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上文說到在給自己表忠心的巴赫突然就把旁邊的一個中年人給損了一通,讓那個人臉上瞬間掛不住了,站起身來,對著崇禎學著明朝人的樣子躬身施禮,在通譯的協助下說道:“尊敬的東方大人,我是來自法蘭西的鮑里斯,我的叔叔馬漢曾經制作出一款在整個歐羅巴最適合大規模裝備的優質燧發槍,因此深受法王亨利四世欣賞,并賞賜我叔叔宮廷貼身侍從身份。可惜偉大的亨利四世陛下遇刺身亡后,法蘭西守舊的將領們不喜歡這款新式燧發槍,結果這款優質的槍只能被擱置在倉庫之中。我不忍心叔叔的杰作就這樣被埋沒,所以周游各國,希望可以有開明的君王能讓這把槍不在蒙塵。”

    平復了一下激動的心情,鮑里斯繼續對著崇禎說道:“大人,據我所知剛才那位巴赫先生的手臂,似乎也是在被燧發槍擊傷后截肢的,所以才會對我有這么大的敵意吧。”

    巴赫正要發作,旁邊一位面色紅潤的有些肥胖的商人站起身來,躬身施禮,說道:“尊敬的大人,說道燧發槍,正是我們基弗斯家族的杰作,轉輪打火方式才是最可靠的打火方式,馬漢先生制造的燧發槍正是因為打火率不能得到保障才被法國將領們棄用,而我們家族的輪轉打火手槍則在歐羅巴的騎士們手中創造過多次輝煌。況且,如果貴國陛下需要,我們的作坊不但能源源不斷的為貴國提供成品,而且我隨船還帶來一批成品可以隨時愿意進貢給皇帝陛下。”

    崇禎心中好笑,看來這個洋鬼子還真挺了解大明國情啊,號稱是進貢,可是以天國上朝自居的大明哪里好意思白拿人家的東西,就像那南洋諸邦的朝貢,完全就是他們的發財良機。不過現在的崇禎好歹曾經是一個經歷過本科四年的金融學習,根本不在乎那些虛頭巴腦的顏面,只信奉真正的力量和國家利益的現代人。崇禎心想,就是你真的進貢過來,我也真的好意思就拿一副碗筷來打上你。

    于是,崇禎也沒有直接來評判兩個人的火器之爭,只是呵呵笑道:“二位的真誠之意,我一定會代為向皇帝陛下轉達。不過說道二位這這火槍孰優孰劣,以我之愚見,倒也好辦,只要二位各做制作一批火槍,在同樣條件下,大家比試一番也就好了。”

    鮑里斯和基弗斯相互不服的對望了一眼,鮑里斯上前一步,對崇禎說道“我二人具攜帶我們自己生產的火槍,大明皇帝陛下許可,我們隨時可以開始比試。”漢斯·基弗斯也不甘示弱,馬上表示只要能讓鮑里斯徹底死心,自己愿意隨時接受挑戰。

    形成這樣的局面,崇禎自然是很高興的,多個供應商競價才有可能買到更優質更廉價的東西嘛。

    于是,崇禎緊跟著又提出自己進一步的要求:“另外,畢竟我大明與歐羅巴諸國遠隔重洋,如果單單只是依靠采購火槍的話,路途遙遠多有不便。所以本朝皇帝陛下的意思,是希望各位能在我大明設立作坊,培養匠人,不知諸位意下如何。”

    漢斯·基弗斯眼睛轉了幾轉,再次對著崇禎躬身施禮說道:“尊敬的大人,設立作坊當然沒有問題,不過從頭開始教授貴國匠人打造火器費時太久,大人不如勸說皇帝陛下先采購一批我的燧發槍,形成戰力再徐徐開展作坊的工作,畢竟這樣對大家都好。”說著還很隱晦的對崇禎使了個眼色。

    崇禎愣了一下,然后瞬間反應過來,這家伙感情是要來行賄把自己拉到他這一條船上啊!看來這廝不但是希望能讓明朝多采購些高價成品火槍,說不定再談談連日后的比試也是要作弊吧?崇禎心中不禁好笑,看來這軍火交易真的是自古就肥的流油而充滿貓膩啊!

    雖然在心中不喜歡這個漢斯貓,但是也不能一棒子把人家打死,任何人用好了都會有自己的作用,哪怕是一張廁紙一條底褲都有自己的作用。

    于是,崇禎只是呵呵笑道:“只要吾皇的愿望能實現,其他細枝末節的問題都好商議。”轉過頭來又對鮑里斯問道:“鮑里斯先生意下如何呢?”

    說起來,現在鮑里斯現在的處境都不是很好,為了自己和叔叔的意愿,將家里大部分積蓄都投入到新式燧發槍的研制當中了。結果在亨利四世逝世之后,鮑里斯雖然周游諸國卻處處碰壁,軍隊注重傳統的習俗,在此時的鮑里斯看來就簡直就是萬惡的保守勢力的大本營!雖然靠著其他生意的補貼不至于家道衰落,可此時的鮑里斯也是算是在生死邊緣掙扎之中,而自小就充滿憧憬的遙遠的東方古國就成為他心中最后的稻草了。

    故而,在崇禎發問的時候,鮑里斯也根本沒有拿捏什么,直接點頭應承道:“尊敬的大人,如果貴國陛下選中我們的燧發槍,我必會傾盡全力助萬壽無疆的陛下訓練匠人,甚至可以為皇帝陛下訓練士兵來熟練使用這些燧發槍!我這次帶的隨從雖然不多,但是都是熟練的工匠,而這位蘭斯先生,更是曾經幫我叔叔在法蘭西軍隊中做教官訓練使用燧發槍,在這里可以重操舊業,陛下所用。”說著還引薦了一直在旁邊這位一直沒有什么表情的老兵,蘭斯也只是以手扶帽,微微致意,臉上還是那種麻木到仿佛沒有表情的表情。

    崇禎覺得跟這位蘭斯對視都是一件不舒服的事情,仿佛在看著一個會呼吸的干尸一樣,看上一眼心里就像被什么東西塞住了一樣。調整了一下感受,崇禎對蘭斯微微笑道:“歡迎蘭斯先生的加入,希望大家日后能夠精誠合作。”

    當然不指望干尸蘭斯能給出什么陽光的回復,這套客套話只不過是在給自己解個圍,如非必要,崇禎也真是實在不愿意在跟蘭斯有什么接觸。

    接下來的事情就比較順利,沒有再起什么沖突,崇禎發現這曹化淳還真是一個好員工,自己只是大約說了下要求,他竟然給找來了符合自己想法的各式各樣的西式人才,看來不但是組建禁衛軍基本夠用了,未來啟動開展東西方的交流也是算有了個基礎。崇禎很愉快,回過頭來給了曹化淳一個贊許的眼神,然后將這些人都安置住下,許諾在征得皇帝同意之后就會與其簽訂契約,并預計說大約三五天之后應該就可以進行火槍對決。

    而對于這個對決,不但在場的明人覺得新奇,歐羅巴諸國人士也是翹首期待,另個當事人更是面紅耳熱的摩拳擦掌,只有曹化淳心里在想:這皇帝也太能折騰了,火槍那東西那么危險,可千萬別出什么事才好!

    不論各人心中如何想,大明向著新的方向邁進的腳步已經抬起來,將要走向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