淘沒急著吃自己那個雞蛋,而是轉向曲一鴻,用那雙和親爹一模一樣的眼睛盯著他。。

    曲一鴻原本已放下筷子,正準備起身離座,被兒子這么一瞪,忍不住冷冷一哼:“皮又癢了?”

    父子倆昨晚的帳還沒算呢,他心頭的氣還憋著呢。

    淘淘扁扁嘴,頭一回沒扛回去,而是指了指盤子里最后一個煎雞蛋:“那是媽咪的。”

    “然后呢?”曲一鴻斜睨兒子。

    這小家伙眼睛里從來都只有他媽,他這個親爹當得越來越惱火好不……

    “你夾給媽咪啊!”淘淘眨眨眼睛,“難道老爸真想我叫回童一啊?”

    戰青見此情形幾乎汗顏。

    戰青和李司機交換了個眼神,一人拉了羅立,一人拉了羅正,四人悄悄撤出去了。

    現在餐廳里只剩下曲一鴻和童瞳,以及兩個小正太。

    滔滔正在專心致志地吃他的煎雞蛋。

    這雞蛋確實煎老了些,吃的時候頗費力,滔滔的注意力全在吃上面,幾乎沒有存在感。

    “童一?”曲一鴻瞪了兒子一眼,“你改回來試試!”

    “兇什么兇呀。”淘淘咕噥著,小臉轉向童瞳,“媽咪,瞧我們吃了多少苦,好不容易躲開那些壞蛋,老爸對我們還這么兇。媽咪,我們現在就回外公外婆那里好不好?”

    在淘淘小小的心里,外公外婆家就是避風港。

    他和老媽只要到童星武館,自然就太平無事,親爹也拿他們沒辦法。

    瞪著兒子,曲一鴻的俊臉狠狠抽搐著,真有點想把這小子扔出去的沖動。

    剛剛還表現好好的,讓他有了當爹的感覺,卻沒想到小東西轉眼就不認他這個親爹。

    簡直了!

    瞄瞄旁邊板著小臉的童瞳,正擺著隨時準備護犢子的架勢,讓曲一鴻更是氣悶。

    略一沉吟,在兩雙詫異的眼睛中,曲一鴻將最后一只煎雞蛋放進童瞳碗中。

    “吃完再說。”他語氣沉悶,“等會一起出去走走。”

    說完,他起身往后走去:“我在外面等你。”

    默默瞅著曲一鴻走向大門的背影,童瞳默然。

    昨晚聽到他的聲音,她先是驚詫,再是驚喜,差點就跑出去沖向他。

    那些危險離他而去,她心頭自然就放松了。

    這一放心,心頭積壓的小問題便也跑了出來,越想越悶,不知不覺開始生悶氣……

    大門關上了。

    關門聲不大不小,一如他平時的風格,這說明他現在比她要冷靜,

    淘淘不安地瞅著大門方向:“媽咪,等會老爸會不會兇你啊?”

    從昨晚看到親爹第一眼起,淘淘就覺得親爹身上隱約帶著股怒氣。他才緊緊粘住兩人不放,不許親爹欺負媽咪。

    瞧瞧親爹剛剛的態度,他現在心里很不放心哎。

    “沒事。”童瞳摸摸兒子的小腦袋,扯出淡定的笑容,“這可是外公外婆的地盤。”

    “也對喔。”淘淘頓時眼睛一亮,握起小拳頭,“這是外公外婆的地盤。”

    這當兒,滔滔終于把屬于他的那只煎雞蛋吃完,正睜著迷茫的眼睛瞅著這邊。

    淘淘本來還舍不得離開,見滔滔這眼神,便趕緊滑下椅子:“瞧你嘴上有湯呢,快去擦擦。”

    擦了嘴就得出去啦!

    老爸八成不許他再跟著,他得找準機會不被老爸撇下。

    淘淘牽著滔滔去找面巾紙擦嘴了,餐廳里獨留下童瞳一人。

    她這才拿起筷子,準備把碗里的早餐吃完。可眸子瞅著那圓圓的煎雞蛋,一時有些失神。

    這好像還是曲一鴻頭一回下廚呢……

    她瞪著雞蛋好一會,終于甩甩頭,決定什么也不想,專心吃早餐。

    終于吃完,她正要起身,收拾了碗筷去洗,李司機已大步進來,搶著收拾:“童助理,這是我的活。”

    童瞳瞅著李司機利落的動作,一時沒回過神來。

    “我的任務就是搞清潔衛生。”李司機嘿嘿一笑,“童助理不許搶我活干。”

    見李司機那認真的樣子,童瞳淺淺一笑,不和他爭。她剛要去看看兩個娃,李司機一指臨海陽臺:“童助理,二少在那里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