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第339章 杜雷絲扎針眼了嗎

    尹少帆覺得自己受傷了。

    很嚴重的“內傷”,此刻心臟正在流血。

    “……尹助理,別那樣。”童瞳澀澀地瞅著尹少帆,“看得我覺得我剛剛像個劊子手。那個,尹助理,你要是覺得難受,要不要忘了夏綠,另外招個x大的小美人進來?”

    都還沒正式開始約會呢,應該沒啥感情,要忘也快吧……

    尹少帆咬牙站著,向來彌勒佛的笑臉,似乎瞬間經歷青紅橙黃綠藍紫的n色變化。

    看得童瞳心驚膽戰。

    她還是頭一回發現尹少帆原來也有脾氣哎……

    差不多過了一分鐘,都沒聽到尹少帆發出任何聲音,童瞳心里開始擂鼓:“要不你剛剛當我什么也沒說。”

    嗚嗚她果斷不是做媒的料,瞧她這事兒辦得。

    她都想拿塊豆腐撞墻了嗚嗚。

    “不行。”尹少帆總算找回聲音。

    “什么不行?”童瞳一愣,想了想,她釋然地笑了,“你覺得夏綠不行對吧?嗯嗯,那就好。”

    尹少帆挺起背脊,一臉嚴肅認真,頭回給人高冷的感覺:“不,你就答應她來上班……我就不信了,每天磨死她,她敢不對我動情……”

    尹少帆上去半天,童瞳還在樓梯間傻呆呆地站著。

    驚呆了。

    原來每天笑得彌勒佛似的尹少帆,也有這么霸氣的時候。

    現在問題來了——鑒于夏綠的愛情觀,擇偶觀,以及尹少帆的堅持,她還要不要撮合兩人啊。

    不會最后被她撮合個悲劇出來吧……

    童瞳狂抓兩把頭發,郁悶地上樓去。

    對了,她還要趕緊去刪掉曲一鴻手機上的聊天記錄呢。婷婷那丫頭,真是太虐她的小心臟了嗚嗚。

    要是被曲一鴻發現自己那張照片,那就尷尬了……

    童瞳上到二樓,發現尹少帆正昂首挺胸地進了書房。

    書房里,曲一鴻挑眉掃了眼走進去的尹少帆:“手里有幾個婚慶公司的資料了?如果差不多了的話,挑兩三家比較好的,交給童助理挑一挑。把挑出來的婚慶公司資料,在明天上班之前發到童助理郵箱就好。”

    “好的。”尹少帆說。

    曲一鴻斜睨著他:“怎么?誰惹你生氣了?”

    臉拉得那么長!

    “沒誰惹我。”尹少帆興致缺缺地悶哼。

    “是嗎?”曲一鴻表示壓根不相信。

    想了想,尹少帆嚴肅地問,“二少,童助理和你在一起,會不會嫌棄兩人相差太遠?”

    “什么?”曲一鴻微微愕然。

    尹少帆嘆了口氣:“就是擔心門不當戶不對的意思。”

    “切。”曲一鴻脫口而出,“你覺得呢?”

    那小笨蛋的自信心簡直讓他崩潰。

    剛剛從和心居回來,兩人還在談這事。結論是她沒嫌棄曲家情況復雜,貌似已經給了他面子。

    “要是夏綠像童助理就好了。”尹少帆喃喃著,嘆息著,“為毛要自卑呢……”

    聽出尹少帆言外之意,曲一鴻緩緩勾唇。

    這么說來,小笨蛋自信心爆棚,原來也是個十成十的優點。

    這個信息,讓曲一鴻不知不覺心情愉快了些,連時間都覺得過得格外快。

    十點多。

    曲一鴻起身:“今天就到這里了。以后盡量把時間調整到十點前。”

    “嘿嘿我同意。”尹少帆笑瞇瞇地起身,“*苦短,確實需要早點睡。”

    迎上曲一鴻銳利的目光,尹少帆嘿嘿笑著縮了縮脖子:“二少別那樣瞪著我,我不是笑二少,我是覺得我快有時間談戀愛了。”

    “哼。”曲一鴻冷冷一哼,抽身便走。

    尹少帆也哈哈笑著跟了出去,下樓睡覺去了。

    想著童瞳和淘淘的賭局,曲一鴻沒回主臥,直接去了童瞳的次臥。

    推開房門,果然見床上睡有人。他冷冷一哼,大步進去。

    來到床邊,他拽開被子,準備將小女人抱回自己的被窩:“童瞳,過去。”

    手伸出去捏起被角,他停住了。

    被窩里只有淘淘。

    小笨蛋呢?

    略一沉吟,曲一鴻唇角緩緩勾起個微笑的弧度——很可能小笨蛋主動睡他的被窩去了,看來今晚有“大餐”等著他。

    瞬間,曲一鴻眉梢眼角都是笑容,轉身回房。

    主臥里果然亮著燈,一片雅致的白色中,一個穿著涼快睡衣的小女人正趴在床沿,不知在做什么。

    略一沉吟,曲一鴻放慢腳步,緩緩走進去,站在童瞳身后,瞇眼凝著她在做什么……

    沒聽到任何聲音,忽然發現面前有個燈光映成的暗影,驚得童瞳一聲尖叫:“啊——”

    她手里的東西灑了一地。

    瞄瞄一地的東西,曲一鴻臉色暗了暗:“請問童助理是不是打算太煌以及涉及成人用品領域,所以現在開始研究杜雷絲是怎么做成的?”

    他無論如何沒想到,她會瞅杜雷絲瞅得那么專注。

    連他來了,她都沒感覺,結果自己嚇自己。

    “你想多了。”童瞳撇撇嘴,“我在檢查套套,看有沒有被你扎針眼,悄悄讓我懷寶寶……”

    曲一鴻:“……”

    果然童助理這顆小腦袋異于常人,每天都能讓他們之間有新話題。

    要是和她一起生個女兒,千萬別是個怪胎……

    。

    白果兒也正在瞪著成人用品店里的避孕套專柜,各色樣式看花了她的眼。

    “果兒,快點。”曲白長身而立,凝著不肯挪動腳步的白果兒,“我們的時間很緊。”

    “知道了。”白果兒匆匆說,卻還是不舍地又瞄了專柜兩眼。

    她堅信自己最后一定會是曲白的人。

    她要不要也買點杜雷絲回去準備準備,萬一哪天曲白對她動情,有要用到杜雷絲的時候了呢……

    “再不趕緊,這邊會冷清起來。”曲白瞄瞄白果兒短短的薄裙,加重語氣,“晚上未必安全。”

    “知道了。”白果兒總算轉過身來,嘟著嘴,“曲大哥你就是太謹慎了。怕什么呀,這可是太煌醫院旁邊。徹底燈火輝煌,能有什么壞人。哎呀,曲大哥你等等我——”

    眼見曲白逼近家和醫院,白果兒趕緊小跑著跟過去。

    瞅著家和醫院的招牌,她心里便開始打鼓。

    不知家和醫院恢復營業了沒。

    她和曲白避開所有視線,特意夜里悄悄找王醫生,希望能有點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