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尹少帆的行動力在這些人里面固定倒數第一,此時亦跑在最后一個:“是呀,二少還沒說行程。”

    曲一鴻緩緩停下腳步,側身掃了眼還在咽飯地尹少帆:“站住!你不用去。”

    “啊?”尹少帆訕訕地撓了撓后腦勺。

    為什么就扔下他一個?

    雖說他是有點快點看到夏綠,可是真把他一個人給留下了,他居然有種被踱的感覺。

    這感覺很不好哎……

    “你有更重要的事。”曲一鴻星眸深邃如海,語氣淡淡,“用最快的速度,把曲沉江名下所有財產列出來。”

    “啊?”尹少帆又是一呆。

    這可是個大工程,可比跟著他們去找童瞳母子復雜多了。

    果然他還是二少的超級助理,一點也沒冷落他,總是讓他做最麻煩的事……

    “二少,曲沉江名下應該沒多少財產。”李司機在旁提醒,“他當年回曲家時,和曲白一樣兩手空空。就算曲老太太私下贈與他財產,也大多沒有辦手續。”

    “有道理。”尹少帆眼睛一亮,心里一松。

    “有多少記多少。”曲一鴻頭也不回地往外走去,“特別是他手頭上的銀行卡,必須清查。”

    曲一鴻此話一出,眾人眼睛一亮,一個個心情愉快起來。

    大家都明白曲一鴻的意思。

    看來曲一鴻耐心果然已經到達極限,準備出手凍結曲沉江名下所有資產。

    沒有錢的曲沉江和最愛錢的白果兒在一起,會產生什么樣的化學反應呢?

    說實話還真讓他們期待。

    尹少帆眸光熠熠地追問:“然后呢?”

    “把清單交給戰青,后面沒你事了。”曲一鴻的聲音遠遠地傳來,“戰青知道怎么做吧?”

    “二少放心。”戰青嗡聲嗡氣地道。

    “ok。”尹少帆揚起笑容。

    這還差不多嘛,簡直兩美其美,今晚趕夜班把事情辦好,明早就能看到夏綠那張娃娃臉了……

    王叔叔飯才吃到一半,亦匆匆跟出來,一直跟到院門外面。

    “二少,找到童助理要好好說話。”王叔叔眼里滿滿都是擔憂,“童助理可倔了,你可不能跟著她一起倔。”

    曲一鴻無聲地掃過王叔叔焦灼的臉,扭頭吩咐李司機:“走吧!”

    目送勞斯萊斯兩個尾燈消失在夜色中,王叔叔嘆息著搖搖頭:“這倆都是硬脾氣,真讓人操心。”

    “二少是個聰明人。”尹少帆笑嘻嘻地推著王叔叔進屋,“王叔叔還是擔心你自己的退休年齡吧。”

    “哼!”王叔叔沒好氣地伸送過去一巴掌。

    一個個都欺負他老人家。

    尹少帆將王叔叔推進大廳,反身關門。

    遠遠可見勞斯萊斯投射出來的遠光燈掃過長空,尹少帆忍不住咕噥:“二少好像最后也沒說去哪。”

    一個小時才下飛機,又是這么個夜晚,剛剛傷愈的李司機有得累了。

    “除了去武館,還能去哪?”王叔叔郁悶地往里趕,“對了,難道你們知道淘淘中毒的事,忽然就趕回來了?”

    尹少帆無力地撫額:“老王啊,難怪二少沒好臉色給你。”

    “啊?”王叔叔詫異地回頭。

    “你消息也太閉塞了,真得退休了啊。”尹少帆斜睨他,“現在是童助理踹飛二少,滔滔的事不重要了。”

    “……”王叔叔目瞪口呆。

    。

    勞斯萊斯在高速快車道上飛馳。

    瞥一眼屏幕上的車速,原本有些放松的戰青倏地坐好,重新檢查了下安全帶。

    他調整坐姿,保持警戒姿勢。

    靜寂中,李司機弱弱地問:“二少確定是去洛城?”

    這一上高速就停不下來了哎。要是萬一不對,就要擔擱好多時間了。

    斜睨了眼李司機,曲一鴻別開視線,凝著車外零星幾點燈光。

    他真是地球上最悲催的boss。

    多少女人明里暗里對他前赴后繼,哪怕能和他搭句話都引以為榮。

    結果他卻悲催地連夜去找一個爆脾氣的女人,問的還是她為什么要踹他。

    或許壽終正寢的那天,他人生的傳奇之處不是成為太煌第三代掌權人,而是他的婚姻愛情。

    簡直不可思議……

    瞄瞄后視鏡里曲一鴻深沉的臉色,李司機終是默默閉緊嘴。

    他再說下去,就和尹少帆一樣羅嗦,會被狠狠嫌棄的……

    夜色漸深,高速路比平時空曠多了,這一路李司機就沒下過百公里時速。

    終于接近離武館最近的那個出口,李司機正準備減速上匝道,聽到曲一鴻沉穩地聲音:“下一個出口再下。”

    “下一個?”李司機大吃一驚。

    怎么是下一個呢?下一個出口起碼還有二三十里,離童家的武館太遠了。

    不過他一向唯命是從,心里有疑問是一回事,手腳早遵從吩咐,飛快駛過路口。

    十幾分鐘后,終于開到下一出口。

    當看到遠遠一片汪洋后,李司機終于恍然大悟:“對呀,我怎么就沒想到這里。”

    戰青瞄瞄外面,眼神一閃,黑瞳里掠過服氣。

    他們確實都把這里給忘了。

    然而仔細想想,這確實是童瞳唯一能去的地方。

    童瞳自帶淘淘進入曲家,那是怎么舒服怎么來,完全沒拿曲家的財富當回事,更不會使什么心計要財產。

    自始至終,只有洛城海邊別墅這一處不動產,曲一鴻把它做作聘禮,才特意過戶在童瞳名下。

    走到這里,李司機自然不用再提醒,利落地把車直接開向海邊別墅。

    沿海大道又平又直,還隔上一兩公里,便能看到海邊別墅發出的微弱燈光。

    “二少,果然是這里。”李司機滿心歡喜,“燈還亮著。”

    曲一鴻冷冷一哼,懶得吐一個字。

    終于,車速漸漸慢下來,最終停在別墅旁邊。

    別墅里不止一個房間亮著燈光,暖色,不大不小,看著十分順眼。

    在這空曠的地方,似乎那是唯一的溫暖。

    曲一鴻眼神不知不覺柔和了些,輕輕地推開車門。

    頓時,清新的海風便撲面而來。咸咸的,涼涼的。

    利落地下車,曲一鴻大步走向別墅。戰青悄無聲息地跟上。

    李司機見狀趕緊鎖好車,小跑著跟上去。先一步替曲一鴻按上門鈴。連按幾下,里面才傳出一個高度警覺的男音:“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