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

    第一千九百六十章:你狂什么狂

    寧可歆一聽這話,心底忽然就憤怒起來,她一改平日里的單純,小臉瞬間變得憤怒無比:“滾開”

    男子一聽,不但不走,反而搖搖晃晃的朝著她走來。WwΔW.『『

    寧可歆一臉防備,不停的往后退,她怒紅了小臉,喝道:“你要是在過來,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喲弈棋,你好像碰到一個小辣椒了。”坐著的另一名男子,也有了醉意,笑呵呵地說。

    被稱為弈棋的男子挑眉邪笑著:“夠辣才嗆,才能更有征服欲。本公子房間里的那些美人,一個個低眉順眼,招手即來,順從到沒有一點情趣。如今遇到一個不一樣的,倒也讓本公子頗有興趣。”弈棋說著,再次往寧可歆身上撲去。

    周圍坐著很多人,卻一個人都不愿意站出來幫忙,一個個的抱著看好戲的態度。

    “別過來”寧可歆一邊后退,一邊怒喝。

    但酒醉弈棋此刻鐵了心的要把寧可歆帶回家做自己的夫人。

    以為寧可歆在和自己玩欲擒故縱的把戲,不但沒有停下來,速度反而越來越快的撲上去。

    伸出他那雙咸豬手就要去抓寧可歆。

    寧可歆嚇得高高的舉起雙手擋住自己的臉。

    而下一刻,耳邊傳來男子的慘叫聲。

    與此同時,寧可歆只感覺眼前背一團黑影籠罩,一股強烈熟悉的味道和氣息侵入全身。

    她快速地睜開眼睛,看著林子辰華貴霸氣的背影,寧可歆會心一笑。

    林子辰筆直的擋在寧可歆的面前,那一副唯我獨尊的氣勢震懾全場。

    他那雙睥睨天下的黑眸,冷冽的看著一臉神色痛苦的弈棋。

    “啊……”他痛苦地握著自己流血的手腕,一臉驚恐地看著盛氣凌人的林子辰。

    他的另外兩名同伴見他被揍,立刻站了起來,林子辰狠戾的目光輕輕掃過去,兩人瞬間不敢再有任何動作,慫成一團的坐下去,不敢再管弈棋的事情。

    他們在站起來的瞬間,林子辰同一時間釋放自己的威壓,在強者的面前,弱者永遠都不敢輕易的挑釁。

    即使是半醉不醉的兩人,平時也是咄咄逼人飛揚跋扈的公子哥,在林子辰的威壓上,也瞬間慫了。

    林子辰凜冽的眼尾掃了一眼身后,問:“沒事吧?”

    寧可歆笑道:“你英雄救美,來得及時,我沒事。”

    林子辰微微點頭,道:“回去,再等一會我們就回去。 ”他淡淡的語氣不容置喙,那氣吞山河的氣勢,更是讓人不敢忽視。

    寧可歆沒有說話,默默的站在原地不動。

    弈棋一看寧可歆,即使手再痛也心有不甘,他氣憤的一臉扭曲猙獰,看著林子辰怒喝道:“你,你是誰?敢管本公子的閑事,你知道本公子是誰嗎?本公子是這里一手遮天稱霸一方的霓家霓煉丹師霓家主的嫡子霓弈棋。”

    “霓家?”林子辰目光輕蔑的看著弈棋,道:“立刻滾不然,本君徹查你們霓家丹藥有毒一事。”前段時間,這條街上,前段時間買了霓家丹藥的人,服下之后就有中毒的跡象。

    他已經接到稟報,可這段時間忙于其他的事情,還沒有查這件事情。

    如果在丹藥里參雜了毒藥,那么此人便是暴虐無道,不可饒恕。

    周圍的人們一聽本君二字,個個聞聲變色。

    再看一旁宛若置身事外的景炎,那一副不染塵世的氣息瞬間蔓延四周。

    民間的人都知道,少年天子龍辰的身邊,只會帶著一個人,那就是令天下人都仰慕的容顏不老的俊美無雙又溫潤如玉的景炎。

    一瞬間,所有在座的人都人人自危,低著頭盡量減少自己的存在。

    “呵呵……”弈棋冷笑,目光不屑的看著林子辰,“本君,你以為你是誰呀?敢和本……公子搶女人。”

    弈棋的兩名同伴一聽他這話,兩人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低著頭不敢看林子辰那冷冰冰的目光。

    “弈棋,別說了。”其中一個怕弈棋當場暴斃在這里,回去不好向霓家主交代,低聲提醒的一句。

    可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弈棋,在這條街上是出了名的橫行霸道,此刻哪會聽得進去同伴的勸。

    那男子看了一眼林子辰全身冷冷又帶著戾氣的俊顏,情緒難猜,他瞬間就不敢在開口了。

    他給對面的同伴使了一個眼色,兩人快速起身,慌慌張張的離開,生死關頭,不講一點義氣。

    叫旁邊的人看著替弈棋不值,平常的情誼都喂狗了。

    “喂”弈棋看著兩人搖搖晃晃的走了,怒喝道:“你這兩個不要臉的東西,本公子平日里恭祝你們吃喝玩樂,你們跑什么跑?我霓家,后面可是有人的,連龍辰都不怕,怕這人作甚?”

    林子辰一聽他這話,冷峻的俊顏上涌現一絲疑惑。

    霓家后邊有人?

    是誰?

    景炎也瞇著眼眸看著霓弈棋。

    寧可歆快速上前一步,墊起腳尖想對林子辰說一句悄悄話,可她發現自己墊起腳尖來,還是差一點點才能湊到林子辰的耳邊,她拉了一下林子辰。

    林子辰側目斜睨著她,示意她說。

    寧可歆看了一眼對面氣勢洶洶的弈棋,低聲說:“君上,他修煉的是噬靈。”

    林子辰目光冷冷落在弈棋的身上,冷冷譏諷道:“你們霓家,不過是不入流的丹藥世家,身后能養得起什么人?”

    林子辰用起了激將法,這霓家,在魔域頗有名氣,他也是知道的。

    這三域的世家,他也基本了解,畢竟自己要和他們打太極周旋,就必須對對方知根知底才行。

    這霓弈棋,從小錦衣玉食,心高氣傲,此刻被他這么一說,更是會激起他那心比天高的天性來。

    “哈哈……”霓弈棋得意的笑在唇邊揚起,“害怕了吧,害怕就乖乖把那小美人給本公子送回來,可以饒你不死”

    寧可歆一聽這話,被氣得不輕,她知道林子辰的意思,等這木頭炸出對方的話來,還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呢?

    她潑辣地沖著霓弈棋怒喝:“你狂什么狂?如此大言不慚,你霓家有什么人,竟然大的過魔君,你小心把牛皮吹破了,回家被你老爹揍的連你祖宗都不認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