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第710章 忽然改變行程

    童慧云微微愕然,心里似有松動:“原來你在替一鴻著想。”

    童瞳默默垂下小腦袋,掩飾自己的心事。

    剛剛脫口而出,現在想了想,心里居然有些難為情的感覺。

    是難為情,但并不遺憾那么說。

    這感覺真奇怪……

    沉吟數秒,童慧云道:“一鴻他媽媽和她走得很近,憑一鴻媽媽的關系,一樣能讓方太太幫忙啊!”

    “那不一樣。”童瞳無奈地搖搖頭,“媽,一鴻只希望婆婆快點養好身體。公司里的事,他都不會和婆婆說。婆婆和方太太也不是至親,交情只能管到她們那一代,管不到一鴻這里。再說沒什么關系維系,我也不好意思老麻煩人家嘛!”

    童慧云緊緊皺眉。

    童瞳心里忐忑,乖乖站著等老媽的抉擇。

    不過童瞳還真有點無法理解,為毛老媽在這個問題上這么糾結。

    這實在不是老媽的風格哎……

    “瞳瞳怎么還不過來?”步長青沉穩的聲音傳來,“快過來,哪有讓客人等主人的理……”

    “是呀,老媽快點。”淘淘奶聲奶氣地催促著,“還有外婆也快點。”

    “來了。”童瞳趕緊匆匆往二樓餐廳趕,“媽,吃飯了。”

    來到餐廳,大家果然都落座了,就等童慧云和童瞳兩個。

    童瞳趕緊乖乖走到林君華身邊,努力扯出個輕松愉快的笑容:“不好意思啊,我媽就過來了。”

    “開餐羅!”淘淘興奮地喊著,還督促著滔滔,“乖乖坐好。”

    童瞳話音未落,童慧云已經大步過來,含笑坐下。

    童慧云面色平靜,似乎什么事也沒發生過。

    童瞳悄然打量著爸媽準備的中餐。

    餐式還好,看著潔凈,也叫了幾個外賣大餐,但自然比不上曲家的盛宴。

    武館聘請的廚子雖然也算是老廚子,可遠不像王叔叔和雪姨那般懂得養生,只注意口味,難以上升到品味。

    所以縱使桌上色香味俱全,但比起曲家每次準備的宴席,差了不止一個檔次。

    童瞳心里有些小忐忑——希望婆婆大人能吃得慣。

    “真不好意思。”童慧云起身替大家斟上葡萄酒,“親家母大老遠地趕來,我就這么粗茶淡飯的招待。”

    步長青亦道:“請親家母別嫌棄。”

    “再好的酒樓盛宴也比不得家常菜。”林君華淡淡笑了,“我盼了好多年,希望全家坐在家里一起吃個團圓飯,結果卻是奢望。我就喜歡一家子這么坐一起,吃著干凈的飯菜,感受家庭的溫馨。多好!”

    “親家母說得真好。”童慧云在旁爽朗地調侃自己,“果然比我這個粗人檔次高不少。”

    “媽——”童瞳紅著小臉輕聲阻止老媽。

    林君華住笑了:“瞳瞳,你也坐下來用餐。我喜歡你媽說話不拐彎,我也懶得動腦筋。你別擔心我們。”

    被林君華說穿,童瞳的粉嫩小臉騰起紅云,不好意思地落坐。

    比起上午的融洽,席間還是有些暗流涌動。

    童瞳知道,認干媽的事,到底給長輩們心里落下了陰影……

    童慧云忽然扭頭看樓下:“那個保鏢和司機呢?”

    “對啊!他們呢?”童瞳起身,“我給他們打個電話吧!”

    “不用。”林君華含笑阻止,“他們臨時去給車加油了,避免在回去的路上加油,擔擱時間。估計他們會在外面吃。”

    “這么節約時間?”步長青微微愕然。

    林君華頷首:“一鴻這幾天特別忙,他說晚上有個非常重要的宴會需要參加,最好戰青能在暗處打好保護。”

    “是呀是呀!”雪姨幫忙說話,“二少最近太忙了。”

    “原來是這樣。”步長青沉吟著。

    童慧云趕緊道:“既然如此,我們也不能不懂事,強留親家母。”

    童瞳在旁聽著,靜默無聲。

    聯想起曲一鴻剛剛那個莫名其妙的電話,她可不以為,曲一鴻會特意調戰青回去保護自己。

    曲一鴻忽然調戰青回去,十有*是家里出了事,要不然就是太煌出了事。

    就半天工夫,家里能出什么事呢?

    曲一鴻歷經太煌易主的大事,從頭到尾神情間都波瀾不驚,似乎沒有什么能難倒他。

    童瞳正胡思亂想著,只覺自己的手肘被撞了下。

    “瞳瞳,說你呢!”童慧云瞪著女兒,“怎么越來越愛發呆了?瞧,現在坐著一大桌長輩,你也能發呆。”

    淘淘在旁像模像樣地嘆了口氣:“媽咪老是拉后腿。”

    “嘿嘿,沒有啦!”童瞳干笑兩聲,“我就在算時間。什么時候出發,才能在天黑之前趕到曲家。”

    童瞳說完,忽然覺得一抹銳利的光芒鎖定自己。

    她心頭一顫,倏地回眸,果然見林君華正凝著自己,美麗清冷的眸間溢出淡淡的疑惑。

    光林君華這個眼神,童瞳就知道,她的小心思肯定逃不過洞察一切的婆婆大人。

    童瞳頓時一顆心兒怦怦直跳。

    孰料林君華卻看破沒說破。

    她淡定端莊地淺笑:“這種事就交給戰青和李司機來處理吧。瞳瞳,我們好好用餐。”

    “嗯嗯。”童瞳忍不住大大地松了口氣,埋頭吃東西。

    老媽和婆婆大人果斷不是一路人,瞧,在事情面前完全不是一個狀態。

    婆婆大人這等定力和思謀,值得她學習個幾十年……

    雖說時間有點緊,但用餐還是有條不紊的進行。

    主賓皆歡。

    用完餐,喝完飯后茶,正好李司機和戰青上來。

    時間掐得剛剛好。

    林君華這才起身告辭:“親家,實在不好意思,時間這么趕,希望下次能有機會再來看望親家。”

    “下次該我們去看親家母了。”童慧云爽朗地說。

    雙方從二樓下一樓。

    童瞳和林盼雪走在最后。想到林盼雪此行白白走一趟,童瞳心里愧疚,在林盼雪面前有點不好意思。

    “沒事。”林盼雪反過來安撫童瞳,“瞳瞳,咱倆當不了母女,那就當個忘年交好朋友。”

    童瞳尷尬地笑了笑:“真的呀?”

    “當然是真的。”林盼雪朝童瞳眨眨眼睛,“不過,你以后要常常來看阿姨,這才叫忘年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