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第458章 父子對掐

    “啊?”正安撫滔滔的童瞳,聞言下意識朝和云居里面一看。

    她什么也沒看見,除了拴著鐵鏈子的大狼狗。

    “沒有啊!”童瞳輕柔地笑了,拍拍滔滔的小肩頭,“滔滔,你看花眼了。”

    “真的有。”滔滔扁著嘴,固執地堅持自己的看法,“二伯母你要是不信,我們打個賭。我都看到她了。”

    “可是,真的什么也沒看到。”滿懷心事的淘淘也湊了過來,用偵探一般的目光打量著里面。

    “在哪?”童瞳瞬間來了精神,眸光熠熠地瞪著里面,“告訴二伯母。”

    滔滔煞有介事地嘆了口氣:“二伯母要是早一點點,就能看到她啦!她的頭發好長好長,我好像看見過……”

    “是嗎?”童瞳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是不是在電視里看見過?”

    曲老太太十分寶貝這些曾孫,特別是滔滔,以前幾乎從來不肯放出過半山園。就是最近才跟著淘淘出去上幼兒園。說句真心話,滔滔真不認識幾個年輕阿姨。

    “我真的看見過。”滔滔鼓起腮幫,嚴肅臉。

    童瞳皺眉想了想,點點頭:“嗯,二伯母相信你。只要你親爹真的有新女友了,馬上就會曝光出來。”

    依曲沉江打個炮都宣告全天下的臭毛病,絕對不會低調地金屋藏嬌,相信很快就能傳開。

    “童助理,這里不宜久留。”戰青板起僵尸臉。

    滔滔第一害怕曲一鴻,第二就是害怕戰青。一聽戰青*的話,趕緊抬頭挺胸:“二伯母,我們走吧!”

    “走吧!”童瞳趕緊拉著滔滔往前走。

    她看到前方足球場上,已經有幾個小寶寶在等待著,正歡騰地朝這邊揮著小手呢。甚至連曲七少那對雙胞胎也在其中。

    那些孩子以前都在和華居里鬧過找親媽,她自然都認得。

    淘淘將足球放進滔滔雙手,小小憂郁地挨到童瞳身邊:“媽咪,手機呢?”

    頓了頓,他扁扁嘴:“我要給妹妹道歉。”

    嗚嗚在妹妹面前失信,好沒面子。可是男子漢大丈夫,敢做敢當嘛!

    “……”童瞳悄悄給兒子點三十二個贊,掏出手機給淘淘,“如果你老爸手機關機,估計已經上飛機了。”

    “嗯嗯。”淘淘連連點頭,有點難為情地瞅瞅旁邊的小樹蔭,“媽咪我去打電話啦!”

    他要偷偷地和婷婷道歉,絕不給第三個人聽到,要不然這半山園的大哥都沒好意思當了。

    目送淘淘跑進旁邊的小樹蔭,童瞳帶著滔滔進了足球場。

    避開眾人,淘淘躲到樹干后面,嚴肅認真地撥打老爸的電話。

    連續撥了三次,電話通了,但是對方沒人接。

    “老爸快接電話啊!”淘淘急著真咬牙,“奸商老爸,拐跑妹妹就算了,還不給接電話。再不接,我讓媽咪出手整你啦!”

    聽媽咪說,她有幾樣 法寶降服老爸,看來他要借來一用了。

    淘淘等著幾乎快放棄的時候,電話終于接通了。

    “童瞳,剛剛在上飛機,沒聽到。”曲一鴻的聲音傳來,“有事快說。飛機已經開始助跑,空姐在提醒手機關機。”

    “老爸,是我。”淘淘義憤填膺,幾乎吼了出來,“老爸你個奸商,你坑我,你居然把妹妹拐跑了。”

    曲一鴻語氣從容:“淘淘,你親爹是一諾千金的商人,從不坑人。”

    “狡辯!你害我在妹妹面前失信。”淘淘悶哼一聲,“老爸,我要和妹妹說話。”

    曲一鴻將手機遞給旁邊同樣鼓著腮幫的婷婷,“淘淘找你。”

    婷婷扁著小嘴,無精打采地托著腮幫,聲音嬌嬌的:“淘淘,你說話不算話,我不理你了。再見……不對,我才不想再看到你了。哼!”

    “妹妹別掛電話。”淘淘急了,“妹妹你聽我解釋——”

    “算啦!”婷婷說,“空姐阿姨催我掛電話了。”

    “等等——”淘淘趕緊說,“妹妹別傷心。等我放大假,我就讓老爸再接你過來玩。等著喔——”

    淘淘說著說著,電話里已沒有任何聲音。顯然,婷婷關機了。

    淘淘現在只聽到樹蔭里沙沙的樹葉響聲。

    “走吧!”戰青沒有溫度的聲音從旁邊傳來,“大家都在等你一起踢球。”

    淘淘嚴肅臉地嘆了口氣,這才昂首挺胸,大步走向足球場。

    寶寶們的足球賽開始了。

    戰青在旁松柏般站著,雙臂環胸,面無表情,將僵尸臉發揮到極致,偶爾瞥一眼足球場,表明他還是個大活人。

    童瞳雙手支腮,在旁邊笑盈盈地瞅著,笑得眼睛瞇成一條縫。

    忽然覺得生支足球隊確實挺不錯哎,就是擔心會把自己變成母豬……

    看久了,童瞳有些百無聊奈。

    到底是些孩子呀,人數也不夠,當然正規不起來。除了淘淘受過正規的足球訓練,其余寶寶都是瞎盡快,也就是跑跑跳跳,鍛煉個身體而已。

    想了想,童瞳悄悄起身,走向樹林。

    “童助理!”戰青第一時間攔住童瞳的去路,面無表情地執行他的任務,“最近不太安全,我們還在查喬愛晴的死因。”

    “我就打個電話。”童瞳指指樹林,“不會走遠,馬上回來。”

    換作以前,童瞳會嫌棄戰青管得太多。可昨天目睹喬愛晴香消玉殞,她心底也有些忌憚,多了點小心翼翼。

    戰青舉目四顧,掃視著安靜的和云居,這才讓開道。

    “看緊淘淘他們。”童瞳吩咐戰青,“我就打幾分鐘電話。”

    來到樹林間,童瞳趕緊給洛婉撥電話:“洛姐姐,最近你們的基因信息庫有沒有增加新的基因信息?”

    “有。”洛婉愉悅的聲音傳來,“瞳瞳,我有注意這件事。只要有新的基因,我都會拿來和曲一鴻的對比一下。有好消息我會告訴你的。”

    “好吧。”童瞳扁扁小嘴,有些無力,“我快愁死了。”

    洛婉忽然壓低聲音,試探著問:“瞳瞳,曲一鴻那邊也沒查到什么信息嗎?”

    “本來有,現在又沒了。”童瞳雙手一攤,“感覺是被滅口了……”

    童瞳的聲音忽然消失,她吃驚地瞪向和云居。

    如果她沒看錯的話,和云居里確實如滔滔所說,里面真有女人,而且看背影有點眼熟。

    童瞳下意識地走向和云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