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不但是半點緊張的心情都沒有,甚至還很樂見其成?

    當真是一點都不在乎嗎?還是說,林繪錦始終是那個不愛南宮冽的林繪錦,無關他到底是不是有所作為,還是平凡一生?

    這怎么和傳聞中的相府大小姐不一樣呢?

    不離很是著急。

    還真的是應了那句話,皇上不急太監急,這里是林繪錦不急,不離急。

    林繪錦卻順著不離的話點頭,好像聽不懂他的言外之意一般:“對啊,左右都是到山谷游玩,幫誰采花不都是一樣嗎?”

    不離:“……”

    “可是大小姐,這不正是一次培養感情的好機會嗎?您這樣……那王爺……”

    不離依舊不死心,他以為林繪錦是不懂感情。

    不想林繪錦卻神秘了眨了眨眼睛,恰逢微風吹過山谷,空中彌漫著淡淡的花香,清新并不刺鼻,長裙裙擺隨風飄揚,林繪錦身上只有一種恬靜舒心的氣質:“這樣也的確是在培養著感情,不離,有些事情是不能強求的,還不如聽從心意順其自然,知道了嗎?”

    不離似懂非懂:“奴才……奴才好像懂了大小姐的意思了。”

    “那大小姐,您現在是在做什么呢?”懂了林繪錦對南宮軒的感情是懂了,但是更疑惑于林繪錦的舉動,林繪錦身后便是一片顏色艷麗的花海,可林繪錦不但沒有半分的欣賞心情,反而是對著花海旁邊那些綠草起了興致,一路順勢走了過來,手中已經采了不少顆。

    草有什么好看的?就算是零星有一些花朵在上面也是看起來干巴巴的,不如南宮冽給林婉月采的那些,鮮艷又好看!

    若不是看著林繪錦身上恬靜淡雅的氣質,不離是真的要以為林繪錦被起的糊涂了呢!

    林繪錦揚了揚手中拔出來的草藥,她想的一點都沒錯,這處山谷的氣候宜人,天時地利不只是養了一片花海出來,還有很多珍惜的藥材,向她手中拿著的便是金釵石斛,抗衰老,活血化瘀等等效果,便是在神農本草經中也是被列為上品的。

    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

    “這些,可是比這一片花海有用多了,你可知道它有什么作用?”

    不離茫然的搖搖頭,但清秀的臉上卻滿是好奇的,屁顛屁顛的跟在了林繪錦的身后,也是一番仔細好學的模樣:“不知道。”

    “那大小姐,這有什么作用啊?”

    林繪錦小心翼翼的折取了一些,卻不敢傷及根本,這樣也方便下次取藥和他人救命,隨后笑盈盈的開口:“益胃生津,養陰清熱,是一味良藥。”

    不離瞳孔微張:“大小姐,您……您……懂這個?”

    能在這么多花花草草中認出來了藥材,并且還能準確的說出這藥材的用途,很明顯林繪錦是懂藥的,懂得應該也不少。

    相府千金是什么時候學會的醫理?

    怎么來之前沒聽說啊?看著南宮冽的樣子好像也是被蒙在鼓里面呢!

    林繪錦纖細修長的手指伸在了唇邊,做了個噓聲的表情:“略懂一些,不過,這也算是咱們之間的秘密了,你別告訴其他人!”

    林繪錦并不打算隱瞞不離,不離的性格她很了解,傲嬌嘴毒,心卻是好的,夢中的前世在所有人都仇視林繪錦的時候,是不離一直在云辭假扮的南宮冽面前說自己的好話,數次幫自己解圍。

    果然,聽聞林繪錦如此說之后,不離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得凝重起來:“大小姐信任,您放心,不離已經不會胡亂傳出去的。”

    林繪錦莞爾一笑,剎那間這一片花海失了顏色。

    “那奴才幫著您一起?”

    不離挽起袖子,主動到林繪錦的身邊:“大小姐您別劃傷了手,您想要采摘什么,便告訴奴才,奴才代勞。”

    “好。”

    林繪錦笑著點頭,兩邊各執其職,互不干涉,倒也莫名的和諧。

    南宮冽看著采了一大捧鮮花的林婉月總算是滿意了,這才示意她稍稍等一會兒,他自己卻是到了一旁休息整理藥草的林繪錦的面前:“繪錦,你在忙活什么呢?”

    “要不要去放紙鳶?”

    說話間,不離已經看懂了南宮冽的眼神,前去馬車上取了紙鳶過來到了兩人的面前,南宮冽語氣懷念:“還記得這個嗎,曾經你很喜歡紙鳶,我花了一晚上的功夫做給你,可惜那紙鳶卻不知道去哪了,如今我又重新做了個,你……”

    “你會喜歡嗎?”

    栩栩如生的紙鳶送到了林繪錦的面前,上面的顏色鮮艷,并且骨架牢固,看得出來南宮冽是用了心思的,兩個紙鳶雖然不是同一時間做出來的,但是記憶重疊之后,也能看出來這兩個紙鳶并沒有什么不同,相反,是一樣用心費力的。

    林繪錦有些意味深長的笑了笑,將紙鳶從南宮冽的手中接過:“王爺做的很好看。”

    “繪錦很喜歡,但繪錦也有一份禮物想要送給王爺。”

    “哦?”

    聽聞林繪錦也有禮物送給自己,南宮冽好奇的挑著眉,顯然是很驚訝高興的,這還是林繪錦第一次主動送禮物給自己,難免有些雀躍。

    林繪錦唇角微微抿起一抹弧度,瀲滟的眸子目光看向林婉月:“婉月,去將咱們準備好的東西拿出來給王爺看看。”

    “稍等姐姐。”

    坐在地上休息的林婉月聽了林繪錦的話之后,提起裙擺小跑著的回到了馬車上,站在原地的林繪錦卻是笑盈盈的開口:“王爺,說來也是巧了,我們在出府的時候,也是事先做好了準備了,打算同您一起放紙鳶。”

    南宮冽眼眸的期待越來越深,語氣激動竟好似三年前那個羞澀的少年一般:“是嗎,繪錦你也準備了紙鳶?”

    “對,也算是個驚喜吧,希望王爺您能喜歡。”林繪錦幾不可聞的輕嘆,南宮冽卻只顧著高興,沒有瞧見林繪錦目光變化。

    那邊林婉月已經取了紙鳶,款款蓮步到了兩人的面前。

    南宮冽臉上的笑意一點點褪去,眉心緊鎖的看著林婉月手中的紙鳶。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