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

    第兩千二百三十六章 家族大亂

    “你想干什么?”

    梁雨辰的聲音顯得憤怒又緊張。. .

    “既然人都已經回來了,那就一起來聽聽吧,老爺子等的不就是這天嗎?”

    女人說著話,推開了洛清歌的房門。

    一張不算年輕的臉,映入到洛清歌的眼簾,她淡淡地勾起了唇角。

    原來這女人便是梁雨辰的妻子。

    她叫宋美佳,正是梁家當初認為門當戶對、給梁雨辰娶到的妻子。

    洛清歌與她四目相對,兩兩沉默。

    “你就是蘇楠?”

    宋美佳問道。

    洛清歌點了點頭。

    “出來吧。”

    宋美佳臉色陰沉,說了句。

    “楠兒,你能站起來了?”

    這時候,梁雨辰驚疑地問道。

    “我傷的又不是腿……”

    洛清歌淡然輕笑,緩緩地邁開了腳步。

    雖然傷得不是腿,她還是要小心翼翼。

    “您是梁夫人?”

    洛清歌問道。

    “哼”

    宋美佳訕訕一笑,“這個稱呼并不適合我。”

    結婚這么多年了,梁雨辰什么時候把她當夫人過?

    他心里一直有那個女人。

    洛清歌笑了笑,“您是梁夫人,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她說著,看向宋美佳,“您讓我出來,是有什么事指教嗎?”

    宋美佳微微凝了凝眉,暗中打量著洛清歌。

    看這丫頭年紀也不大,說話倒是伶俐得很。

    “我可不敢指教你。”

    宋美佳語氣中帶著一抹冷嘲熱諷,“你現在可是老爺子身邊的紅人……”

    說起來就有氣,這老爺子遲遲不肯公布遺囑的內容,不就是在等這個丫頭嗎?

    怎么說這個人都是梁家的人,而他們……在老爺子眼里都是外人吧。

    宋美佳自嘲地撇了撇嘴。

    “走吧,我們一起去看看老爺子。”

    她知道,律師既然來了,那么必定是為了遺囑的事情。

    于是,她帶著眾人,進了老爺子的房間。

    “爸,您有沒有覺得好一點?”

    宋美佳一進房間,立刻換上滿臉堆笑的樣子,朝著老爺子問道。

    “我啊,看到我孫女,什么病都好了。”

    老爺子看向洛清歌,笑得滿臉褶子堆在了一起。

    洛清歌點頭示意,卻并沒有上前。

    宋美佳暗中提了一口氣,凝眉瞧了眼老爺子。

    “既然您的病好了,那還請律師來家里干嘛?”

    宋美佳笑著問。

    這時候,老爺子的臉,瞬間沉了下來。

    “你是聽說律師來家里才回來的吧?”

    老爺子冷聲地問。

    宋美佳怔了怔,連忙諂媚地笑著:“誰說的,我是來看爸的。”

    “哼”

    老爺子輕哼了一聲,“你別盡撿好聽的說……我不糊涂。”

    他斂起眉頭,轉向洛清歌,“你就是不想讓我孫女回家是不是?”

    “爸,瞧您說的您是一家之主,我怎么敢違背您呢?”

    “那你昨天為什么不在?”

    老爺子斂眉瞪了宋美佳一眼。

    宋美佳不吭聲了。

    這老爺子一向懂得洞察人心,她還有什么隱瞞的?

    “孫女,你過來。”

    這時候,老爺子招呼一聲,滿臉的慈愛。

    洛清歌應聲走過去,“爺爺……”

    “你可以自己走了?”

    老爺子顯得很高興,那晦暗的臉色,似乎都泛著光。

    “是的,我沒事了。”

    洛清歌微微笑了笑。

    “好,好。”

    老爺子連聲叫好,輕輕握住了洛清歌的手。

    “今日爺爺把律師叫來了,那份遺囑,已經具有了法律效力。不管你要不要,爺爺都要給你。”

    老爺子慈愛地笑著。

    “爺爺”

    洛清歌愣住了,難道這老爺子到底固執得把那51%的股份給她了?

    她可不要

    “爺爺,我一個女孩要那么多錢干什么?我不要,您還是留給他們吧。”

    洛清歌掃一眼宋美佳和她旁邊的幾位公子。

    宋美佳訕笑一聲,“你以為爺爺糊涂呢?他怎么會不給大家呢?用得著你來施舍嗎?”

    洛清歌一聽,她這好心還成驢肝肺了?

    行,她還不說話了呢

    “周律師,老爺子怎么說?”

    宋美佳滿懷期待地問。

    她在梁家幾十年,沒有功勞還有苦勞呢。

    然而,看到律師淡漠的表情時,宋美佳似乎預料到了什么。

    “給我看看”

    她一把奪過律師手里的遺囑,快速地掃視著。

    “啊?”

    看到遺囑的內容,宋美佳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爸,您……您把51%的股份都給了這個丫頭?您怎么能這么做呢?”

    這下,丫頭豈不是成了梁氏集團的實際控股人了嗎?

    “我為什么不能這么做?我把梁氏集團委托給我的孫女,我放心”

    老爺子堅持說道。

    “爸,您太過分了”

    宋美佳終于忍不住爆發了。

    “我可是您認可的兒媳婦,我從嫁到梁家,一待就是幾十年,就算沒有功勞,還有苦勞呢?還有他們……您怎么都不考慮他們?他們也是您的孫子啊”

    宋美佳控制不住氣憤的心情,恨恨地說道。

    “他們?”

    老爺子目光掃視了一周,“他們是不是我的孫子,你心里最清顧”

    宋美佳倒抽了一口涼氣,怔怔地看著老爺子,“您……您說什么?”

    難道老爺子什么都知道了?

    所以他才會堅決找回這丫頭?

    完了,她計劃了幾十年的財產爭奪方案,就要被推翻了。

    而這時,除了梁冰以外的其余三位公子,全都用詫異的眼光,看著宋美佳。

    “媽,爺爺是病糊涂了嗎?他怎么能這么說呢?”

    這可真是好笑

    他們從小就生活在梁家,什么時候不是梁家人了?

    “咳咳咳”

    這時候,老爺子一陣急咳,咳得臉都紅了。

    “爺爺”

    洛清歌連忙上前,倒了一杯水給老爺子喝了下去,“您別激動,有什么話慢慢說。”

    老爺子喝了一口水,漸漸地緩和了下來。

    他眼眸掃過四位公子,“我也希望你們是我的孫子可我沒糊涂,我做不到”

    老爺子大口地喘息著。

    “爺爺,您說什么胡話呢?”

    四公子來到老爺子的近前,皺著眉十分不悅。

    “我沒老糊涂”

    老爺子瞪了他一眼,“我也很想知道,她從哪把你們帶回來的”

    他一雙銳利的眼眸,帶著冰冷的氣勢,看向宋美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