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我沒事。ωヤノ亅丶メ....”逸豪輕輕拍了拍魅丹的手,示意著魅丹不用擔心他。

    魅丹沒好氣的對著那個很是強壯的年輕人質問道:“我們好心想看看你怎么了,你怎么能這樣對待我們,你這是什么意思啊你?”

    “什么意思,我告訴你,你最好是給我安靜一點。”那強壯的年輕人說著,掃了掃魅丹的身材倆眼,眼中露出了貪婪無比的神色,皮笑肉不笑的對著魅丹說道:“以前你是他的,但是你相信我,過不了多久,你就會是我的了。”

    說著,手中抓著肉瘤還特意的在魅丹和逸豪倆人的眼前晃了晃,說道:“這一世,這東西是我的了。”

    說完,二話不說就將那肉瘤給塞到自己的嘴里,猛的啃食了起來。

    魅丹和逸豪倆人看著那強壯的年輕人生吃著那一個從喪尸身上掉落下來的肉瘤,縱使他們倆人也餓得眼冒金星,但是還是覺得惡心無比。

    逸豪甚至都還想去阻止那年輕人。

    這可是從那喪尸身上掉落而下的肉瘤啊,吃下去,天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要是萬一這年輕人也像外面的人一般,變成了喪尸,那可就慘了。

    可是正當逸豪搖搖晃晃的站起身,想要去阻止那年輕人的時候,那個年輕人早就把那塊肉瘤給完全吞到了肚子里去了,逸豪哪里還來的及阻止。

    那年輕人咀嚼著嘴里的肉,滿嘴含糊不清的說道:“想要阻止我?呵呵、你做夢。”

    說完,猛的一咽,那塊肉瘤便順著那年輕人的喉嚨進入到了他的胃里。

    吃完、這年輕人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臉意猶未盡的模樣。

    在場的所有人都看著這年輕人,看著他吞食了那塊肉瘤,甚至都有不少人硬生生的吞了一下口水。

    那年輕人走到逸豪的面前,一臉微笑,對著逸豪說道:“你等著,等著我進化完成,我會帶領著你,就像你以前帶領著我一樣,完成掃滅這些喪尸的大任。”

    “你曾讓我成為了英雄,我也會讓你成為英雄,只不過以前是你帶我,現在則是我帶你。”說著、便走到那柜臺邊上去,在眾目睽睽之下,這年輕人開始吐起了絲。

    那簡直就像是蠶在吐絲成蛹一般。

    而這個年輕人還真的用自己吐出來的絲,將自己給完全包裹了起來,一眼望去,不知道的人還真的會以為這是一只和人差不多高的蟲子弄出來的蛹。

    第四天。

    十幾個人,除了那個早先被逸豪捂住了嘴巴,而后摔倒砸碎玻璃,死于非命的那個帶著眼鏡的中年人之外,其它的人全都奄奄一息的。

    就連逸豪和魅丹倆人也是連站起來都有一點困難。

    “滋滋滋、”一聲聲滋滋滋聲。

    有點像是牙在磨著生肉的聲響。

    逸豪聽見聲音,順著聲音的來源處望去。

    只見一個女人,此時已經爬到了那個死于非命的男人身旁,躺在他的身邊,解開了他的上衣,正一口一口的朝著他的胸口處咬下去。

    而且還在拼命的吮吸著那早以結成血塊的血液。

    不少人都在看著這一幕,也有不少人像是心動了一般,朝著那死于非命的男人的尸體爬去,開始和那個女人分享這惡心無比的人肉。

    而那個蟲蛹仍然在哪里。

    人們都懶得去理會它。

    人們也沒有多余的力氣去理會它,雖然看著很是驚奇,但是眾人餓著肚子,奄奄一息,這個蟲蛹就算是多么讓人感到驚奇,也不會有人去理會它。

    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了那個女人的隊伍里,所有的人都在對著那個尸體啃食著。

    魅丹看著那尸體,也吞了吞口水。

    看著魅丹吞口水的模樣,逸豪的嘴唇干裂,喉嚨嘶啞,微微的問了魅丹一句。

    “你想吃嗎?”

    魅丹看了看逸豪,又看了看那尸體,眼神之中充滿了渴望,但是她還是搖了搖頭。

    看著魅丹的表現,逸豪微微一笑,艱難的從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一只丑陋的大蟲子,手掌攤開,對著魅丹笑了笑,嘶啞著聲音說道:“我只有這個,你先吃吧。”

    看著逸豪拿出來的蟲子,魅丹一臉的不敢置信。

    魅丹認出了這蟲子。

    就是這蟲子,才導致了如今的喪尸橫行。

    看著魅丹那幅模樣,逸豪笑了笑,嘶啞著聲音,一點一點艱難的說道:“要我去吃死人肉,我情愿吃這個,就算是變成和外面一樣的怪物,我也不會去吃人肉。”

    魅丹看了看逸豪,又看了看那些正在吃人肉的人們,又重新看了看巴掌大的蟲子,狠了很心。

    拿起逸豪手中的蟲子,啃食了幾口。

    巴掌大的蟲子頓時就沒了半邊的身子。

    魅丹擦了擦自己那滿嘴的綠色液體,又將那半邊身子的蟲子給塞回了逸豪的手里。

    逸豪笑了笑,也拿起那半邊身子的蟲子尸體,艱難的放到自己的嘴里咀嚼了起來,而后吞掉。

    吃完這蟲子,倆人頓時便畏縮在了一起。

    瑟瑟發抖,像是在忍受著什么巨大的痛苦一般,許久、他們倆人全都沒了動靜。

    第四天來臨。

    這一天,那蟲蛹微微破裂,從那蟲蛹里爬出了一名年輕人,此時那名年輕人渾身潔白無比。

    他看了看自己的身軀,雙手微微一抖,頓時變成了跟螳螂一模一樣的彎刀。

    那年輕人微微一揮,雙手變成的彎刀鋒利無比,地板都被輕而易舉的劃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痕。

    接著又抖了抖身子,一身綠油油像是鎧甲的東西立即覆蓋在那年輕人的身上。

    那年輕人看著自身的模樣,無比的滿足。

    “那個人怎么就變成了這樣了?”一名同樣年輕的年輕人朝著另一名中年人問道。

    那中年男人看了看身旁的年輕人一樣,小心翼翼的說道:“我估計啊,應該是像小說里的那些人一樣,進化了。”

    那中年男人的話語剛剛說完。

    一道聲音猛的傳來。

    只見他說道:“你說的沒有錯,我現在是進化了。”

    接著他又對著眾人說道:“大家放心,以后食物方面的就暫時由我來解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