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第970章  留下來吧

    不離好像是不經意的玩笑才說出這樣的話,可是在話音落下之時,林繪錦卻是喂喂你放慢了手中的動作,時刻注意著容楓的表情和反應,更不離更是逃一般的垂眸,不敢去直視著容楓的眼神,可是那繃緊的身子也無不是在告訴著林繪錦她的緊張。

    兩人皆是心中有所期待,可不想容楓卻好像不怎么在意一般:“這么點小傷用得著那么大驚小怪嗎?”

    “我自己也能處理的!”

    說罷,容楓竟然真的撇開不離,自己去拿那紗布想要給自己包扎。

    不離的動作微微僵硬,垂眸之間眸底已經有著淚意閃過。

    還是林繪錦迅速的上前解圍,將容楓的手打落:“你看看你,不離也是為了你著想,你卻不識好人心,你這么厲害有本事別受傷啊!”

    “受傷了還不準別人關心你你說幾句啊!”

    林繪錦懲罰性的打在了容楓的傷口上,疼的融梗直直的抽著涼氣:“姐……姐……疼!”

    “我錯了!”

    “我知道錯了!”

    “你們今天好奇怪啊,竟然好像商量好了一樣的合著伙的來欺負我!”容楓一邊吃痛的捂著傷口,一邊眉心緊蹙,狐疑的看著林繪錦和不離:“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

    “怎么會?”

    “有什么事情能瞞著你。”

    林繪錦一口否認,不過馬上便想起了什么一般:“對了,還真的是有件事情要和你說。”

    “祈天國的皇上病重,邪王殿下已經提前回去了,怕是不日就會登基,皇上和我的意思也是要親自去見證邪王殿下登基,估摸著這幾日便會啟程了,你頭還受著傷,不便四處顛簸,到時候可能要將你留在宮中了!”

    林繪錦將目光放在了不離的身上,伸出手緩緩的拉住了不離的手腕:“不離,到時候小楓就擺脫你來照顧吧。”

    “畢竟他雖然不喜歡多說話,可是性格卻很是執拗,又很是粗心大意,要是我們都走了,沒人看著他,怕是他又對自己的身體不上心,到時候導致傷口惡化病情嚴重了!”

    不離略微遲疑。

    她馬上就要走了,容楓對她無情,再留下來也是徒惹傷悲,還不如趁早離開,免得將來越陷越深無法自拔之后,想要離開也是不行了。

    還未等不離點頭,容楓便淡笑著的拒絕:“姐姐,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把我當成小孩子了!”

    “我能照顧得好自己!”

    容楓只覺得今天的林繪錦處處透著奇怪,往日他也不是沒有受過傷,雖然每次受傷的時候林繪錦都難免會嘮叨一番,可是今日的林繪錦卻的確是有些反常的。

    “我不放心。”

    “小楓,你自己受傷在額頭上,要是旁人來照顧你,粗手粗腳的萬一傷到了你,反倒是適得其反了,只有不離跟了我們那么久,她也算是有些經驗了。”

    “再者說!”

    林繪錦突然聲音一頓,冷著臉的看著容楓:“再者說我們不離那是連皇上的面子都不給的人,這次可是我求著她代替我好好的照顧你,怎么你還覺得人家配不上嗎?”

    “不離咱們走,反正小子也是不識好人心,我們干脆就不管他,讓他自生自滅好了!”林繪錦佯裝成生氣的模樣,拉著不離的手便準備離開寢殿。

    人都是有尊嚴的,見到容楓拒絕,不離的心中也應當是難受的,林繪錦雖然想要撮合不離和容楓在一起,可卻也不是建立在踩踏不離的自尊心上面的,見容楓如此反應遲緩,林繪錦也是有些生氣了。

    “不是!”

    容楓微愣,見就要離開的不離和林繪錦突然心頭一緊,忙不迭的解釋著:“不,姐姐,不離,我沒有那個意思。”

    “只是我一向是獨來獨往的習慣了,即便是受傷也都是一些小傷,自己可以解決的,你突然說要個人來照顧我我有些不適應的,我怎么敢嫌棄這個小祖宗!”

    容楓哭喪著臉,突然有些委屈的看著林繪錦:“而且姐姐,你把不離留下來,當真是為了要照顧我的嗎?”

    不離那般活脫的性格……

    還不是把容楓給折騰死?

    “撲哧——”見容楓如此回答,不離郁悶的心情頓時一掃而空,狠狠的咬著牙,示威著的一般的眼神看著容楓:“不然呢,不然你以為我會怎么樣?”

    “你是不是害怕我了?”

    “這可是姐姐的意思,不然你以為憑你?我會來照顧你嗎?”

    “你有什么好?”

    不離又恢復了那般傲嬌的模樣:“想得美!”

    容楓無奈的笑了笑。

    林繪錦卻是目光真摯的看著不離:“好了好了,那就這么決定了,不離,你就留下來吧,這段時間幫我好好的照顧小楓,有什么事情等著我們回來之后再說?”

    “好不好?”

    “就當姐姐求你的!”

    正好這段時間林繪錦和云辭是要去一趟朝旭國的,也算是給了不離和容楓兩個人獨處的時間,人在情緒激動的時候總是會做出一些沖動的決定和事情,這種情況的時候便需要時間來冷靜冷靜了。

    正好林繪錦離開的這段時間便是不離鄭重考慮過前因后果的時間。

    若是等著林繪錦回來的時候,不離依舊還是想要走,就說明不離要離開的決定并非沖動,而是兩個人真的可能是不合適,到那個時候,便是林繪錦也不會多說什么了!

    “好吧!”

    看著林繪錦如此真誠的語氣,還有自己心中對容楓的那份牽掛,不離終究是在林繪錦期盼的眼神注視下緩緩的點了點頭,林繪錦喜笑顏開的拉著不離的手:“不離,謝謝你。”

    “希望這段時間能讓小楓身上的傷勢盡早的好轉,也拜托你要辛苦一陣子了!”

    “若是小楓有什么特殊的情況,你大可以直接派人傳信給我和云辭,他要是敢欺負你,我一定會好好的收拾他的!”

    不離眨著眼睛,笑得開心。

    可容楓卻很是委屈:“姐姐,我哪敢!”

    不離那個性格,不主動欺負別人就好了,何況是容楓這種不善言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