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第969章 少一些遺憾

    林繪錦腳步匆匆,卻是在即將到了宮門前倏地停住腳步折返。

    不離剛離開自己的寢殿沒多一會兒,而她卻是加快了腳步一路追出來了許久,始終都沒能見到不離的身影,要離開的人心中有牽掛不應該是走的如此決絕,即便當真是存了要離開的心思,也應當是三步一回首猶豫不舍的。

    如今,林繪錦的心中頓時升起一個念頭,不離可能沒離開皇宮,而是……

    而是在朝云殿的偏殿!

    小楓受了傷,林繪錦便將小楓安排在了朝云殿偏殿中居住,方便自己能隨時照顧他的傷勢。

    原本男女是應當設防的,即便容楓是林丞相的義子,可畢竟也是成年男子,但奈何他是為了林繪錦受傷的,又的的確確是傷在頭部,無人時刻照拂著怕是要生了禍患,云辭也便同意了。

    林繪錦腳步匆匆,果然正好見到佇立在朝云殿剛打算移動腳步轉身離去的不離。

    不離身穿一身絳紅色繡菱花長裙,清秀的娃娃臉上不同于尋常時候的嬉笑,而是神情落寞的隔著鏤空雕花窗桕注視著窗戶里面的人,肩上背著包袱行囊,林繪錦心頭一驚,幸好來的及時,不然怕是這會兒不離才是真的要離開了!

    林繪錦將心中的擔憂壓下,瑩潤的紅唇微微揚起一抹笑容,淺笑著的將不離攔了下來,攔著她的胳膊:“都已經過來了,何不進去看看里面的人?”

    都已經到了門外了,還躲在房門外面不進去?

    不離見到林繪錦出現的時候目光驚訝,剛剛她想的太專注,以至于沒有注意到身后來人也未曾發覺,不離起初還沉浸在悲傷之中,然而在見到林繪錦之后,卻突然臉色漲紅,很是窘迫的看著她。

    那種心情,就好像是犯了錯事本以為無人知曉,殊不知一切都已經被大人所看在眼中。

    “皇后娘娘……”

    不離眼神躲閃。

    可林繪錦挽著不離的手臂卻是暗自用力,不由分說的禁錮住了不離:“叫姐姐。”

    在她的心里,早就將不離當成了自己的妹妹。

    或者……

    林繪錦更希望不離能成為自己的弟媳,真正意義上的叫自己一聲姐姐。

    不離身上的包袱被林繪錦拿了下去,交給宮人們收著,而林繪錦也沒多說什么,沒多問什么,直接拉著不離便朝著寢殿內走去。

    起初不離尚且還掙扎幾下,但寢殿內的那個人,的確是自己所思念著的人,她自己不好意思直接進去同容楓告別,有著林繪錦幫忙,到也算是一個很好的借口和掩護。

    “姐姐。”

    不離不再抗拒掙扎,垂眸之間已經做了妥協。

    林繪錦松了一口氣,唇角微微上揚起了一抹弧度,還好,還好她來的不算晚。

    有些人,有些事兒,錯過了可能真的就是一輩子了。

    人活在世上,不應該留下太多的遺憾,到了幡然醒悟的時候卻連后悔都來不及了。

    “姐姐。”

    寢殿內,容楓正依靠在紅漆木雕花羅漢床上,見到林繪錦和不離兩人攜手一起走進門微微有些驚訝:“不離,你們怎么一起來了!”

    今日乃是林繪錦和云辭大婚后的第一天,林繪錦這個皇后娘娘應當有很多事情要去忙碌著的,居然還能抽出時間來看望自己,垂眸之間容楓那雙邪魅的桃花眼中已經是目光數次變幻。

    林繪錦莞爾的看著容楓:“剛用過早膳,便想著來看看你身上的傷勢,正巧在寢殿外面看見不離過來,也便拉著她一起了!”

    “用過早膳了嗎?”

    林繪錦上前,幫忙容楓整理了一下身后倚靠著的攢金絲藍天祥云軟枕,目光溫柔的看著容楓。

    容楓臉上同樣是帶著溫潤的笑意,一雙眸子神情專注的仿佛能滴出水來:“用過了。”

    “姐姐,你身上事務繁多,可以不用花在我身上這么多時間的。”

    容楓雖然是這樣說,可是卻不難看出眸底因為林繪錦的到來而表現出來的歡心。

    林繪錦笑著檢查著容楓身上的傷勢,有心給不離和容楓留出獨處的時間:“的確是有許多的事情需要交接打理的。”

    容楓眼神漸漸暗淡,但很快的,林繪錦便抿唇憋笑著的看著容楓:“但是你的事情卻是頭等要緊的!”

    容楓暗淡的目光重新明亮,林繪錦卻暗中推了推不離的胳膊:“小楓身上其他的傷勢應當是好了的,你去幫忙看一下,我在這里要重新調制最后一幅藥了!”

    不離腳步未動,容楓卻是已經習慣性的伸出手到了不離的面前。

    林繪錦啞然又無奈的看著這兩個人,還真的是如同她心里面所擔憂的那樣,這兩個人的心里面應當是有著彼此的存在的,只是因為年少又不懂得表達自己的感情,才會成了現在這樣的情況。

    不過這樣也好,兩個人茫然不知彼此的心里面有著彼此,總要好過其中某一個人單相思。

    這種時候,林繪錦肩上的責任也便重了一些。

    不離和容楓能不能在一起,還需要靠林繪錦在一旁多多幫忙。

    “還不快點!?”

    林繪錦看著不離眨了眨眼睛,不離臉上浮上幾抹不自在的緋紅,卻是老實的上前,細心的幫忙容楓拆換紗布清洗傷口。

    有了林繪錦的鼓勵,不離好像也鼓起了勇氣一般的看著容楓:“大少爺。”

    “你說你都是這么大的人了,竟然還不會這么照顧自己這傷口已經和你說了很多次了,不能隨便沾水,有什么事情你便先讓其他的宮人們幫你!”

    “看看這兒,其他地方的傷勢都已經好了,就只剩下了這一處了!”

    容楓不經意的蹙眉,看著不離所指著的方向:“是嗎?”

    “怎么我沒有注意到呢?”

    “當然是了,你看看!”

    “你要是注意到了還說什么!”不離扁著嘴,清秀的臉上神情滿是嫌棄:“你啊你,還總是嫌棄我嘮叨和你吵,可是不和你吵的時候你自己也不在意,真不知道要是沒有我在,你可怎么辦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