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第649章 天天拼命花也花不完

    曲一鴻懶洋洋地斜睨童瞳一眼,別開視線,欣賞車外的風景。

    李司機全神貫注地開車。

    “咳!”尹少帆輕咳一聲,“童助理啊,你這個話題有點大。一大早的,咱換個話題好不?”

    “不能說嗎?”童瞳歪著腦袋想了想,“如果老太太給我百分之二的股票,我能不能把自己所有喜歡的東西都買下來?”

    童瞳話音未落,只覺勞斯萊斯穩穩的車身,應聲晃動了下。

    李司機下意識就牢牢握緊方向盤。

    “咝——”尹少帆倒抽一口冷氣,“老太太百分之二的股票?哦買嘎——”

    “你們都怎么了?你們可千萬別告訴我,你們這是被嚇住了。”童瞳嘿嘿干笑一聲,“百分之二的股票很多嗎?”

    不過百分之二而已。

    曲一鴻在旁挑挑眉,饒有興味地斜睨童瞳:“你都喜歡什么?”

    他覺得她除了喜歡和淘淘結伴氣他,基本上沒啥特別喜歡的東西,能值幾個錢。居然想拿太煌百分之二的股價來消費,沒把大家給驚得魂飛魄散,是因為大家早就習慣她的語不驚人死不休了。

    “我喜歡呀……”童瞳伸出手指頭,一個個數過去,“好吃的,好玩的……”

    五個手指頭用完,她大氣地將小手在曲一鴻面前揚了揚:“說完了。”

    曲一鴻懶洋洋伸出長臂,慢悠悠捉住她不安分的小手:“你這么點人生追求,用上百分之零點零零零壹還有得剩……”

    “真的?”沒做心理準備的童瞳反被嚇了一大跳,小手悄悄伸出兩個指尖壓住唇畔,“你們是不是故意哄我玩玩?”

    她心肝有點承受不起這個沖擊嗷。

    “童助理你稍等——”尹少帆匆匆拿過手提,打開了來看。

    匆匆打開個文件,一目十行地掃視完畢,尹少帆氣魄地坐正,擺出商界精英的范兒。

    “童助理,現在,由我正式回答你這個問題。”尹少帆清清喉嚨,“太煌集團共八個大股東,小股東就不說了哈。八個大股東所持股份份額差別巨大。第一股東曲老太太手里共持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第二股東曲世成持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也就是說,曲老太太在太煌的地位,所有人都不能動搖。”

    童瞳似懂非懂地瞪著尹少帆。

    她還是頭回接觸這些事兒,唯一聽懂的就是曲老太太確實是穩穩的大老板,誰也動搖不了她的地位。

    “沒事找虐。”曲一鴻朝童瞳拋過來個戲謔的眼神。

    明明這小笨蛋最討厭數字,結果硬著頭皮聽尹少帆說“天書”,還一副求知欲滿滿的神情。

    真不知道她哪來的毅力。

    “咳!”面對童瞳的迷茫眼神,尹少帆很是挫敗地摸摸鼻子,“這么說吧,除非老太太自己讓位,要不然誰也休想當太煌的主。如果誰能得到她百分之二的股份,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估計你婆婆住的那種景色優美、配套離合的小島,一口氣能買上無數個。”

    “啥?”童瞳差點嚇抽。

    早知道百分之二是這個概念,她先收了曲老太太的再說。

    童瞳這個驚悚的反應,讓曲一鴻非常滿意,他笑了。

    尹少帆總算有了點成就感:“行,這回聽懂了。現在,請童助理告訴我們,曲老太太什么時候腦抽了送你百分之二的股份?”

    說完,尹少帆笑嘻嘻地朝曲一鴻眨眨眼睛。

    偏偏童瞳給看到了尹少帆的小動作,她冷冷一哼:“你是不是在故意嚇唬我?”

    “才沒有。”尹少帆舉手喊屈,“全是真實數據。”

    皺眉打量尹少帆良久,童瞳轉向曲一鴻:“哼,果然都是你的手下。”

    “冤枉!”尹少帆立即嚴肅臉,“二少,你瞧我被冤枉了。”

    曲一鴻似笑非笑地斜睨童瞳:“你拿老太太的股份說著玩,誰都會認為你在開玩笑。尹助理不過是附和著你,大家一起開開玩笑。老太太手里的股份,那是誰都知道,除非她架鶴西歸,否則沒什么可談。”

    童瞳認真地聽著:“這樣啊!”

    看來曲老太太是大家心目中不可憾動的守財奴啊!

    這么說來,她現在心里有點小遺憾了——她錯失了太煌的百分之二。

    童瞳忽然情緒低落,幾個大男人面面相覷。

    曲一鴻沒再多說,只是摟緊童瞳的肩頭,凝著窗外:“你若想要百分之二的股份玩玩,老太太那里是不可能了。我媽那里還差不多。”

    童瞳趕緊道:“那是婆婆在太煌的勞務費,我才沒臉皮要。我還是多做點夢,幻想下老太太的百分之二好了。”

    “哈哈——”尹少帆脫口大笑。

    曲一鴻含笑揉揉童瞳的粉嫩小臉:“你可以幻想我的勞務費。我賭你天天拼命花也花不完。”

    聽得童瞳眉眼彎彎:“這個可以有。”

    曲一鴻笑而不語,長臂微微一用力,將童瞳摟入臂彎中。

    他的深邃星眸卻投向車窗外的高空,看向好遠好遠……

    曲一鴻正出神,一只白皙的小手伸到他面前:“給我——”

    “呃?”曲一鴻回神,好笑地挑挑眉,“我的勞務費都在保險柜里。保險柜的密碼你都知道。”

    “別以為我不知道保險柜需要指紋,我知道秘碼也打不開。”童瞳斜斜地瞥了眼曲一鴻,“不過我現在不是要你的勞務費。我是要你的手機給婷婷打電話。”

    薄唇顫了顫,曲一鴻終是無聲地掏出手機,默默交給面前眼巴巴的小女人。

    一得手機,童瞳頓時眉開眼笑:“謝謝曲大總裁!”

    凝著童瞳的笑臉,曲一鴻星眸卻掠過幾不可察的惆悵。

    對于他來說,婷婷認親的事兒,比太煌任何一件事都更難以解決。

    讓人敬畏的從來不是恨,而是深沉復雜的愛……

    童瞳卻沒注意到曲一鴻的惆悵,她歡歡喜喜地找號碼,神采飛揚地撥打出去。

    很快便傳來婷婷奶聲奶氣的聲音:“哈羅——”

    聽到婷婷的聲音,童瞳瞬間笑了。

    這一瞬間,她忘了和曲老太太之間的事,也忘了旁邊的曲一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