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第1841章 有點失落

    世人皆知,皇后戰蓉蓉的性格囂張跋扈,而且妒忌麗妃。Ωヤノ亅丶メ....,

    燕國后宮子嗣稀少,皆是因為皇后心生妒忌殘害皇嗣,如今竟然敢對麗妃動手!

    很好!

    “三王妃,麗妃還能撐多久?”

    “撐多久?”

    姜逸心眨巴眨巴眼睛,不解的看著燕云幕,這啥意思,難不成他在懷疑自己的醫術。

    “陛下放心,麗妃娘娘吾無奈,雖然中毒有些深,可憑借我的醫術,這點小毒還是不放在心上的。”

    “三王妃……!”

    燕云幕一臉無奈的看著姜逸心,又轉過頭看了看燕冥夜,這夫妻二人真是一個德行,怪不得燕冥夜能找上姜逸心,讓這女人成為三王府的女主人!

    “陛下,怎么了?”

    姜逸心一臉不解,難不成是自己說錯了什么么?

    看了病,姜逸心也保證能治療好麗妃,這才與燕冥夜離開皇宮。

    回去的一路上,姜逸心都在夸贊麗妃是她這輩子見過最好看的女人,沒有之一。

    回到王府的時候,姜逸心羅列來一些藥草,這些藥草都是給麗妃去除毒素用的藥方,并且不會傷害到胎兒。

    但就在姜逸心剛剛準備完藥草的時候,從宮中傳來了噩耗,麗妃死了。

    姜逸心愣住了,聽著木帆稟報著關于麗妃娘娘的死訊,滿眼不解。

    “死了,你別開玩笑,中午的時候我們剛見過麗妃。”

    不可能啊!

    麗妃雖然中毒了,但不至于死亡!

    “回三王妃的話,在您和王爺離開皇宮后不久,麗妃身邊的宮女突然行刺,麗妃重傷不治便……”

    “開玩笑呢吧啊!”

    盡管姜逸心還是不相信,中午才給麗妃看病,一個下午的時間怎么人就沒了。

    “兇手查出來是誰了么?”

    “回三王爺的話,兇手已經找出來了,那宮女是戰皇后的親信。”

    木帆說著宮中發生的事情,告知姜逸心等人,刺殺麗妃的兇手是皇后的親信,而且承認了一切都是皇后所為。

    也是皇后指示她暗中殺死了皇子。

    “嗯,下去吧。”

    燕冥夜看著有些沉默的姜逸心,將一塊糕點放在了他面前。

    “怎么了?”

    “沒什么!”

    一抹笑意浮現在唇角,姜逸心抬起頭看了看燕冥夜,她不是傻子,自然明白這其中的陰謀。

    只是她有些不明白,為了黃群在手,難道真的就可以犧牲掉一切么?

    麗妃的死,一部分是因為皇后,但更多的是因為燕云幕。

    皇后是戰家一族,當今戰北侯好大喜功,不將皇權看在眼中,戰北侯遲早是要涼的,而且連帶著皇后一脈也會被清理出朝廷。

    但是這個開端,竟然是以麗妃的生命作為引子!

    果然,最是無情帝王家。

    姜逸心拿著糕點吃在口中,竟然毫無味道。

    “以后這種事情別再叫我了,我都感覺自己也是殺死麗妃的幫兇。”

    “夫人莫要自責,皇族的事情本就是一潭深水,夫人只是做了自己該做的。”

    燕冥夜知曉,姜逸心必然是將整件事情都聯系在了一起,也知道想要麗妃死的其實并不是皇后,而是皇兄。

    皇兄要利用麗妃得死,將皇后一族都鏟除干凈。

    “我先去睡了!”

    沒心情和燕冥夜在聊這個話題,姜逸心放下手中的糕點起身離開了書房,回到自己小房間中蒙著被子睡了過去。

    在睡夢中,姜逸心夢到了麗妃,那隆起腹部的絕世美女空洞茫然的站在河畔,眼神之中盡是失落。

    姜逸心不知他們面前的河是什么河,總有一種感覺只要跨過這條河流,前塵往事都會消散。

    此時,一個身著異樣服裝的女子出現在河流旁邊,出現在二人面前。

    女子走到姜逸心面前的時候楞了一下,開口想要說什么,但最終還是將話咽了回去。

    “跟我走吧。”

    麗妃就這么跟著女子走了,女子走三步之時還會回頭看姜逸心一眼。

    漸漸地,二人的身形消失在姜逸心視線之中,而姜逸心也從夢境中回到了現實。

    轉眼間,天已經亮了起來。

    難得起了一個大早,拎著菜籃子去買菜的姜逸心聽到眾人說著關于皇宮中發生的一些事。

    戰北侯被抄家了,幾乎滿門都被抓了起來,皇宮也被關押在了冷宮之中,永遠不能踏出冷宮半步。

    買完菜,姜逸心路過藥鋪的時候,藥鋪的老先生叫住了姜逸心,揮了揮手示意她上前。

    “三王妃,上次多謝您了。要是不嫌棄的話,進來喝杯茶吧。”

