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京師,天氣正在似熱非熱的時候,沒有現代的工業化的大生產,也沒有令現代人頭疼的霧霾,崇禎帶著曹化淳、林棟和幾個貼身侍衛,變裝走在北京的街頭,欣賞著行人熙攘而來的古樸風情,享受著鳥語花香的自然氣息,踏著路邊的樹蔭,與形形色色的人檫肩而過,感受民間生活的愜意。當然,同樣因為沒有現代化的下水道系統,偶爾還會飄來一股另類的大自然的氣息,讓崇禎不禁有點撓頭,考慮要不要把興建排污系統給提上日程來。

    皇帝雖然號稱九五之尊,很多時候卻更像一個囚徒,有的時候連自己的的生活想要自主都是個問題,更別說隨隨便便出宮了。所以今天崇禎此時出得宮來,自然不會是想戲說里那些皇帝一樣打著微服私訪的名義來尋花問柳的。要說原因還是因為在兩天之前,曹化淳過來回報說萬歲爺要找的精通西洋火器技術的番人已經找到了幾個,前幾日已經都以皇家商行的名義請到了北京,故前來請旨看接下去應該怎么辦。

    崇禎想了想,覺得還得自己親自去,畢竟只有自己對自己發展思路有著清晰的認知,雖然自己不是相關專家,可是當代的專家們,太書生氣了!發明一大堆的火器,看著名字挺嚇唬人,什么火銃鳥銃十眼銃,三眼銃連子銃拐子銃,飛火神鴉一窩蜂,火龍出水萬人敵……且不說實際戰斗力如何,單單是后勤補給維修就是個問題,士兵訓練就更是個大問題!沒有充分后的后勤補給,和熟練的兵士訓練,武器的作用就要大打折扣了。本身明朝的衛所兵訓練本就不足,在面對這么一堆奇形怪狀火器,怎么裝填操作,如何達到最佳殺傷效果,更別指望會故障維修了,這些都不知道,還不如一家發一把大刀管用!戰爭雖然需要依靠武器,但是依舊需要人來使用,不能被士兵在戰場上熟練使用,戰后熟練保養的武器只能成為垃圾。

    所以在有現代思維的崇禎心里,發展一套適合當代軍隊使用的制式武器,是自己武器發展的核心思想。按照統一的標準制作,能夠方便的維護保養,經過簡單地操作訓練后可以使大頭兵們可以熟練使用,再加上上能滿足的主要的戰場上的基本需求性能和與之相對應的低廉的價格就差不多了,套用現在的流行詞,就高性價比的東西。離開了這些要素,再好的武器都只是空中樓閣。

    但是作為明朝的官員,卻少有人能理解到這一點,所以崇禎覺得自己還是應該親自去見見這些洋人。但是作為大明天子,這么輕易地就親自去接見這些人,不但在明朝臣民看來有點太自降身份了,而且就算實在崇禎自己的心理也認為不妥。作為一個國家的最高統治者,保持神秘感和距離感才更有利于保證自己的權威感,不單是對自己的國民,對國外的這些冒險者也是一樣。畢竟誰也不會對身邊司空見慣的東西產生太大的敬畏心理,而對那些自己根本見不到的東西逐漸產生一些神異的聯想。這也是為什么歐洲人看不上域外文明,而中國在他們眼中依然神秘而富有,還不就是因為東西方相隔遙遠,信息不暢,有朦朧的神秘感和距離感導致的。

    所以,即使為了談判的需要,也要保留東方帝王這個神秘的符號對這些冒險者的壓迫感。而且如果這剛開始,自己這一方就把大佬給搬出來了,那么以后的討價還價就更缺乏彈性了,什么時候大佬都是應該在后面壓陣的。

    既想親自去,又不能表露皇帝的身份,所以崇禎就告訴曹化淳,讓他以自己是皇家商行的三掌柜的身份,并稍微修飾面孔,約這些人在宮外見面。曹化淳最開始聽到崇禎帝竟然要親自去見這些番鬼,而且還竟然是要私自出皇宮去見面,差點驚得三魂出了竅,急忙要勸阻崇禎。崇禎根本沒接他的茬,直接就把喬裝出宮的這個棘手的任務扔給曹化淳,自己就帶著王晨恩去了坤寧宮周皇后那里。

    曹化淳沒辦法,也只好硬著頭皮運作,今天終于把皇帝給弄出宮來了,正在暗自松了口氣的時候,崇禎對著曹化淳一通夸獎,最后笑瞇瞇的來了一句:“以后出宮的事情,就交給曹公公了。”曹化淳聽了差點沒趴地上,心中不由得連連叫苦,臉上卻也不敢表現出來,只是一路上也沒有興致像崇禎林棟他們幾個興致盎然的欣賞這熱鬧的街景。

    一路無話,沒多久一行幾人就來皇家商行在京城的會館,第一次參觀自家產業,崇禎其實真的很想好好看看,不過要談大事,只好先把這些好奇心收了起來。

    沒多久,一群歐洲人在會館掌柜的帶領下進來了,由于事先早已溝通好了,掌柜只介紹眼前這位貴人是大明皇帝陛下眼前的紅人,整個商行的三掌柜,代表皇帝陛下來跟大家商討合作事宜。

    還沒等寒暄完畢(鑒于這里面很多人漢語不通,還要有相應語言的通譯來翻譯,也使得這個寒暄過程比較漫長),一個粗壯的紅發大漢站起來,高聲的嘰里咕嚕的幾乎像是在咆哮般的說著什么,還幾乎沒有什么停歇,通譯只好跟著在一旁扯著扯著嗓子翻譯起來(以下略去翻譯的相關描述):“尊敬的大人,我曾經是普魯士骷髏驃騎兵軍官,路德維希·巴赫,在戰爭中沒了一條胳膊才退役,跟著朋友四處游蕩,有幸到達了神秘的東方。聽聞貴國的皇帝陛下有意要建立一直皇家衛隊,要融合東西方的長處,那就請讓我來參與,為東方的大皇帝訓練一直強大的驃騎兵部隊吧”

    崇禎知道,所謂驃騎兵,是西方啟蒙時代重要的輕騎兵力量,主要武器為馬刀。作為輕騎兵,他們極其擅長利用速度迂回突擊對方防線,因其輕便高速,也執行偵察、搜索通訊等任務不二人選,簡直就是戰役性力量的存在,一旦輕騎兵遭到壓制整個軍隊就會如同喪失耳目、打斷關節一樣被動。

    崇禎對這位巴赫點頭笑道:“想必皇帝陛下會非常歡迎巴赫先生這樣勇猛的騎士加入的,不過還希望巴赫先生不要讓陛下失望。”

    巴赫紅著臉,信誓旦旦的賭誓道:“請大人和陛下放心,我是個鐵骨錚錚的軍人,絕對不像某些人一樣,到處混吃混喝。”說著還朝著人群中的一個商人打扮的消瘦的中年白人不屑的瞥了一眼。

    崇禎注意到他的眼神,心里微微笑著,看來這里面還有故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