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第1135章 這種被監視的感覺

    要不是昨天她們親手抓了一只仔細觀察,可能這會兒她們也要開始懷疑,這里到底有沒有那么多的蟲子了……

    為什么……會這樣呢!

    難道她們之前所見到的蟲子,并非是從尸體上長出來的,而是有人后來人為的給放回去的,為的就是想要嚇唬不離和東立?

    可又不可能啊!

    他們怎么知道不離和東立什么時候會從禁閉密室中逃出來,又會不會來到這樣一片竹林當中尋找當日的真相。 ̄︶︺sんцつWw%W.%kaNshUge.

    不離突然很是茫然了,她竟也不知道對方到底要干什么了。

    但是……

    可以肯定的事情是。

    她們被監視了。

    這種被監視的感覺,就好像是沒穿衣服暴露在人前一樣……

    不管她們做什么,都會有人先她們一步搶在前面,將她們要做的事情給徹底的堵死,絕了她們的退路。

    就像是在茅草屋那般,將她們給下藥迷昏過去是一樣的……

    “那咱們快點走吧!”

    東立只覺得這片竹林中的氣息實在是非同一般,空氣中淡淡的血腥味兒甚至連他這個五大三粗的人都能察覺得到,東立不由得打了個冷顫,更是下意識的抱緊自己的胳膊,牙齒打顫的說著:“離兒,或許……或許我們族中的長老說的話是對的,這片竹林和山里的確是有著什么禁忌的,咱們的確以后不能再隨便的闖入了!”

    “還是先回去吧!”

    不離柳眉緊緊的擰在一起,目光幽幽的盯在地上的那些成堆的白骨上面,緊咬著唇,滿是不甘心。

    可是聲音卻是分外的無奈:“好。”

    “現如今,也只能先回去了。”

    別什么都沒找到,反倒是要被家中的人給責罰了!

    不離收回不甘心的眼神,跟著東立迅速的下山……

    然而,就在兩人下山之后,那些原本干凈的成堆白骨之下……再度鉆出來了那白色的細長的蟲子,一條……兩條……三條……

    瞬間功夫便密密麻麻,再度將那堆白骨給包圍起來,看得人頭皮發麻!

    然而……

    此時下山的東立和不離卻沒有那么好的運氣了……

    眼瞧著時間尚早,她們兩個人便是偷偷的從天機門中跑出來,也是定然不會被人懷疑的,那個被打昏的東家弟子,不離知道,想也不用想會在這會兒離開救走東立的人一定是她西離兒了。

    從小到大兩個人也不是第一次偷偷逃跑了,沒人會去閑的沒事去稟告家族,在東家家主的面前嚼舌根……

    所以……

    所以除非是天機門內出了了不得的事情之外,她們兩個人是不會被發現的,那些看守的人還會幫忙隱瞞。

    但是現在……

    不離只覺得眼皮突然跳個不行,心中不好的預感更是越發的濃烈起來了。

    就在不離和東立下山的時候。

    山腳下……

    正密密麻麻的圍著一群東家弟子,而東家家主……也便是東立的父親,正冷著臉,陰沉著臉色的站在眾人當中,怒目直視著東立。

    不離只覺得一股寒意頓生,就更不要提東立了!

    他覺得發怵!

    四肢更好像不聽使喚一般站在原地。

    “糟了。”

    “離兒,這次可能是我要死了……”

    東立恐懼的眼神的看著山下的東家家主,聲音磕磕巴巴的開口,這次……他才是真的要被東家家主給打死了。

    從懂事開始起,他爹這樣盛怒的表情,東立只見到過兩次……

    每次都是被打的半死,要在床上修養好久才能緩過來。

    這一次……倒是換成了東立慷慨赴死了。

    不離站在一旁,也是贊同的點點頭:“東立,別怕。”

    “還有我一起呢!”

    看著東家家主這模樣,怕是連自己也是逃不過去了……

    東立和不離小心翼翼,膽戰心驚的朝著山腳下走去,眼瞧著東家家主一直沉著臉色,到了兩人到了跟前也未開口。

    “這個……”

    “嘿嘿……”

    “東伯伯好啊!”

    不離干笑著幾聲,發現東家家主根本就沒有想要理會自己的意思,便是那些求情的話也都順勢也壓了回去,縮了縮脖子:“能不能輕點打?”

    “哼!”

    東家家主倏地冷聲哼了一聲,嚇得不離和東立渾身一激靈。

    而東家家主身后,四個東家弟子更是齊齊的上前,將不離和東立給禁錮住了。

    只聽得東家家主低沉威嚴的聲音響起:“大小姐,您是門主的人,老夫不便對您的行為說什么,只是會將您抓起來送回到門主的面前,至于東立……”

    “家法處置!”

    “爹!”

    東立的眼睛瞬間睜大。

    聽到家法處置這四個字的時候,更是恐懼。

    天機門從開宗立派之后開始,便規矩嚴明,四大家族的家法更是下手果斷狠辣,非生死大事,剩下的是不會輕易動用家法的,可是現在……東家家主竟然要對東立動家法了!

    動了家法之后,東立便是不死也要成為殘廢了!

    “東伯伯,您息怒啊!”

    “這件事情不怪東立的,都是我想要貪玩,這才拉著東立一起出來的,您若是心中有氣,便懲罰我好了!”

    “我和東立一起受罰!”

    不離掙脫開了上前束縛著自己的東家弟子,到了東家家主的面前懇求:“東立真的沒做錯什么,他是你的親生兒子啊!”

    “動了家法之后會把他打廢了的!”

    不離不求請還好,東家家主尚且還能忍住心中的怒吼,可是不離這么一開口求情,東家家主心中的怒氣便越發的強烈了。

    “他也知道他還是我的親生兒子!”

    “竟然連自己的父親的話都不聽,并且還違逆了東家的家規命令,這樣的兒子老夫要來有什么用!”

    東家家主聲音憤怒:“打廢了?”

    “合該直接打死的!”

    “爹……”東立一臉的絕望。

    東家家主的眼神卻沒有直接看著東立:“別叫我爹。”

    “以后我東游沒有你這個不孝順的兒子!”

    “你們還愣著做什么,還不趕緊將人帶走!”

    東家家主一聲冷哼,那些先前停住了動作的東家弟子們紛紛再度上前,東立的臉上濃濃的悲傷,幾乎是沒有任何的反抗便任由那些弟子給抓走了,可是不離卻沒有東立那般逆來順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