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第239章 沒被殺死的寶寶

    “啊?”童瞳轉過頭,迎上曲一鴻熠熠發光的星眸,好奇地問,“是什么?”

    “你說呢?”他似笑非笑的凝著她,渾身上下都散發危險的信號。

    話音未落,他松開的睡袍從身上滑落,頓時白花花一片,赤果果呈現在她面前。

    童瞳一聲尖叫,趕緊往里爬:“不要臉!”

    嗚嗚她理解他的意思了。可是曲一鴻你想多了……

    她才不會,誓死不從。

    孰料,她慌慌張張的小模樣惹歡了他。

    “原來我的小助理也會害怕?不容易。”曲一鴻冷冷一哼,和著被子,將她摟入懷中,眸中透著危險,“咱下次接著玩點水果。這東西玩得讓所有正人君子都想變成個流—氓……”

    “我下次不玩了。”童瞳趕緊嚴肅臉申明。

    她又不是笨蛋,哪里沒聽出曲一鴻語氣中隱含的警戒。

    嗚嗚她若知道后果這么嚴重,傍晚怎么也不會拿這個挑戰曲大總裁。

    “下次不玩了?”曲一鴻瞇起星眸。

    “不玩了。”童瞳乖乖投降。

    眼睛悄悄瞄瞄他,那明顯的渴望嚇得她趕緊別開視線,粉嫩小臉不由自主紅了……

    “也不是完全不能玩。”曲一鴻聲音輕輕的。

    “啊?”童瞳茫然,仰首四十五度視角瞪著曲一鴻。

    啥意思?

    長臂一伸,他將懵懂的小女人摟入懷中:“譬如……現在就可以開玩……”

    嚇得童瞳趕緊往外爬:“曲一鴻你個色鬼,我只是和你鬧著玩,沒打算和你玩真的。”

    曲一鴻:“不玩真的不過癮……”

    童瞳:“……”

    曲一鴻:“童助理今天一舉一動都讓我明白,我一點不了解你。夫妻之間,確實需要深入了解。”

    童瞳:“……”

    曲一鴻:“了解越深,情意越濃。”

    童瞳:“……”

    曲一鴻:“我覺得了解童助理,是一件非常有樂趣的事……”

    童瞳最后只想挖個地洞鉆進去。

    nnd她還以為主動權全掌握在自己手里,沒想到啊沒想到,她完全就是自我催眠。這下栽了。

    看著尊貴高雅的曲二少,骨子里那片黃澄澄,都要蓋過金燦燦的油菜花了。

    嗚嗚她總算明白到面前這個總是不動聲色的男人,壓根不能惹。

    真不知道商界那些人,會吃曲一鴻多少暗虧。

    被曲一鴻折騰得困睡前一秒種,童瞳隱約想起——明早淘淘起來,發現她沒睡在身邊,她腫么和兒子解釋……

    。

    第二天早上。

    尹少帆那個定時定點的鬧鐘,在淘淘還在美夢中時,已經鬧醒童瞳。

    明明不想動,童瞳卻應聲手忙腳亂地爬起來,套上睡衣就閃人。

    剛要下地,足踝被一只有力的大掌給握住了,語氣中薄薄的不滿:“跑什么跑?又不是打野戰。”

    曲一鴻擰眉凝著想扔下自己的小女人。

    “不是野戰,也沒明媒正娶。”童瞳慌慌張張地掙扎著,“淘淘要是起來沒見我,去問王叔叔他們,那就糗大了。”

    盯著童瞳數秒,曲一鴻冷冷一哼:“晚上自己過來。”

    “想得美。”童瞳立即一個大白眼甩過去。

    雖然他帶給她的愉悅感美不可言,可是女人的尊嚴也很重要好咩?

    孰料她話音未落,只覺身子不由自主地就倒回曲一鴻身側。

    四目相對,童瞳懊惱,曲一鴻愉快。

    “好啦!”童瞳焦急地瞄瞄隔壁,“先放開我,我晚上自己來。”

    這還差不多……曲一鴻頓時星眸熠熠,眉飛色舞地松開童瞳。

    一得自由,童瞳馬上下地,小跑回自己房間。

    瞅著自己的大床,淘淘睡得正香,童瞳悄悄松了口氣。

    郁悶,她明明就是淘淘她媽,是曲家公認的二少奶奶,為毛她總有種做賊的感覺……

    洗漱好,童瞳下樓。

    “二伯母——”滔滔脆生生的聲音從背后傳來。

    “早!”童瞳含笑轉身,摸摸滔滔的小腦袋,柔聲哄著,“這幾天就在這里玩,和哥哥一起玩,還有王叔叔和夏阿姨。”

    “嗯。”滔滔乖乖應著。

    “刷牙洗臉了嗎?”童瞳瞅了瞅滔滔的小臉。

    小家伙唇角還有口水的痕跡,應該沒洗。

    “喬老師不在這里,我不會洗。”滔滔有點不好意思。“二伯母怎么弄啊?”

    “……”童瞳默默抓了抓長發。

    果然都被曲老太太帶嬌了,四歲寶寶居然自己不會刷牙,和淘淘一比,簡直不知差距有多大。

    “來,二伯母帶你洗臉。”童瞳只得捺著性子,帶著滔滔去洗漱。

    天知道,她在淘淘身上都沒這份耐心。

    只能說她自己惹下來的麻煩,得自己解決。

    洗漱好,童瞳笑了:“來,我們去吃早餐。”

    “嗯嗯。”滔滔乖乖應著,跟著童瞳向餐廳走。走著走著,他忽然停下腳步,眼巴巴地瞅著童瞳。

    “怎么啦?”童瞳好奇地瞅著滔滔。

    “二伯母……”滔滔小小委屈,“是不是我爸比媽咪都不要我了?”

    “沒有沒有。”童瞳趕緊說,“你爸比出差一個星期,不是不要你。”

    “喔。”滔滔的小臉終于綻開個笑容。

    想了想,童瞳慢慢蹲下,摸摸滔滔的小臉:“你爸比說過你媽咪的事嗎?”

    滔滔默默低下頭。

    童瞳嘆了口氣,看來在曲沉江應該和兒子談過他媽媽的事。

    “算了,我們不說這個了。”童瞳綻開笑容,哄著小家伙,“也許你媽咪以后會來找你,現在不急哈。”

    “不會。”滔滔忽然大聲說。

    “啊?”童瞳一愣。

    “我爸比說我媽咪不要我。說要殺死我。”滔滔眼睛紅了,“只是我沒被殺死,被太奶奶和爸比搶救回來了。”

    “啊?”童瞳大吃一驚。

    切!曲沉江你個混蛋,怎么能對這么小的寶寶說出這么殘忍的真相!

    滔滔才四歲啊啊啊!

    “二伯母,我媽咪不要我。”滔滔扁著小嘴,又要哭,“我爸比說了,我媽咪不可能要我。我知道媽咪不要來。可是我就想看看我媽咪長什么樣。二伯母我想看看我媽咪嗚嗚嗚嗚嗚嗚。”

    哭得童瞳心都碎了,一把摟住滔滔:“乖,不哭,二伯母幫你找找你媽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