    老先生是藥鋪的老醫師,也是老掌柜的,上次多虧了姜逸心出面才將戰北侯侍衛一群人痛打一頓,也讓那婦人安心生產。

    這些日子顏老一直想要上門拜謝,奈何藥鋪的病人太多,沒有倒出時間來,今日恰巧遇見了三王妃。

    “三王妃,嘗一嘗這清茶如何。”

    “老先生,您請我喝茶還不如請我喝酒了。”

    一抹笑意浮現在唇角,姜逸心緩緩放下手中茶杯,顏老也察覺到了姜逸心眼中的沉悶之色。

    “不知三王妃可遇到了什么煩悶的事情,若是不嫌棄的話,就和老頭子我聊一聊,興許老頭子我一句話就能解開三王妃心中的疑惑。”

    看了看顏老,姜逸心笑著,許是看到顏老想起了自己的爹爹,于是便將心中的苦悶一股腦的輕吐出來。

    麗妃的事情顏老是知道的,也清楚這皇宮就是一壇子渾水,一旦人跳進去了,就別想干干凈凈的出來。

    “老先生,我師父教過我,行醫救人是醫者的本分是天職,在生命面前都是平等的,可我就是覺得有些失落。”

    “老頭子明白三王妃心中的郁悶,就和當年老頭子我一個樣!”

    顏老說著自己年輕時候的經歷,也是如姜逸心一般,他一心一意的救人,結果那人卻死了,死在了至親之人手中,為了就是那狗屁該死的權利。

    后來啊,他也慢慢看淡了,他能救人,卻救不了人心。

    “醫者不是神仙,我們能做到堅守本心便可,至于那些什么七七八八的陰謀,就讓他們自己玩去便是。”

    “也是,咱們做到問心無愧便好,至于別人的事情,讓他們自己扯淡玩去!”

    和顏老聊了一會,艱苦給逸心的心情好了許多。

    “老爺子,這醫館有些年頭了吧?”

    “嗯,正經有些年頭了,相傳這個醫館是很久很久以前,與燕國的一個太監妻有關聯呢。”

    “太監妻?太監還能有妻子么??”

    姜逸心很是好奇,詢問著所為的太監妻的意思。

    “嘖,這個事兒可是燕國的一段傳奇故事,三王妃不知也是情有可原之事,想當年咱們燕國有一個宦官名叫姜陌逸。”

    顏老說著姜陌逸和鳳無心的故事,姜逸心聽得津津有味,都忘了時間。

    當聽到鳳無心從懸崖上跳下去的時候,一顆心都揪了起來。

    “然后呢,鳳無心死了么?”

    “大難不死,被路過的高人救了下來,可因為重傷再加上毒素遍布,鳳無心一頭黑發變成了白發,眼睛也變成了紅色,血紅血紅的。”

    顏老繼續說著鳳無心和姜陌逸的愛恨情仇,好在故事都是美好的結局,在歷經了遣返波折之后,二人終于解開了所有的誤會,重新在一起了。

    “啊……鳳無心竟然會原諒姜陌逸,要是我的話,此生不復相見。”

    姜逸心為鳳無心感到不值,孩子沒了還重傷變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就算姜陌逸用自己生命來償還那又如何,做錯了就是做錯了。

    “你還小,有些事情不能單單只看一面。”

    顏老斟滿了一杯茶放在姜逸心面前,看著小丫頭眼中的神色清明了很多,唇角慈祥的笑意也是更深。

    “老爺子,以后要是沒事兒的話,我就來幫你吧。”

    “別別別,老夫可用不起你這尊大神,您不僅是三王妃還是姜國神醫的弟子,老夫這廟小容不下大佛。”

    顏老可用不起姜逸心,先不說這小丫頭是三王妃,單說姜國神醫弟子這個身份就讓他敬畏了,那可是神醫啊,七國聞名遐邇堪比神仙一樣的存在。

    “神醫弟子怎么了,我師父就是一個猥瑣的女盲流,為啥顏老爺子您這么怕我師父”

    “不是怕,是敬畏,是敬畏!”

    這世間敢稱呼神醫是猥瑣女盲流的估計也只有姜逸心一人了,他們可不敢在神醫面前造次,否則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敬畏……我師父那樣三流酒品的猥瑣之人還需要敬畏么?”

    每每提起師父,姜逸心總能找到各種各樣形容的詞語,但是,猥瑣兩個字是用的最多的。

    為啥,因為她師父就是個老盲流,快過百的年紀卻保養得和二十多歲的女子一般,明明都一把年紀了,還追著美男不放,和寧馨花癡勁兒有的一拼。

    不僅如此,還欺騙無辜少男的感情,打一槍換一個地,是的多少純情少男錯付真情。

    論渣,她師父能排第二,絕對沒有人敢吹噓第一。

    雖說有超高的醫術,但人品是真的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