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第475章 不言的情商堪憂

    “那人家千大哥不也挺好的嗎?”林繪錦雙手交疊放在桌子上,枕著下巴壞笑的問道。

    “千大哥人也很好,就是不好相與。總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樣子,每次奴婢看了都害怕。”不言誠實的說著。

    “不言,我跟你說啊。你若是對小楓有意,光送酸梅汁是沒用的……”

    “娘娘,你說什么呢?奴婢哪有對小楓哥哥有那個心思,再說奴婢也知道奴婢的身份,根本配不上小楓哥哥,而小楓哥哥也根本不可能喜歡上奴婢。”不言一聽臉更紅了,她說的也都是事實,她很清楚自己長什么樣,是什么身份,根本和小楓哥哥沒有那種可能。

    只是小楓哥哥好相與,對她好,那她自然也會對小楓哥哥好了。

    “沒有什么配不配的,也跟臉無關。只要你們三觀相合就行,性情互補,真心的喜歡對方就行!若是小楓也喜歡你,我也很開心啊!”這么多天的相處,不言的性格是真的和她意。

    又乖巧,又貼心,心思也很簡單、單純。

    若是能夠和小楓在一起,倒也不錯。就怕這小丫頭降不住小楓。

    “奴婢真的沒有那樣想!”每個女孩都會有憧憬,她自然也憧憬,但是那也只是憧憬一下,根本就不可能實現的。

    有些美好的東西,看看就夠了,沒有必要一定要得到他!

    “吶,按照這個去做。送酸梅汁頂多讓人家覺得你是個好姑娘,但是送這個呢,可是會讓人將你記在心上的!”林繪錦將畫好的圖紙推到不言跟前,笑著說道:“反正我既然打算當個紅娘了,能湊成一對是一對吧。但是你記住一點兒,若是小楓對你沒有心,你也就趕緊把心收回來。女人,要讓男人圍著自己轉,而不是自己圍著男人轉!”

    林繪錦既然都這么說了,不言的心里自然也隱隱的帶著些期待。

    拿起林繪錦勾畫的圖紙仔細看著。

    盡管她不識字,但是圖案卻還是能看明白的。

    驕陽烈火,鋪設在地上的宮磚都被烘烤的熾熱、滾燙,似乎往上打上一顆雞蛋都能被煎熟。

    紅墻外,一隊巡邏的侍衛早已汗濕了后背,豆大的汗水從額頭滾落下來,然而他們依然面色嚴肅,身板挺直的巡邏著。

    不言站在葫蘆門旁等候,當看到一身紅黑勁裝的容楓走過來時,便立刻就藏在懷中的東西遞給了容楓。

    容楓停下腳步:“這是什么?”

    “這個是豬脬,里面放了冰塊,你放在身上就不會覺得熱了。”不言滿心歡喜的說著,同時臉上帶著一抹小小的羞澀。

    “豬脬?”容楓看著不言遞上來包裹著一塊兒黑布的東西,用手摸了摸,頓覺一片涼意,不由有些貪戀。

    “嗯。”不言點了點頭:“我都仔細縫好了的,到了冬天里面裝上熱水也很暖和的。”

    “這是你做的?”容楓的語氣中帶著一絲小小的失落啊。

    “是啊,不過是皇后娘娘……讓奴婢的。”不言想了想,覺得這樣說好像沒什么不對。反正這個東西是她熬了兩個晚上做的就對了。

    容楓立刻就將豬脬拿了過去,放在額頭上冰了冰,唇角泛著細膩暖陽的笑容:“替我謝過皇后娘娘,告訴皇后娘娘,等我巡完邏,我去看她。”

    一個月能去未央宮三次,這個月已經到月底了,他自然抓緊時間把這三次機會用完了。

    不言走遠之后,容楓剛轉過身,就見千站在自己面前:“侍衛是不允許收宮女東西的。”

    “這是皇后娘娘給我的。”容楓卻是將手里的豬脬握緊了,隨后塞在了懷中,貼在汗濕的衣服上,頓覺冰爽、舒暢。

    之后就從千身旁走過,追上前面的隊伍繼續巡邏去了。

    “收下了?”不言一進門,林繪錦就看到不言臉上的笑容。

    “嗯。”

    “那小楓有沒有跟你說什么?”之前在芙蓉鎮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送給容楓禮物,但是容楓一個都沒收,但是這次卻收下了不言做的豬脬,這說明兩人有戲。

    “小楓哥哥說等他當完值就過來看娘娘。”

    這怎么有點兒不對啊!

    “不是,你送給他東西時,你怎么跟他說的?跟他說這是你為他做的嗎?”

    “說了啊,小楓哥哥問我怎么會做這個,奴婢說是皇后娘娘讓奴婢做的。”不言還一臉開心的樣子。

    這丫頭是缺心眼吧?

    “你腦袋是被門擠過吧?你自己熬了兩個晚上做豬脬,結果一句話把功勞全算我頭上了。”林繪錦簡直要被不言給氣死了,她智商一般般也就算了,情商是真的低啊。

    “奴婢……”不言似乎也覺得自己剛才說的話好像有些不對了。

    不過確實是皇后娘娘出主意讓她送這個給小楓哥哥的。

    林繪錦真的要瘋了,這多好的一個機會啊!就讓不言這張笨嘴給攪和了。

    “不言,我是真的很想把你們湊一塊兒的,可是你這個樣子,讓我怎么湊。特意給你制造機會,你結果說是我讓你做的!哦買噶!”林繪錦用手戳著不言的腦殼。

    幸好,幸好,她沒有自己直接做好,讓不言送給容楓!

    不然就她這張笨嘴,云辭知道了,怕不是要把她扒層皮出來。

    “娘娘,千月侍衛來了。”姚嬤嬤恭謹的走進來,對著林繪錦道。

    “你呀,你還是等著別人來追你吧!”林繪錦說完便氣呼呼的搖著扇子走了出去。

    殿外,千身姿筆直的站在一旁,周身散發著一股冷峻的寒氣,仿佛他就是一個天然的空調一般,走到哪兒都給人一種寒意。

    “皇后娘娘,皇上命我帶幾個武功不錯,伸手敏捷的女侍衛給皇后娘娘挑選。”說完便轉身讓站在殿外的三個女侍衛走了進來。

    皆是一身的勁裝,頭發高高束起,個個臉色嚴峻,英姿颯爽,與這充滿香薰綾羅的大殿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林繪錦正被不言氣的不清,在這三個女侍衛臉上掃視了一眼,對著千道:“這些都是你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