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第867章 千月

    千和月乃是雙生子,身份一向很是隱秘,在外人的眼中,他們公用著千月的這個名字,日夜看守在南宮冽的身邊,保護著南宮冽的安全,實際上千月卻是兩個人,白天在南宮冽的身邊的人是他的兄長千,晚上在南宮冽身邊的人便是是他的弟弟月!

    其實這樣才算是解釋的合理,否則一個正常的人,哪怕是體力再好,武功再高,也不可能日夜不閉眼,始終保護著南宮冽,倒是兩個人輪換著來才解釋的通!

    知曉千和月身份的人,只有熟悉的這幾個人。

    一般在特殊情況下,千和月兩個人便是分開來,一人保護一個,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這兩個人便會很有默契的不同時出現,免得被人懷疑。

    如今月竟然千里迢迢的從宮中趕到城外,千也只能想到的是……宮里面出了緊急的情況了,可是南宮冽遇到了解決不了的難題?

    面對千的擔憂,月面色凝重之下卻是先行開解千,并且用著最簡單的話來闡述他們當前出的狀況:“不,不是王爺出事。”

    “云溪太子和弦音公主雖然突然進宮興師問罪,但是王爺尚且還算是應付的過來,之所以我會來,是王爺派遣我過來的!”

    “也不知道云溪太子從哪里聽來的消息,說你和主子的人馬出宮之后便被晉王給盯上了,并且晉王還帶了一大堆人馬跟蹤在你們的身后!”月劍眉緊皺,目光幽幽:“并且,我剛剛來的時候,的的確確是在山谷外面看到了晉王和他的手下,不過已經被我引開了!”

    “否則主子和大小姐就這么出去,怕是會引起不小的轟動!也一定會被晉王拿出來說事兒的!”

    林繪錦本身對于南宮軒來說就是一個特殊的存在,一個求而不得的女人!

    千又是南宮冽身邊最信任的侍衛……

    還有云辭……光是云辭身上的那種氣質,便是南宮軒無法忽視的,這樣有爭議的幾個人,若是相互扶持的從山谷里面攜手并進的出來,怕是南宮軒還不將祈天國的天給捅破了!

    月的心里面不由得慶幸,幸好王爺派他過來幫忙了!

    否則誰也沒有辦法在突發情況下應對的完美!

    千聽了月的匯報之后,卻是有些疑惑:“你是說……晉王殿下的人注意到我們了?!”

    “并且還一路跟了過來?”

    月遲疑的點著頭:“對啊!”

    難道這一路上千和主子誰都沒有察覺嗎?

    這兩人的武功可都是在月之上的,就連月都能感受到了蛛絲馬跡,這兩人怎么會完全不知情!

    事實上,這些人還真的就……沒有察覺到!

    可能是關心則亂吧!

    云辭的心一直都記掛在山谷里面的林繪錦的身上,從宮里面出來便一直用著最快的速度向著這處山谷方向奔來,而這個時候南宮軒悄然的跟上,云辭自然是沒有注意到的!

    也沒有時間和精力去注意。

    畢竟……時間不等人!

    早一點到山谷里面,林繪錦生還的可能性也就大一點!

    千神色無法的看著月,只覺得從他的話里面的信息量太大,一時之間不能直接消化掉,還需要好好的斟酌才行!

    南宮軒是怎么知道主子和自己出宮的?

    還有云溪太子又是如何知曉南宮軒跟蹤自己的?

    千瞥了一眼已經走了一段距離的云辭,囑咐道:“你先回去,告訴王爺這里已經平安無事,主子救了大小姐,幾人都平安,馬上便動身回京城,不管發生了什么事情,都等著我們主子回去之后再行商議!”

    “好!”

    月重重的點著頭,也不知道那被調虎離山的南宮軒會不會突然回來,此地的確不能久留,更不是說話的地方。

    “小心一點,別被人發現了!”千不放心的再度叮囑。

    月卻是笑嘻嘻的看著千:“行了,知道了,我辦事你還不放心嗎!”

    “你們也小心一些!”

    月告別了千便動身原路返回后宮,先云辭一步前去和南宮冽匯報消息,而在月走后,千也加快了腳步追上了云辭和林繪錦,低聲在云辭身邊將方才月說的那些話一字不差的轉告給了云辭。

    “當真?”

    聞言,云辭的眉心緊緊擰成一團,古城深山的眸子中目光也是深邃的憂郁。

    千點了點頭:“是。”

    “先離開這地方,回京城再說吧!”

    云辭看著走在前方的林繪錦,思忖片刻說道:“現在情況不宜回丞相府,便轉路去她的藥鋪!”

    林繪錦和容楓不離三個人的樣子有些狼狽,便是連云辭和他的一干侍衛也同樣身上多多少少掛了彩需要治療,這么一大堆人若是突然闖進丞相府,一定會讓林丞相替林繪錦擔心的,況且……

    云辭更為憂心的事情是,林丞相在朝中的地位無人撼動,是不是此時此刻的丞相府的一舉一動也都被人監視了……

    畢竟……

    連南宮軒跟蹤在了自己的身后這樣私密的事情,竟然也能被云溪太子知曉!

    顯然那個云溪太子就是來者不善!

    “是!”

    千恭敬的躬身:“那屬下先去準備!”

    “王爺您和大小姐萬事小心!”

    云辭深邃的眸光沉了沉,隨后便跟上了林繪錦的腳步,可卻一言不發,只是沉默的站在林繪錦的身旁。

    林繪錦垂眸,心中卻是在盤算著,究竟該如何和云辭解釋火藥的事情,還有……如何讓云辭接受火藥!

    山谷外面。

    南宮軒臉色陰沉的離開。

    等了一晚上!

    哪有什么南宮冽秘密培養的私人軍隊和士兵?

    就連千的影子也沒抓到個邊!

    南宮軒雙眸目光好像能噴出火來一般,怒氣沖沖的盯著夜寒,身體顫抖著的指著那山谷里面的一片狼藉,被暴風雨肆虐過的山谷:“這就是你跟本王所說的扳倒南宮冽的好機會?!”

    “來來來,你跟本王講講,怎么個扳倒法?”

    “王爺……我……”面對南宮軒的質問,夜寒羞愧的低著頭,更是無從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