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第746章 來吃滔滔的喜糖

    “真要走啊?”童瞳喃喃著,聲音懨懨無力,神色復雜。

    曲白本是孤兒,洛城已經沒有他的落身之所。如果離開曲家,還能去哪呢?

    曲白朝童瞳歉意地笑了笑,靜默無聲。

    曲一鴻拾起辭職書,瞇眼斜睨數秒,放下了。

    “怎么,二哥不簽嗎?”曲白詫異了。

    童瞳眨巴著眸子,默默瞅向曲一鴻——基于她的原因,童瞳是百分之兩百相信曲一鴻會利落地放曲白走。

    “我簽不簽字,這并不重要。”曲一鴻微微挑眉,“重要的是奶奶會不會讓你走。曲白,這樣吧,你今晚先回去和奶奶溝通。等你們溝通好了,隨時回公司找人事部辦理辭職手續。”

    “辭職是我自己的事。”曲白聲音沙啞,“和奶奶沒有關系。”

    曲一鴻似笑非笑地瞄瞄曲白:“話雖如此,可奶奶為了你們幾個,來辦公室吵我已經成了家常便飯。你們之前的事,我不愿意參與。我更希望,你們之意別影響到我。”

    “……”曲白默然。

    曲一鴻微微一笑,拾起筆,大刀闊斧地在辭職書上簽下“曲一鴻”三字。

    曲白瞪著辭職書,沒有預料的欣喜,而是眸色一沉。

    “先回去和奶奶溝通。溝通好了,再來這里拿辭職書到人事部辦手續。”曲一鴻不動聲色地將辭職書放進旁邊的文件架,不怒自威地橫掃辦公室所有人,“你們都看到了,這張辭職書我已經簽好。從明天起,不管他什么時候辦理辭職手續,如果我不在,你們誰都有權力把辭職書交給曲白。”

    “……好。”尹少帆撓撓后腦勺。

    夏綠在旁猛點頭。

    童瞳張張嘴兒,終是無言以對。

    “謝謝二哥。”曲白輕聲道謝,緩緩后退兩步,“對不起,我本來就不應該回曲家的。”

    說完,曲白抽身便走。

    曲白走得那樣快,看上去義無反顧。明明斯斯文文的書生一枚,此時竟有走沙場的軍士氣慨。

    直到走出玻璃門,隨著玻璃門關上的弧度,他緩緩瞄了瞄童瞳的方向。

    童瞳默默地揮起小胳膊。

    玻璃門終于緩緩關上,將曲白和眾人隔離。

    見曲白消失在電梯,尹少帆這才困惑地道:“二少,不對呀。”

    “有什么不對?”夏綠不解地問,“哪里不對了?”

    “依曲白的韌性,他不該這么快就決定離開。”尹少帆深思地摸摸下巴,“把他放在法國四年多,他都熬過來了。把他從二十八樓貶到十樓,連降十八樓他都接受了。現在忽然就說要離開……咳,實在不對勁。”

    童瞳呆了呆:“尹助理你這是什么話?在你眼里,曲白難道就是只賴皮狗不成?”

    曲一鴻在后面輕咳一聲:“尹助理比你看得深,看得遠。”

    “哼!”童瞳應聲悶哼一聲。

    要曲一鴻認同曲白,那是不可能的,她懶得和他爭。

    “咳。”尹少帆趕緊打斷曲一鴻和童瞳的交談,揶揄著,“那個嘛……二少,女人有個毛病,喜歡同情弱者。我們男子漢大丈夫胸襟開闊,要看開點……”

    尹少帆話沒說完,童瞳順手拿起一支筆,不客氣地直直扔過去,正中尹少帆的頭。

    “哎喲!”疼得尹少帆趕緊抱著閃開,不多嘴了。

    “噗!”夏綠頓時笑開,“叫你惹童瞳。想當初,我們系誰都不敢惹童瞳。”

    童瞳早扭頭瞅著曲一鴻:“二維碼,你說說,老太太會同意曲白走嗎?”

    曲一鴻神色淡淡,眼睛看著筆記本的屏幕:“我也想知道。”

    童瞳默默雙手托腮,咕噥著:“說實話,我既希望曲白早點離開這里,又希望他留下來……”

    。

    回到十樓,曲白默默坐下,定定地凝著一個方向,不知在想什么。

    “老五,聽說你去找老二辭職,情況怎樣?”一個高高的人慢悠悠走過來,在辦公室門口停下了。

    曲白柔和的目光凝住門口:“四哥來了,請坐!”

    “我就不坐了。”曲四少一甩殺馬特的紅發,“我就想知道,老二怎么說?他批了你的辭職書了嗎?”

    “批了。”曲白道。

    “還真干脆!”曲四少恨恨地道,“他正希望我們快點離開太煌,好一手遮天。你辭職正好如他的意,他當然愿意批準辭職了。老子就不辭職,我看那個老太婆和曲一鴻能把我咋的。”

    曲白語氣略顯惆悵:“這事不關二哥的事。”

    “那我不管。”曲四少咬牙道,“反正他就是我對頭。”

    曲白輕聲道:“這回二哥真不是我們的對頭。”

    曲四少黑了黑臉:“反正老二老三都不是什么好人。老五,我才不會像你一樣退讓。”

    “你不退讓能怎樣?”曲白淡淡反問,“你能拼得過奶奶?還是能拼得過曲一鴻?四哥,別想了,認命吧!”

    “我絕不認命!”曲四少怒氣沖沖地走了。

    曲白依然淡定地坐下,不知在想什么。好一會,他起來收拾自己的東西。

    時間過得特別慢,但總算到了下班時間。

    曲白最后一次掃了眼自己的大辦公室,拿起手提包,頭也不回地離去。

    來到一樓,他開著賓利回半山園。

    遠遠的,曲白便看到自己的和樂居大門口,幾個身材標準的男子在走動。

    賓利剛停穩,幾個人就圍了上來:“五哥,我們半下午就下班了,一直在等你回來。”

    “哦?”曲白一揚眉,發出疑問。

    “五哥,我們一起去找奶奶吧。”曲六少領頭道,“奶奶這么做太讓人寒心了。她病的時候,那個老三人影不見。結果老三他兒子反而把我們的份子全搶了去……”

    “奶奶這么做,肯定有她自己的理由。”曲白緩緩下車,“這件事已經定了,找奶奶也沒用。如果你們沒有更好的地方去,就不用找奶奶了。”

    看著心如止水的曲白,曲六少幾個不由嘆息聲此起彼伏,終是默默走了。

    見幾個人走遠,曲白這才關緊車門。

    他沒有進自己的院子,而是轉身走道同和心居,緩緩敲開了和心居的大門。

    “是老五啊!喬玉華開了門,頓時歡歡喜喜地道,“快進來!進來吃滔滔的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