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聽著彼端稚嫩的聲音,曲一鴻緊繃的俊臉不知不覺流露暖意。

    忽然之間,他有一種想多聽聽這聲音的渴望……

    “是不是老王找我們?”另一個稚嫩的聲音在旁響起,“哥哥,老王一定在想我們。”

    曲一鴻冷冷一哼。

    看來他們過得還挺滋潤的嘛,壓根不覺得有什么大事發生。

    “怎么沒人說話哎?”淘淘的聲音繼續,“不說話我就睡覺了哦。”

    “是我。”曲一鴻沉聲道。

    “……”淘淘忽然沒了聲音。

    “哥哥你怎么不說話了?”滔滔在旁急切地問,“到底是誰呀?”

    “不知道。”淘淘細聲細氣地說,“人家打錯電話了。”

    話音未落,曲一鴻這邊的通話中斷。

    曲一鴻黑著臉,不可思議地瞪著已經結束通話的屏幕。

    居然掛他電話?

    居然掛他電話!

    數秒后,他才牙咬咬地擠出三個字:“兔崽子!”

    心里才暖了些的曲一鴻,忽然間就有點想教訓下小家伙。

    這小子在他這個老子面前,當真越來越肆無忌憚。他應該好好讓兔崽子明白什么是親爹……

    沉吟數秒,曲一鴻再度將電話撥了過去。

    孰料他嘴里的小兔崽子,氣性比他這個老子還大。

    無論他撥過去多少次,一律不接。

    曲一鴻那張俊臉,現在可以和最優質的煤炭可以媲美。

    “我就不相信了。”曲一鴻喃喃著,繼續撥電話。

    終于,在曲一鴻鍥而不舍的堅持下,電話彼端再度傳來小家伙賭氣的聲音。

    “你都不要我和媽咪了,還打什么電話呀!”淘淘*地說,“所以我決定,現在我和媽咪也不要你了。”

    “……”曲一鴻的臉更黑了。

    這都哪里跟哪里,明明被離婚的是他這個親爹。

    他都要和竇娥一樣冤了……

    “再見!”淘淘越說越快,“不對,不要再見。以后我和就媽咪流浪了啦,再也不回來了。”

    “不許掛電話!”曲一鴻氣貫長虹,制止爆脾氣的小家伙。

    平時看上去蠻溫和有禮,成長持重,不失為曲家曾孫輩的老大,可此時真是毛躁得很。

    “你說不許掛電話,我就不掛了咩?”淘淘聲音更洪亮,“哼!”

    話音未落,通話聲再度中斷。

    曲一鴻不可置信地瞪著手機——他居然連續兩次被兒子掛斷電話?

    簡直了!

    他要重新審視自己這個親爹的科學性了……

    雖然被兒子懟得一肚子氣,可曲一鴻唇角卻悄然勾了勾,心里亦不知不覺安穩好些。

    不抱希望地重新撥了童瞳的電話號碼,果然如他所料,手機仍然關機中。

    曲一鴻有些閃神——也許老王說得對,她現在就是報他“失蹤”之仇,所以才這么玩消失。

    可是那是他自愿的嗎?

    再說她玩失蹤也鬧得太大了吧。鬧個離家出走給他示威就行了,還直接宣告離婚……

    想著想著,曲一鴻的心情再度不美好起來。

    瞄瞄時間,還有二十分鐘可以用。

    曲一鴻打開手提看了看公司郵箱,大刀闊斧地處理好重要問題。

    而后曲一鴻去了更衣室,換上適合本城氣溫的秋裝。

    心情不好,本來換上套灰色的正式西裝,瞄瞄落地鏡里的自己,他轉而換成黑色的休閑服。

    結果他下一樓的時候,穿的是一身白色的休閑服。

    把正在大廳整理行李的李司機給驚得張大了嘴:“二少這是?”

    曲二少都幾年沒穿過這套白色休閑裝了,結果今天居然找出來穿上,這到底神馬意思啊?

    不過壓根沒等曲一鴻有所反應,王叔叔的聲音已從餐廳方向遠遠傳來:“開餐了——”

    “來了!”尹少帆悶頭從自己房間出來,張口應著。

    迎頭看到一身白的曲一鴻,尹少帆呆了呆,若有所思地摸著下巴。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這身衣服上次穿的時間是五年多前。

    第一次偶遇童瞳的好日子……

    他還想再細細品味品味,戰青從他身邊經過:“磨磨蹭蹭的,不餓就閃開,別擋路。”

    他可餓了。

    雖說飛機上有精美的飛機餐,但哪比得上王叔叔美味的小鍋菜。

    “戰青你越來越皮實了,就欺負我這種打不過你的人。”尹少帆訕訕地抱怨著,尾隨大家進了餐廳。

    他坐到椅上,眼睛還不停地瞥著曲一鴻。

    不得不說曲二少穿這身上白色休閑服,真是太養眼了。

    優雅得過分哎……

    “看什么?”曲一鴻不悅地瞪了尹少帆一眼。

    “咳!”尹少帆趕緊收回天馬行空的胡思亂想,知趣地擺出謙恭的模樣。

    見曲一鴻還瞪著自己,尹少帆絞盡腦汁地想好詞:“二少穿這衣服,優雅又有魅力,把一大票異國王儲都給比下去了。我打包票,一定能迷死二少奶奶……”

    眼見曲一鴻愈發黑臉,旁邊的李司機趕緊暗暗一踩尹少帆的腳背:“食不言寢不語。”

    “小心口水噴到飯菜里。”戰青悶聲警告。

    尹少帆默默送給兩人一個感謝的眼神,就著臺階閉了嘴。

    王叔叔最后一個上來,惆悵地看著童瞳和淘淘的空座位:“人還是不齊呀,這頓團圓飯真難……”

    李司機及時伸腳踩上王叔叔腳背,使了個眼色。

    王叔叔似乎沒看到李司機的眼色,腳也沒覺得痛,接著堅持自我:“滔滔那孩子有自閉傾向,童助理的做法情有可原。二少就別計較了,把老婆孩子接回來是正道。”

    曲一鴻神色不動,狀似沒聽到王叔叔的碎碎念。

    王叔叔再接再厲:“還得有童助理這么強硬的二少奶奶,二少的孩子才能安全地長大。可別置氣了。”

    戰青等三人明明拿起筷子,卻都沒有下手開吃。

    一個個擔憂地瞅著王叔叔。

    曲二少心里現在最惱老婆的沒心沒肺,老人家就沒看見曲二少臉黑如炭,山雨欲來風滿樓啊?

    難不成王叔叔真準備提前退休了咩……

    孰料這回曲一鴻倒沒說什么,只是飛快用餐。

    見曲一鴻沒動肝火,戰青等幾人驚詫之余,也趕緊開動遲來的晚餐。

    不過幾分鐘,曲一鴻便放下筷子,往外面走去。李司機趕緊扔下碗筷,亦步亦趨地跟上:“二少,我們現在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