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第607章 敢貪她的色,活得不耐煩了

    童瞳母子倆正低聲咕噥著,外面響起刺青男的聲音:“你們要不要吃?”

    淘淘正要抬頭,被童瞳用手壓下去:“裝睡。”

    見淘淘等等配合,童瞳這才起身,裝作無精打采地走到門口,打著呵欠扶住門,順著精致的防盜門看向外面。

    她淺淺地笑,比平時好脾氣多了:“寶寶們還在睡呢!”

    沒料到童瞳還笑得出來,外面三人都不由自主緊緊盯了眼童瞳。

    刺青男眼睛亮亮地打量著童瞳:“曲二少奶奶看起來也很困倦的樣子。”

    暮色深沉,此刻視線并不好,只能看到大概輪廓。

    然而就憑這點光線,童瞳姣美的五官,窈窕的身形亦如此生動迷人。不僅人漂亮,還隱隱散發一種獨特的魅力,讓人的視線幾度流連不去。

    刺青男盯了好一會,緩緩放下飯盒,朝旁邊兩人做了個手勢。

    那兩人一見手勢,擠眉弄眼地相視一笑,端起飯盒就走人。

    見兩人走開,童瞳心中暗暗一喜。

    只有刺青男一個,她覺得自己能直接蠻力打出去。

    滿面橫肉的刺青男擠出幾許笑容,竟難得地擺出一點文藝范,來到門口,看著童瞳:“我猜,你很想知道事情的進展。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訴你。”

    “啊?”刺青男好聲好氣得讓童瞳以為自己聽錯了。

    這和她腦海里預定的劇本完全沖突,童瞳的腦子一時轉不過來了。

    深呼吸,童瞳凝神問:“現在情況到底怎么樣了?”

    刺青男得意洋洋地笑了:“一切都朝我們預定的方向發展。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警方正在向我們這里搜來……”

    “呃?”童瞳下意識地瞥瞥外面的大馬路。

    刺青男只顧欣賞童瞳嬌俏的模樣,直接忽略掉童瞳的小動作:“所以,我們老板不得不改變主意。為了爭取時間。十億是拿不到了,今天能拿多少就拿多少。而你們三個人,自然沒有再留到明天的必要……”

    縱使有所心理準備,童瞳仍然聽得心頭一緊。

    她忍不住匆匆轉身,瞅了瞅趴在涼亭里睡覺的兩個寶寶。

    滔滔還在熟睡中,而淘淘小小的身子有些緊繃。

    想當然,警覺如淘淘,將刺青男的話全聽到了。但他居然能忍著,真是個堅韌的孩子。

    堅韌如曲一鴻。

    想了想,童瞳保持鎮定,似笑非笑地盯著對方:“你這么早告訴我們就不怕我和你拼個魚死網破嗎?”

    “魚死不一定網破。”刺青男哈哈大笑,“曲二少奶奶,帶著兩個四五歲的調皮鬼,你說你能拿什么來和我拼?”

    刺青男聲音漸趨猥瑣,忽然伸手過木條,直接伸向童瞳胸口:“難道,拿這個嗎……”

    童瞳心里在想對策,乍見刺青男猥瑣的動作,頓時大吃一驚。

    幸而她自小習武,自帶防備性。

    “你想干什么?”童瞳迅速后退,避開刺青男狼爪的同時,一巴掌重重甩出去。

    她手腳向來快,這一巴掌甩出去,盡管隔著木條,卻成功地甩上刺青男的臉。

    靜寂的暮色中,清脆的巴掌聲傳出好遠。

    戰青男倒吸一口氣:“果然是傳說中的曲二少奶奶。”

    正常妹子遇上“襲胸”之事,首先發出聲尖叫再說,孰料童瞳簡單直接地動手回擊。

    “不過,我更喜歡。”戰青男哈哈一笑,“就是我的菜。”

    童瞳瞪著戰青男,腦海里飛快運轉著策略。

    要向曲一鴻學習,向淘淘學習,多用腦子少動手。

    “別這么緊張。”刺青男自以為帥氣地做了個甩頭發的小動作,斜睨淘淘和滔滔,“難道你不想救他們離開?”

    將刺青男的猥瑣全收入眸底,童瞳眸子一轉,忽然笑了。

    呵呵真沒想到,身處如此情景之下,她居然遇上了個色魔。

    既然如此,她知道怎么做了。

    童瞳笑得眉眼彎彎:“原來你愛虐戀這一口,好說好說。”

    被打臉反而笑,簡直了。

    丫的你到底是不是混老大的啊!

    聽著童瞳清脆爛漫的笑聲,刺青男更是色迷迷地打量著童瞳:“現在只有我能放你們一馬。”

    童瞳笑聲漸斂,眸子媚媚地盯著他:“你居然讓你手下旁聽,好意思咩?你不如讓他們滾遠點,如何?”

    她能說,她怕的并不是打架,而是他們手里的“黑鐵”嗎?

    刺青男略一沉吟,手伸半空,揚高聲音:“你們馬路口守著。”

    話音未落,傳來兩人曖昧的偷笑聲,倒真退到五十米外的馬路口去了。

    童瞳悄悄松了口氣,努力保持鎮定的笑容,瞥了眼戰青男全身上下,意味深長。

    刺青男秒懂:“放心,我身上沒有武器。”

    童瞳退后一步,做了個“請”的手勢:“我們慢慢談。”

    刺青男自信滿滿地笑了——人之將死,誰不貪生。更別說還有兩個寶寶當籌碼。等美女到手,他再做打算。

    酬金常有,但這種美女不常有。

    冷眼看著刺青男掏出鑰匙開門,童瞳難得保持溫馴的形象,唇畔噙著笑。

    心里卻狠狠罵了聲色鬼!

    這丫色令智昏,居然敢貪她童瞳的色,活得不耐煩了。

    nnd就算她童瞳今晚終究難逃一死,也先抽死這丫的出口惡氣再說。

    “我們去那邊坐。”童瞳指了指涼亭,“先把條件談好。”

    古色古香的涼亭里面,不僅有個可以吃點心的大圓桌供淘淘和滔滔睡覺,旁邊還有個小圓桌可以喝酒談事。

    “條件好說。”刺青男色迷迷地笑。

    刺青男一心想偷香,居然覺得這涼亭近水臨風,挺有味道,挺享受地坐了。

    正好和淘淘背對著。

    刺青男一坐下,淘淘便睜開眼睛,恨得牙咬咬地瞪著刺青男,那模樣似乎想踹死他。

    童瞳走在后面,順手摸摸淘淘的頭,來到戰青男面前,笑著坐下。

    深呼吸,童瞳努力調整心情,想像著白果兒展現柔媚笑容的畫面,想著用點美人計治他。

    nnd她居然學不來白果兒那風情萬種的笑。

    想想她曾經想在曲一鴻面前學性感,結果被曲一鴻誤以為得了“羊角風”……

    太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