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第130章 選爸比

    “童助理還沒回來嗎?”王叔叔大吃一驚,來到客廳下面大喊,“童助理——”

    他半下午就開始忙晚餐,哪有注意童瞳的動靜。

    “不在。里面只有淘淘在搗亂。”尹少帆在二樓揚著鮮花和巧克力精品包裝。

    得,王叔叔這因把病人看丟了,估計真要提前退休了。

    王叔叔焦急地來回踱步,忽然眼睛一亮:“她去同學夏綠那里,二少趕緊打個電話問問,看童助理什么時候回來。”

    尹少帆這回機靈了,二話不說撥電話。

    他的臉再度從二樓露出來:“二少,童助理手機關機……”

    曲一鴻俊朗的臉,瞬間一臉黑線。

    就不許病著的她去高爾夫球場找他,結果她不領情就算了,居然還和他玩失蹤。

    有本事別再出現在他面前,要不……

    呃,要不怎么樣,他暫時還沒想出來。

    “這孩子還病著呢!”王叔叔不放心地碎碎念,“這么個大熱天,都跑哪去玩了,大半天都不回來,真讓人操心。”

    曲一鴻擰眉向樓上走去。

    要是他現在從二樓哪個角落找到她,一準扒裙子打屁屁……

    。

    高鐵疾馳。

    童瞳縮進舒適的座位,瞅著景物飛速倒退。

    曲白說,如果沒有曲一鴻,她還愿意和他在一起嗎?

    五年的成長,曲白不再嫌棄她*,也不再嫌棄她是個未婚媽媽。

    可是她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心情。

    她還是會因曲白這么說而感動,卻再也找不回當初那不顧一切想撲倒的激情。

    但聽了曲白這么說,她心里就好暖,有些莫名的小心思在涌動。

    兒時的感情,最純,最濃。

    如果沒有曲一鴻,她或許真會答應他。

    可是有曲一鴻……

    站在曲家中心、頂著整個太煌光環的曲一鴻,卻未必能和她走到最后。

    童瞳默默捂緊小腦袋,嗚嗚真頭痛。

    嗚嗚誰能不能告訴她,這種患得患失的感覺,是不是愛情在萌芽……

    不知什么時候,高鐵停了。

    在列車員溫柔的提醒聲中,童瞳站了起來。

    扶了扶還有些昏昏沉沉的小腦袋,提起旅行袋,混入人潮下車。

    瞅瞅熟悉的地方,童瞳伸開雙臂,擁抱天空:”淘淘,媽咪回來看你了。哦耶——”

    得,所有姓曲的加起來,都沒淘淘重要。

    回到童星武館,剛到門口,童慧云早看到女兒,急急迎出來。

    她一把奪過童瞳的旅行袋:“你這孩子,怎么突然這么跑回來,不提前打個電話,我也好讓海天去車站接你啊!”

    “沒事。”童瞳霧蒙蒙的眸子左顧右盼,“淘淘呢?”

    童慧云朝樓上一呶嘴:“被你爸罰了,在二樓寫大字呢……”

    話音未落,眼前的童瞳早已不見。

    童慧云抬頭看時,童瞳已如龍卷風般旋上二樓。

    “這孩子……”童慧云無奈地搖頭,“淘淘都四歲了呀,自己還是個孩子。”

    忽然就跑回來,工作不管了嗎?

    老板不找嗎……

    來到二樓,淘淘果然正一本正經地描毛筆字。

    那小小神氣的俊雅模樣,氣度非凡,秒殺曲家所有嬌生慣養的小正太。

    在第一眼的瞬間,童瞳似乎見到了縮小版的曲一鴻。

    得,她一定燒糊涂了,居然看著淘淘就想起曲一鴻……

    “媽咪——”看見童瞳,童一欣喜地喊一聲,立即撒了笨重的毛筆,撲上童瞳。

    快要撲進童瞳懷中時,又忸怩地站住,擺出一副小男子漢的鎮定模樣。

    他嚴肅臉地拾起毛筆:“媽咪,我正在寫大字。”

    “先不寫了。”童瞳一把奪過兒子手中的手筆,“明天再練字,媽咪帶你玩兒。媽咪說不定馬上就要回去上班。”

    聽了這話,童一立即默默拽住童瞳,一言不發。

    童瞳心里莫名一酸,她想起了曲白的話。

    不管淘淘多懂事,此刻的淘淘是感性的小家伙。

    在這瞬間,童瞳完全可以斷定,兒子需要她的陪伴,也需要個有爸比的正常家庭,熏陶兒子的正確三觀。

    “瞳瞳,包要放四樓嗎?”童慧云的聲音傳來。

    “媽,給我。”童瞳趕緊拿過來,一件件往外掏,“媽咪給淘淘買了好多小禮物,淘淘看喜歡不。”

    “喜歡。”童一看都沒看,早已眉開眼笑。

    拾起搖控飛機,童一一本正經地說:“媽咪,我那個搖控飛機還能飛好遠呢!”

    仰起小臉,他眼睛里卻滿滿都是笑意:“媽咪買的一定更好玩。”

    “我們一起去外面的廣場玩。”童瞳一手拿了搖控飛機,一手拽住兒子的小手。

    這當兒,步長青正好進來檢查外孫的書法,正要開訓,被童慧云使個眼色,拉一邊去了。

    童慧云壓低聲音:“童瞳想孩子呢,這么大老遠地跑回來,讓他們好好玩……”

    母子倆個來到廣場,頂著半下午的太陽,跑了好些圈。

    本來還有些頭昏的童瞳,感冒似乎不翼而飛。

    “媽咪,你出汗了。”童一踮起腳尖,一手拿控制器,一手去給童瞳抹鼻尖上的汗。

    “出點汗好。”童瞳笑瞇瞇地彎腰,讓兒子夠得著。

    一眼瞅著兒子那張酷似曲家人的臉,她靜默了,慢慢蹲了下來。

    指尖輕輕摩挲著童一的小臉,童瞳心里脹脹的。

    曲白說的不錯,曲一鴻怎么可能接受她有個兒子。

    更別說,這個兒子還酷似他們曲家人……

    “媽咪怎么了?”童一敏感地察覺到童瞳的沉默,“有人欺負媽咪嗎?”

    “沒有。”童瞳笑了,出神地凝著天邊,“淘淘,媽咪給你找個爸比好不?”

    “爸比?”童一嚴肅臉,“什么樣的爸比?會疼媽咪嗎?”

    “……”童瞳窩心地笑了。

    她揉揉童一的小腦袋:“你愿意媽咪給你找爸比嗎?”

    想了想,童一說:“媽咪愿意,我就愿意。”

    “嘿嘿。”童瞳干笑。

    童一的小拳頭在空中揚了揚:“如果爸比對媽咪不好,我就會送拳頭給他。”

    “……”童瞳捂了捂心口,悄悄抓住兒子的小拳頭,試探著問,“告訴媽咪,淘淘喜歡溫柔的爸比,還是酷酷的爸比?”

    她一顆忐忑的心,悄悄提到半空。

    童一正兒八經地想了想:“媽咪,我可以親眼看到再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