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等到第十天的時候,林繪錦特意起了個大早親自為南宮冽做了一頓豐盛的早餐,就當做是為南宮冽踐行了。

    反正以后也不用在見了,而且她也不用在南宮冽面前演那么悲的戲了。

    南宮冽依然只是溫溫潤潤的說了一句:“有勞了!”

    因為她要去小城,而南宮冽要回京城,都是同一路線。

    所以兩個人就坐著一輛馬車出發了。

    林繪錦是難掩激動和輕松的心情,但是至少在南宮冽的面前還是要假裝一下的,不能讓他看出什么來。

    這一路上南宮冽也依然沒有和她說話,靠在柔軟的靠墊上看著折子,桌子上放著一尊香爐,淡幽幽的沉香味從里面飄出來。

    林繪錦不停的掀開窗簾看著外面,一切都在她的計劃當中,好,非常好。

    她逃跑的時候身上不敢帶銀票,就怕南宮冽會從錢莊查出來些什么。

    所以林丞相給她的也都是銀兩,大概一兩千左右。

    現在南宮冽又給了她一萬兩,那她能夠將她的藥館開得更大一些了,也可以多找幾個幫手了。

    可能是昨天晚上興奮的沒睡好,再加上馬車的顛簸,林繪錦便靠在馬車上睡著了。

    等再次睜開眼的時候,卻發現自己依然還躺在馬車上,并且天色已經黑了。

    “這里是什么地方?”林繪錦一下坐起身,掀開窗簾看了一下,外面是一片漆黑:“你要把我帶到什么地方去?”

    南宮冽看到林繪錦已經睡醒了,便將一個烤好的紅薯推到了林繪錦的跟前:“先吃點兒東西吧?在過一會兒就到玉溪了!”

    林繪錦一聽到這,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腦子上,臉色更是一白。

    “你什么意思?你不是說會將我送到小城去的嗎?你想把我帶到哪里去?你到底想干什么?”林繪錦看著南宮冽的眼眸中有些許的驚慌和無措。

    她親耳聽到南宮冽說過他只是當她是救命恩人,那么簡單,沒有想其他。

    而且也確實她的容貌,南宮冽是不可能看得上的。

    那就只剩下一種可能了,南宮冽可能知道她的身份了。

    “梨花姑娘,你先吃,吃完我解釋給你聽好嗎?”南宮冽很有耐心的將熱熱的紅薯塞到林繪錦的手中。

    她現在又哪里有心情吃。

    “不要,你讓我回去找我相公好不好?我求求你了!”林繪錦雙手合并,祈求的看著南宮冽:“就算找不到,我也想在小城里等他,說不定哪天他就回來了。”

    “梨花姑娘,這么多天過去了,一點兒消息都沒有了,你心里應該明白了才對!”南宮冽深邃濃稠的眸光落在林繪錦的身上,看似如一片羽毛般那么輕,可是其意味卻是有如泰山般承重。

    林繪錦抿了抿唇:“不管怎么樣,我都要回去,留在小城我還有希望,可是離開那里我就真的一點兒希望都沒有了!”

    “既然這樣,我就告訴你實情吧,你丈夫已經死了!”南宮冽看著林繪錦那雙原本猶如晨曦露珠般晶瑩透亮的眼睛,此刻是一片黯淡無光,不由的閉了閉眸,沉聲道。

    林繪錦聽到這句話,徹底的明白南宮冽想要干什么了。

    他不想她回去,他要帶她回京城!

    從一開始他就在騙她!

    “你騙我!”林繪錦道,緊接著又足足沉默了三秒鐘,迅速的從座椅上站起來,就要從馬車中下去,但是車門卻是從外面鎖起來了。  “梨花姑娘,在十多天前,千月就找到了你丈夫的尸體,就在做活的附近,可能是你丈夫晚上起來小解的時候,不小心摔倒了溝里,附近又雜草叢生,直到散發出惡臭才被人發現,因為附近有不少的流

    浪狗和貓,所以……尸體已經辨認不出容貌了,但是宋大叔認出尸體上穿的衣服,正是你丈夫當日穿的……”南宮冽一字一句的對著林繪錦說道,仔細聽那平靜的語氣中竟然還帶著一絲歉疚。

    林繪錦只覺得背脊發涼,無力的坐在一邊,她感覺她這么多月的努力,全都白費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空歡喜一場!

    她清楚的知道南宮冽在撒謊,可是她卻沒辦法去戳穿他!

    如果她真的是梨花的,她肯定會高高興興的跟南宮冽回去。

    可是她不是,她的易容液雖然都貼身帶著,可是維持不了多久。

    而且她也不想長時間的依賴這瓶易容液!

    即便南宮冽沒有動過其他心思,只是單純的想要幫她。

    可是她只要待在京城一日,就多一分危險。

    等南宮冽發現她就是林繪錦的話,他會如何?

