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第693章 婆婆媽媽不是一個檔次

    明明轎車已遠去,童瞳仍然忍不住追著跑了幾步。

    洛婉將車開得飛快,童瞳就算長了對飛毛腿,此時也跟不上,只得站住了。

    瞪著轎車輪廓,童瞳心里有些不爽。

    氣沉丹田,她揚起小腦袋,高聲對著車屁股喊:“夏北城你沒事跑這里來干嘛呀?來了就來了,大大方方按門鈴進來就行,為毛還在外面裝神弄鬼?”

    她的聲音傳出老遠,但夏北城顯然已經聽不到,而轎車最終從她視線中消失。

    童瞳懊惱得一腳踢出去,卻只踢飛了一片落葉。

    “切!”她碎碎念,“夏北城你個王八蛋,我和你肯定是幾輩子的宿敵。要不然你就是個神經病。你可是大男人,夏家的ceo,我只是個小女子,你犯得著見一回欺一回咩?”

    回想洛婉剛剛的語氣神情,童瞳情緒不知不覺有些低落。

    這回夏北城還真有可能得逞了,成功地隔開了她和洛婉。這丫估計一直就記恨著她,真不像個男人……

    “童瞳,怎么了?”林盼雪擔憂的聲音從別墅內傳出來。

    “沒事。”童瞳應聲回頭。

    只見客廳門口,婆婆大人和林盼雪正并肩而站。

    旁邊雪姨牽著淘淘的小手,也正看著她這邊。

    林盼雪左顧右盼:“洛婉呢?”

    “洛婉回去了。”童瞳這才走進來,順手關好外面的大門,走向大廳門口。

    “回去了?”林盼雪困惑不已,溫婉的模樣看上去打了折扣,“這孩子知書達禮,特別尊重長輩,從來不會干不辭而別的事兒。是出什么事了嗎?”

    林盼雪的敏銳感覺讓童瞳汗顏——果然身在方太太的位置,看上去再柔弱溫婉,也是個心思靈敏之人。

    “夏北城來接她了。”童瞳只好說。

    本來想把事情全說清楚,可瞅瞅旁邊的婆婆大人,童瞳默默閉了嘴。

    咳,她誤傷夏北城鼻子的事,最好別讓婆婆大人知道。

    否則婆婆大人心目中,她就是個暴力兒媳了……

    “北城來接她了呀!”林盼雪沉吟著,她點點頭,“既然是北城來接她,那就不管她了。”

    童瞳悄悄松了口氣。

    “是那個老是欺負媽咪的人嗎?”淘淘在旁不屑地撇撇嘴,“他剛剛是不是又欺負媽咪了?媽咪別管他,我們回去讓老爸收拾他。”

    “哈哈這孩子真有氣性。”雪姨忍不住憐愛地摸摸淘淘的小腦袋。

    本來氣悶,可見兒子那同仇敵愾的小模樣,童瞳也忍不住笑了。

    她走過去,拉了淘淘的小手:“你老爸都不派人過來守門,這里很不安全……”

    “瞳瞳別擔心。”雪姨趕緊解釋,“戰青剛剛去挑人過來這邊值夜班。去了有一會,應該都快帶人過來了。”

    童瞳這才松了口氣。

    這地方美雖美,亦安靜宜休養,但如果沒有保安看著,也無法讓人安心住下去。

    “這外面風大。”林君華說,“我們進去吧。”

    大家一起回到室內,林君華還和林盼雪一起談心,童瞳則帶著淘淘一起去了餐廳,和雪姨一起收拾餐廳。

    “哎喲瞳瞳你別弄。”雪姨趕緊推開童瞳,“別弄臟你的手,我來就行了。”

    童瞳有些小尷尬:“我反正沒事做。”

    除了發呆的時候,她通常都好動噠……

    “沒事做你就坐那兒。”雪姨笑瞇瞇地一指精致的紅木椅,“和我說說話兒。譬如淘淘小時候的事呀,越多越好。我喜歡聽,林姐也喜歡聽。你說給我,我平時閑了就說給林姐聽,這就是我們的快樂。”

    “那個……”淘淘仰起小臉,“我可以抗議嗎?”

    他雖然還不到五歲,可是英雄事跡真不少,犯糗的情形也有點多。他才不要被奶奶抓著小辮子呢……

    “噗!”雪姨忍不住樂了,“這孩子!”

    她憐愛地摸摸淘淘的小腦袋:“好,我們不說。那就說說,你外公外婆和你媽咪怎么把你帶大的。怎么認的老爸,怎么到這里來的。好嗎?”

    “這個可以有。”淘淘老氣橫秋地點點頭。

    淘淘果然繪聲繪色地開始回憶他離家出走的壯舉,以及冒充滔滔的趣事。

    童瞳坐在旁邊聽著,不知不覺走神,天馬行空地胡思亂想起來。

    剛剛洛婉的態度,真心讓她覺得奇怪啊。而夏北城隱約的笑,更讓她心神不寧。

    她有點想回去了,想問問曲大總裁,到底是那對兄妹不對勁,還是她自個兒腦子糊了……

    童瞳好不容易回神,淘淘正好說到在王叔叔面前冒充滔滔的往事。

    淘淘忽然停了下來。

    “怎么啦?”雪姨溫柔地問。

    “奶奶知道滔滔的爸爸去哪里了嗎?”淘淘仰著小臉問,“滔滔老是問我這件事,我也想告訴滔滔,可是我也不知道他老爸去哪了啊。”

    雪姨不動聲色地說:“滔滔應該問太奶奶。”

    “太奶奶也不告訴滔滔。”淘淘老氣橫秋地說,“太奶奶最會糊弄滔滔了。”

    雪姨莞爾:“是嗎?行,我一定幫你問問。”

    “謝謝奶奶。”淘淘頓時咧嘴笑了,“滔滔要是知道他老爸在哪,就不會再煩我了。”

    和淘淘談得差不多了,雪姨這才轉向童瞳:“瞳瞳,剛剛吃飯時,林姐說要去拜訪下你爸媽,你看什么時候好?”

    童瞳頓時有些小緊張:“我回頭給我爸媽說一聲,問問他們這幾天的行程。只要他們不帶人去參加武術大賽,通常都會留在武館內,隨時能見的。”

    “那就好。”雪姨點點頭,“林姐讓你來,一是想見見你和她孫子,二就是見你爸媽的事了。”

    “嗯嗯。”童瞳笑著點頭,心里卻有些小忐忑。

    說實話,爸媽在鄰居間也算是人物。但和婆婆大人比起來,那真不是一個檔次。

    婆婆大人如果真要親自登門拜訪,爸媽估計得提前收拾一兩天。

    老媽性子要強,再遇上叱咤風云的婆婆大人,那簡直是強強相遇。

    希望兩人相談甚歡,可千萬別掐起來……

    “能早點就早點。”雪姨說,“我還是希望林姐早點離開這里,再休養個半年一年。”

    “嗯嗯。”童瞳乖乖應著。

    雪姨終于收拾完畢,坐到童瞳面前:“瞳瞳,曲老太太現在情況到底怎樣?如果曲沉江放出來,曲老太太會不會馬上把剩下的股份全部贈與給曲沉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