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第971章  提前出發

    第二日,南音前來請安之后,面容明顯憔悴,顯然是經過王嬤嬤和陳嬤嬤兩人的調教之后,受了不少的苦。

    林繪錦抿著唇,喝著南音敬的茶水,眼神不著痕跡的在南音的身上打量著,昨日略有些燙的茶水讓南音那雙蔥白似兒的玉指微微留下些紅腫的痕跡,可是看著南音走路的動作和姿勢卻是規矩了很多。

    聽聞宮中教習的嬤嬤在訓練秀女守規矩的時候,都會在秀女的頭頂雙肩上各放置一個空碗,什么時候走路能不摔了碗,什么時候才算是真的合格。

    光是想想南音受虐的那些場面,林繪錦便覺得過癮。

    反觀著林繪錦,這還是林繪錦頭一次覺得自己穿越而來的丞相府的大小姐這個身份有所用處。

    從前的林繪錦雖然在做事情和感情上面的選擇不是那么的眼光好,卻也是有著真才實學的,這些規矩不用林繪錦現學本身就會,并且……還有著其他的意外驚喜在等著南音。

    林繪錦將茶水淺嘗了一小口之后,便又重新放回到了南音的面前。

    “平身吧南貴妃。”

    “南貴妃學習規矩怕是要委屈了南貴妃了,這段時間南貴妃便先不用來朝云宮給本宮請安了,便留在你的寢殿里面專心學規矩吧!”林繪錦眼瞼微抬,不動聲色的緩緩開口。

    她和云辭馬上就要提前出發去祈天國了,其中還想要抽出時間去離境島見云辭的姐姐云舒和他的姐夫遲谷主一面,這是一件機密的事情,萬萬不能再讓太多的人知道了免得橫生枝節,而南音就好像是天機門埋藏在云辭身邊的眼線一般,時刻盯著云辭的動向,二人想要離開的事情,必須要先瞞著南音。

    林繪錦思來想去,讓兩個嬤嬤直接住在芳華殿,而南音沒有學好規矩之前便先不讓她離開芳華殿,正好能堵住她的嘴之余,還能讓她好好的感受一下宮中規矩的可怕之處,一箭雙雕。

    蠻好的。

    果然,就在林繪錦話音落下之時,南音孱弱的身子好像越發的消瘦了,宛若隨風飄蕩的小白蓮,風一吹便能隨風逝去了:“不,皇后娘娘客氣了!”

    “皇后娘娘……學規矩固然重要,可是若不能來給皇后娘娘請安,那反倒是成了臣妾的不對了!”

    兩位嬤嬤管教的實在是太嚴格了,只是一天過去,南音卻覺得度日如年,好不容易出來給林繪錦請安的功夫是可以休息休息,喘口氣的,如今林繪錦竟然說不用了?!?

    那豈不是說明她要整日都待在自己的寢殿,去看著王嬤嬤和陳嬤嬤那兩張老臉了。

    南音整個身體都寫滿了抗拒!

    之前她的確是不想來見林繪錦,不想在林繪錦的面前低頭,可是在經過兩個嬤嬤的摧殘之后,南音突然想來給林繪錦請安了,若是可以,她真的想要一只都待在林繪錦的寢殿中!

    那兩個嬤嬤的手段實在是太過嚴厲變態。

    南音自以為她的行走坐臥便已經很是得大家閨秀的風范了,可是看在兩個嬤嬤的眼中卻依舊是不合格的。

    她們不只是在自己的肩上和頭上擺放了茶碗,并且還在茶碗中添了水,才一晚上的功夫,南音已經摔壞了整整三十八只碗了,就連那茶水也是灑了自己的一身,當真是要崩潰了。

    “不!”

    可林繪錦卻態度堅決:“本身本宮也不是這種在乎俗禮的人,之所以下旨讓妹妹好好的學著規矩,也并非是想要妹妹對自己恭敬,只不過是希望他日妹妹在侍奉皇上的時候不至于慌手慌腳,不知所措。”

    “本就是不必日日請安的事情。”

    “況且,難道妹妹不希望專心一點好早日學好規矩嗎?”

    林繪錦瞇了瞇眼睛,舉手投足之間滿是笑意:“還是說,妹妹喜歡這種學規矩的日子,才會想著要借故拖延?!”

    喜歡這種學規矩的日子?!?

    怎么可能!

    南音才不是想要借故拖延時間,她只是想要逃避王嬤嬤和陳嬤嬤這兩個人的魔爪,但是現在看來……

    好像林繪錦的話也是有所道理的,反正規矩就擺在那里,自己早學晚學都要學,逃是逃不過的,不學也是不可能的,林繪錦不會同意,左右都是受苦,還不如早些咬牙堅持下來,也好能早日解脫。

    “好!”

    “那臣妾就多謝皇后娘娘的美意了!”

    南音恨恨的咬著牙,躬身聲稱告退。

    林繪錦卻是看著南音離開的身影滿意的笑著:“藍兒,去幫本宮收拾好行禮,不用帶的太多,日常的就可以了!”

    “是!”

    藍兒恭敬的點頭,林繪錦發現云辭指給她的的人各個都聰明機靈,辦事能力極強還從來都不多嘴說話,不過卻始終都沒有不言的蹤跡,或許吧,或許今生不言還在某一處做著什么差事,其實看不見她的影子倒也還好。

    不言的性格實在是不適合在宮中爾虞我詐,她更適合在宮外自由自在的生活,無拘無束。

    夜很快的便沉了下來。

    云辭也終于面色疲憊的下朝回到了朝云宮。

    明晃晃的燭光將兩個人的身影拖長,交織在了一起,林繪錦抿唇,笑盈盈的看著云辭:“朝中的事務都安排好了?”

    新皇登基,本就事務繁多,再加上朝旭國又是個這樣的特殊情況,云辭要忙碌的事情肯定更多,突然這樣抽身離開,怕是光是安排,都需要費一番心思的。

    云辭緩緩點了點頭:“嗯,都安排好了。”

    “暫時朝中大事由宴丞相和宋尚書打理,倒也還好!”

    要是之前,為了云辭的身體安全,是萬萬離不開宴丞相的,可是如今云辭的身邊有了林繪錦,倒是讓宴丞相空閑下來,有了宴丞相幫忙打理朝中的事務,倒也還算是輕松了。

    “明日我們兩個便動身先一步去離境島,到時候月會貼身保護著我們,千則是留在朝中,假裝我們還未走的狀態,吸引眾人的注意,我們分成兩隊一前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