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瞧,這是基因庫里的數據。”技術人員指著屏幕道。

    “……哦。”童瞳慢半拍地應著,她壓根就跟不上。

    “你看——”顏思存指給童瞳看,“這是曲浩天以前存在基因庫的數據,這是曲云滔新錄入的數據。”

    看dna數據,果然不是一個夢想當翻譯官的人所能看懂的。

    童瞳跟著看了一會,便開始視覺疲勞,頭昏眼花。

    她明明心情迫切,都感覺要打哈欠了……

    將童瞳的反應收在眸底,顏思存在旁笑著提醒:“小張,要不我們加速,怎樣?”

    “能加速嗎?”童瞳忍不住問,“我就想知道,他們是不是同一個爺爺。”

    逮不到曲沉江來和滔滔做真正的親子鑒定,她只能退而求其次。

    顏思存在旁幫著解釋:“是呀,童小姐迫切想知道的是鑒別是這個,可以不用分析得那么仔細。”

    “可以。”技術人員痛快地道,“那我們就單純對比y染色體上的基因位點,y染色體只能是由父親遺傳得到。”

    童瞳在旁聽得有點頭大。

    她不要知道這些專業知識,她只想知道兩寶寶是不是一個爺爺。

    她內心希望滔滔是別人家的,和曲家沒有任何關系。

    這樣她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收養滔滔,而其余人也沒有了迫害曲一鴻的理由。

    沒辦法,她現在只要想到林盼雪說的話,她心里就發慌。

    如果曲一鴻因此被她連累,受到傷害,她永遠無法原諒自己的魯莽決定……

    “對呀,檢測y染色體可以鑒定父系的親屬關系。”顏思存在旁道,“你就看這個。”

    “這個就容易多了。”技術人員道。

    童瞳摒住呼吸。

    然而縱使技術人員說容易多了,也并不是那么快的事。

    顏思存看著童瞳緊張的樣子,不由笑了:“不如去喝杯水,讓他繼續對比。”

    “不渴。”童瞳說。

    顏思存婉轉地道:“童小姐這么緊張,會影響技術員的注意力。”

    “……”童瞳尷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

    她不得不稍微拉開距離,接過顏思存遞過來的開水,雙手緊緊握著杯沿,似乎要把杯子捏碎。

    “這結果這么重要嗎?”顏思存在旁亦被童瞳的情緒影響。

    童瞳努力扯開平靜的笑容:“是有點重要。”

    這個真相可能關系到曲一鴻的生死,豈能不重要呀。

    她就覺得現在這種等待,壓根就是煎熬……

    “可以了。”技術員終于含笑道,“童小姐,他們的y染色體是同一的,有血緣關系,曲云滔就是曲家的血脈。毫無疑問,他們是同一個爺爺。”

    “……”童瞳默然,手里的杯子抓得更緊了。

    這么說來,滔滔果然就是曲沉江的孩子。這個結果不是她想要的。

    雖然親緣鑒定之前,她心里早默認會是這個結果。沒辦法,滔滔的長相就能說明。

    她只是希望能有那萬分之一的意外……

    “童小姐,這不是你想要的結果嗎?”顏思存不安地看著神思恍惚的童瞳,“你看上去不太好。”

    見童瞳還沒有回應,顏思存更加不安。

    想了想,顏思存伸手抓住童瞳的胳膊,使勁搖了搖:“童小姐——”

    這一搖,終是讓童瞳從精神恍惚中回神。

    “沒事。”童瞳努力扯開淡淡的笑容,讓自己看起來淡定,“這個結果,我能接受。”

    “那我們就把孩子的基因數據,收藏到基因庫里了。”顏思存松了口氣,“童小姐同意嗎?”

    “還留在基因庫有用么?”童瞳喃喃著。

    曲沉江跑人了,喬愛晴死了,滔滔生命里最緊密的兩個人都遙不可及。

    “有用。”顏思存笑道:“人的基因一生不變,這比身份證更能證明他的人。也許以后某一天能派上用場呢……”

    “……也對。”童瞳努力扯出個笑容。

    “那就這樣了。”顏思存起身。

    她將鑒定結果處理好,打印成文件,一式兩份。

    顏思存將其中一份裝入牛皮袋,交給童瞳:“童小姐請收好。”

    “謝謝!”童瞳微微欠身,轉身離去之際,悄悄在桌上留下張價值不菲的購物卡。

    這張購物卡,應該足夠給顏思存的感謝費……

    走出鑒定機構,羅立趕緊打開車門:“瞳瞳,外面風大,快上車。”

    童瞳默默無聲地上了車。

    坐好便眼睛盯著牛皮袋,心里有些發慌。

    “瞳瞳,我們現在回去嗎?”羅立有些不確定,“還是去夏氏?”

    羅立知道童瞳這幾天都有準備去夏氏去找夏二少,然而卻一直沒見到夏云川。

    “等等——”童瞳總算回神,放下牛皮袋,“我先打個電話。”

    她必須得主動給曲一鴻打個電話,提醒他人身安全。

    童瞳剛剛掏出手機,正好響起來電鈴聲。

    一眼看出是太煌總部的辦公室電話,應該是夏綠找來有事,童瞳趕緊接了:“喂,是夏綠嗎?”

    “瞳瞳,是我。”夏綠語氣急切,“你現在在哪?”

    “我在……”童瞳瞄瞄鑒定機構,語氣一轉,“在外面,有事嗎?”

    聽夏綠這語氣,八成有事。

    “有事。”夏綠猶豫了下,“瞳瞳你如果有時間,趕緊過來一下,我有話和你說。”

    “呃?”童瞳一愣,“不能電話里說嗎?”

    她還要給曲一鴻打電話呢,并且開始琢磨著要不要也跟去法國。

    或許她的花拳繡腿也能保護他……

    夏綠頓了頓,道:“瞳瞳,你還是過來吧。我要當面看著你說話才放心。”

    “什么事呀?”童瞳喃喃著,“難道曲白真開始做什么手腳了?”

    “你快過來吧,過來就知道了。”夏綠只道,“我在辦公室等著你。快點來。”

    然而不管三七二十一,夏綠直接掛了電話。

    皺眉瞪著黑了屏的手機,童瞳有些郁悶:“連你也開始掛我電話,真行……羅大哥,去太煌大廈。”

    “好。”羅立果然掉頭前行。

    童瞳想了想,再度撥電話給曲一鴻。

    孰料,電話彼端卻只傳來服務臺語音提示:“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心里咯噔了下,童瞳轉而撥給尹少帆。童瞳堅決相信,尹少帆那個跟屁蟲一定時刻跟在曲一鴻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