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第104章 竊聽

    “加油!”童瞳握著小拳頭,腦子一頭熱地在半山園里向前沖。

    爭取在曲一鴻趕到曲老太太面前之前,把他截下來。

    十點的半山園,燈光有些蒙朧,空氣有些安靜。偶爾鳴放小轎車的喇叭聲。

    偶爾一陣風拂過,遠遠近近的樹葉沙沙作響,聽起來有些嚇人。

    各處縱橫交錯的甬道上,卻不見幾個行人。

    童瞳走著走著,忽然有些膽怯。

    這么安靜的地方,要是曲沉江忽然出現在她面前,她會嚇死的。

    想到這里,童瞳更是使出飛毛腿的本事。

    “等等。”她忽然收住腳步,揚起小腦袋,放開視線左顧右盼,秀氣的眉兒微微擰起,“人呢?”

    按道理她跑這么快,怎么著都追上曲一鴻了,可是連他影子都沒看到。

    不科學啊……

    不管了,既然追不上,她還是直奔曲老太太的院子守株待兔比較穩妥。

    她現在應該想想,怎么混進去,畢竟曲老太太那院子堅如鐵桶,里面的出不來,外面的進不去。

    來到曲老太太院子,童瞳眼前一亮。太好了,曲老太太的院門居然大開著。

    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童瞳不假思索就閃了進去。

    童瞳走進去,糾結先在外面看看情況,還是直接進去開門見山地表態,里面傳來曲老太太四平八穩的吩咐:“玉華,天晚了,你送滔滔回去睡覺,順便去看看老二怎么還沒到。說好的十點呢!”

    童瞳小嘴微張,差點驚呼出聲。

    nnd,她還說怎么沒追上曲一鴻,原來曲一鴻居然還沒到。

    他長那么大長腿,敢情長著用來看的,居然比她還慢。

    既然曲一鴻還沒到,她還是趕緊溜出去,半路攔截曲一鴻更好。

    童瞳正要開溜,只聽喬玉華說:“好的老太太。滔滔,來,我送你回去……”

    隨之傳來開門的聲音。

    童瞳剛剛抬腳奔向大門口,眼見自己就要和喬玉華撞個對面,嚇得趕緊折回,身子往旁邊的花叢里一縮,藏了起來。

    “喬老師,前面有東西。”滔滔驚呼一聲,指著童瞳躲藏的方向。

    童瞳牙咬咬地瞅著那個可惡的小家伙。

    她一定和滔滔犯沖,要不然這個滔滔怎么老是給她惹霉運。

    “哪里啊?”喬玉華抬頭看了看,笑了,“是老太太養的鴿子飛過來了吧?不管它,我們走。”

    “不像鴿子,明明都沒有飛起來。”滔滔說。

    童瞳一顆心兒提到嗓門眼上。

    嗚嗚她真想送滔滔幾個爆栗,這倒霉催的孩子,非跟她過不去。

    “鴿子也會跳著走啊!”喬玉華再度看了看,拉住滔滔的小胳膊,“我知道了,你還想玩啊。都十點了,再不睡,老太太明天就罰你抄字三百遍。”

    喬玉華這個威脅顯然起了立竿見影的作用,滔滔那模樣還是不服,但乖乖閉了嘴,乖乖地跟著喬玉華出去了。

    童瞳松了口氣,拍拍胸口——真是嚇死寶寶了。

    幸好有驚無險。

    正要緊隨出去,只覺裙擺被什么扯住,童瞳順手一拉,俏皮可愛的小薩摩從她身后蹦出來,正笑瞇瞇地瞅著她。

    “哦買嘎。”童瞳嚇得小臉一白。

    她一路往前沖,居然沒注意到身后跟來了小薩摩,還潛伏在她身邊這么久。

    “別鬧。”童瞳趕緊彎腰抱起小薩摩,壓低聲音,用警戒的眼神盯著它,“咱回去。不許叫啊,乖……”

    說話間,只聽一陣風聲過去,傳來關門的聲音。

    童瞳目瞪口呆地瞪著已經關緊的院門,傻眼,這下,她出不去了。

    小小懊惱地瞪了小薩摩一眼,可小狗狗一臉無辜地瞅著她,順便賣萌地微笑,萌化了她的心。

    “好吧。”她扁扁小嘴,摸摸口袋,發現手機居然沒帶身上。

    “切。”頓時無限無可奈何,童瞳抬頭望了望一人高的不銹鋼護欄,頂端似乎還有通電防盜設施,她的小腦袋耷拉了下去,“淘淘,咱一起等白馬王子來救吧。”

    只能等曲一鴻來了。

    好在曲老太太的小院子,是半山園里最大的園子,要想藏起來不難。

    抱著小薩摩,童瞳找了個隱蔽的地方藏起來,郁悶地等著。

    嗚嗚蚊子快把她的血都吸完了……

    過了一會,果然傳來曲一鴻的聲音:“奶奶,我來了。”

    這丫明明比她先離開和華居,結果足足比她晚十分鐘才到,童瞳無限腹誹,剛要沖出去攔人,又生生收住腳步。

    曲老太太出來了,喬玉華正陪著曲一鴻進來,還順手關好院子大門。

    得,這場面,她還能愉快地拐走曲大總裁咩。

    算了,她不能沖動啊不能沖動。得再等等,聽聽他們到底怎么說。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嘛!

    抱著小薩摩,童瞳將耳朵貼近窗口,聽著里面談話。

    曲老太太坐下來,問:“滔滔睡了吧?”

    小薩摩還以為人家叫自己淘淘,居然搖頭擺尾,剛要發出聲音,童瞳魂飛魄散地捂住狗嘴。

    “睡了。”喬玉華笑著,“都玩累了,上床三分鐘就睡著了。出來剛好遇上二少,就一起回來了。”

    “嗯,你去睡吧,我和老二談談。”曲老太太朝喬玉華揮揮手。

    孰料,喬玉華卻不走,她笑著拿起抹布:“我不困。要不我幫老太太抹抹桌椅,不影響你們祖孫聊天。”

    沉吟數秒,曲老太太倒沒說什么,轉向曲一鴻:“老二對這件事,到底是什么想法?”

    曲一鴻沉吟不語。

    原本淡漠疏離的俊臉,現在看上去滿滿的高深莫測。

    “你現在是太煌的第一人。”曲老太太深思地瞅著曲一鴻,“不管怎么說,我都以你的看法為主。說吧,不要顧忌什么,你是我最疼愛的孫子啊。虧了誰,奶奶也不舍得虧了你……”

    正在抹桌子的喬玉華,聞言手頓了頓。

    似乎知道自己不該聽這些話,她趕緊又賣力地干活。

    窗外的童瞳,默默屏住呼吸。

    咳,她也想知道曲一鴻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送她價值不菲的小薩摩,還讓她看他果體,還用那曖昧的小眼神和她*……

    諸如此類,她不信他個大爺,真的對她沒心思。

    “說吧。”曲老太太說,“我在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