    他會因為她救了他,而對她的恨意減少嗎?

    她不知道他會怎么想,因為每個都有可能,但是只要她是用林繪錦的身份,她就無法和他好好的相處。

    因為那是一種負擔!

    “我不相信,既然找到他了,為什么不讓我看一下?”林繪錦仍舊面無血色的說著。

    馬車在羊腸小道上不疾不徐的行駛著,偶爾會碰撞到石塊,顛簸一下,搖搖晃晃,讓林繪錦覺得胸口有些悶。

    “梨花姑娘,我剛才說了附近有不少的流浪狗和流浪貓,它們找不到東西吃……”

    “夠了!”南宮冽說的是那么的真,如果她不知道容楓現在還在京城的話,恐怕她都會相信南宮冽說的話了。  林繪錦輕眨了幾下濃密纖長的睫羽,不知在何時眸光中染上了一層霧氣,眼尾微微的有些濕潤,深吸了一口氣道:“那你為什么要到現在才告訴我?即便他死了,我就不能留在小城陪他嗎?你究竟想要

    干什么?”  “梨花姑娘,我知道你會有這樣的想法,所以我才會將你帶出小城的!”南宮冽停頓了一下,馬車中的光線有些黑暗,他漆黑濃稠的眸光卻綻放出一抹奪目的光亮:“你救過我,還不止一次,第一次你救

    我的恩情,我還給你了。可是第二次的恩情,我還沒有還。  我不可能讓你一個人孤零零的留在那座小城里的,你沒有任何的親人可以依靠,又不識字,更不懂世間的險惡。你說你要去在小城里買一座宅院,對方見你不識字,看不懂契約,就會篡改契約里的內

    容,到時候你不僅拿不到房子,甚至還有可能要賠別人一座宅院,你到官老爺那里去伸冤,可是上面確實印著你的手指印!“

    “你即便躲過了這一劫,但是你應該比我更明白,你一個女人,無依無靠的想要在這世間立足有多難!”南宮冽的每一句話都發自肺腑。

    從他的角度看去,他給的那一萬兩不是在幫林繪錦,反而是在害她!

    甚至可能會讓她墜入更深的深淵!

    “所以你想要怎樣?”林繪錦將頭靠在木門上,聲音有些無力。

    不管南宮冽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但是的確從他的角度看去,她一個目不識丁又沒有任何可以依靠的農村婦女,手中拿著那一萬兩,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情。

    “我在京城有一座別院,閑置了很久,你便幫我照看一下吧。每月我付你二兩銀子!”南宮冽掀開唇,話語依舊平靜。

    “然后呢?”林繪錦繼續問道。

    “若是你遇到什么問題,也可以來找我!”

    “只有這樣了嗎?”林繪錦接著問道。

    南宮冽原本就閃著流光的瞳眸在這一時間,宛若天空上劃過的璀璨星辰,直視著林繪錦,許久才道:“梨花姑娘,你今年十六?”

    “你問這個干什么?”林繪錦一下瞪大了眼睛,感覺后背涼涼的。

    “沒什么,等回到京城在說吧!”南宮冽輕搖了搖頭。  “我不跟你回去,你想要怎么想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不需要你這樣幫我,我要回我的小城,到了玉溪你就把我放下來,我自己雇輛馬車回小城!”林繪錦輕挑了下眉,眉宇中多了一分凌厲,話語更是

    十分的堅定。

    “梨花姑娘,我既然把你帶出來了,我就不可能讓你回去!”南宮冽的話語同樣堅定,但是卻多多少少帶了一分無奈,好似是因為林繪錦不明白他的初衷一般。

    林繪錦拔下了頭上的簪子,對準了自己的喉嚨,一頭如云的長發便也就此披散了下來,聲音狠道:“你不讓我回去,我就把這根簪子插進去!”

    “這根簪子很鈍,插不進去皮膚,反倒會把你自己弄傷!”昏暗的光線下,南宮冽的眸光跳躍了一下,隨即道。

    “讓馬車停下來!”林繪錦卻是越發用力的將簪子抵在自己的喉嚨上。

    結果話音剛落,林繪錦都看不清南宮冽是怎么出手的,她手中的簪子便被南宮冽丟到了地上,并且人也被南宮冽拉到了燭光前。

    他一雙冷峻的眉眼微微皺著,看著她被簪子戳紅的皮膚,沉聲道:“不要這樣傷害自己!”  “你為什么不讓我回去?你怕我被人騙,那你幫我買好宅院,幫我找一個值得信賴的人幫我,你擔心我被人欺負,那你幫我招幾個可靠的護衛好了。為什么你非要將我帶到京城去?”林繪錦質問著眼前的南宮冽,眸底有無數的暗潮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