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

    歐楚陽操縱著天風草汁,張開雙手,一滴綠寶石液體飛向空中,并穩定地留在那里。Ωヤノ亅丶メ....

    看著這顆液體綠色的珍珠,歐楚陽雙手眨了眨,形成了一系列的印章,閉上了眼睛。這些動作早就印在他的腦海中,連同對靈魂碎片的記憶,這些復雜的跡象就像呼吸一樣本能。

    深吸一口氣,歐楚陽開始了。他的十根手指像暴風雨中的樹枝一樣流動,由于海豹形成的速度太快,它們甚至相互碰撞。當另一滴不同材質的液體飛向空中時,他的手指變得模糊。林銘以他的靈魂力量迅速形成了美麗而神秘的銘文符號。為了保留自己的靈魂力量,林鳴在第一本書完成之前就開始研究另一本書!

    在這個高強度,高度復雜的計劃中,歐楚陽的錯誤率極低。

    銘文寫完一半后,開始感到壓力。

    當銘文完成三分之二時,歐楚陽感到自己的靈魂力量已到盡頭,于是他開始旋轉“真正的原始混沌公式”。

    考慮到這一點,出現問題的機會也增加了。歐楚陽咬緊牙關,繼續前進。他仍然不得不劃分幾種材料來使用它們來繪制最終符文。

    “天蟲蠶絲……已經完成了!”緊張的歐楚陽終于松了一口氣。天空蠕蟲絲綢是他最缺乏的,他現在可以在這里允許失敗。

    “有五種符文……”當他的靈魂力量達到極限時,林銘數著心中的數字。

    “四......三......二......“。

    “成功!”

    林銘此刻完成了題詞。閃閃發光的符文匯聚成一個平方英寸大小的銘文,閃爍著短暫的瞬間。它懸掛在那里懸浮在空中。

    歐楚陽幾乎崩潰了,但是當他看著漂浮在空中的完整銘文時,除了絕對的喜悅,他什么都沒有感到!這個小字像他的寶貝一樣。他花了一個月的不人道痛苦和巨額資金來籌集資金!

    老人把這個題詞稱為“壓倒性的象征”。這個頭銜有點太庸俗和幼稚了,但是由于林銘心中對這位老人的尊重,他沒有改變名字。那是“壓倒性的象征!”

    歐楚陽以每打一兩兩金幣的價格購買了十五份最便宜的象征性文件。僅需一點點靈魂力量,“壓倒性符號”就落在了符號紙上。金線匯聚成符號紙上的古代符文。符號紙確實很普通,整體效果使它看起來平淡無奇。

    在形成符號紙的最后一刻,歐楚陽用他的靈魂力量改變了外觀設計的外觀。它類似于火焰圖案。

    銘文珍品上留下的這種設計將成為一種標志。他的手勢!許多題字大師都有自己的個性化設計,作為他們工作的標志。

    歐楚陽決定選擇烈焰,因為烈焰代表了重生的必殺技。

    培養武術之路是一次大試。痛苦是持續不斷的,危險永遠存在。沿著這條路走會燒成灰燼!只有那些擁有堅定的心和無法估量的意志的人才能通過火焰重生,并成為像神一樣升入天空的龍或鳳!

    歐楚陽仔細地收到了這份珍貴的標志紙。他打開窗戶,新鮮的空氣和燦爛的陽光灑在他身上,反射在他充血的眼睛上。他筋疲力盡,想立即入睡,但是歐楚陽有了前所未有的滿足感。

    七個高校武術館考試的時間還剩下兩個月十天!

    ...

    ...

    ...

    在過去的五天內,歐楚陽將他的最后題詞貼在了標志紙上。因此,他所有的材料都被徹底用盡了。他已經成功創建了四份“壓倒性的象征”。

    看著這些象征性文件,歐楚陽有著令人難忘的成就感。現在,他想出售這四張標志紙!

    在上一屆交易會上,白虹大師刻的題詞賣出了1500兩金。顯然,這受到題字大師的聲望的影響。歐楚陽以前沒有出售過任何銘文,因此他并不出名或出名,但他對自己的作品充滿信心。此銘文來自眾神之境!與百鴻大師的作品相比,它的效果就像《天地》。根本沒有比較。

    在那位長者的記憶中,“壓倒性的象征”只是最基本的銘文,但足以在高級設備,三年級設備上使用。如果在較低等級的設備上使用,效果將至少提高60%!

    不僅如此,“壓倒性的象征”還賦予了裝備額外的技能!

    一些頂級的題詞技術可以為設備增加其他技能。通過集中靈魂力量,可以使用這些技能。它們的范圍從能量攻擊,增加裝甲的盾牌,幻術到惡魔般的技術等等!

    林銘的題詞,如果刻在武器上,將使該武器具有一種稱為“即時暴力打擊”的技能。

    小銘文符文實際上是一個復雜的陣列。當用戶將大量靈魂力量集中到武器中時,銘文會吸收這種能量,將其壓縮到極限,然后立即爆發!在近距離的戰斗中,這一舉動的殺傷力確實是巨大的。

    歐楚陽實際上并不相信他的題詞像他在老人的回憶中所說的那樣驚人。絕對沒有一種設備可以將其當前水平的功率提高60%。至于那次“即時暴力罷工”,林敏德不知道它是否真的有效,因為銘文技術太復雜了。制成最終產品后,所有這些符文和符號都集中在那個小的銘文中,因此即使是創作者也難以判斷最終產品的能力。有太多可能的結構,以及相應數量的可能的錯誤。在最壞的情況下,武器甚至可能炸毀!只要存在最微小的問題,整個銘文就必須以很大的折扣出售。

    歐楚陽終于睡了一整夜,幸福地睡到了清晨。他的靈魂力量和能量處于巔峰狀態。他問林曉東一些貿易展覽會和拍賣行的地址,然后帶著他的象征文件離開。

    他買了一些新衣服,包括蓋了臉的連帽斗篷。盡管交易會和拍賣行始終在安全方面享有良好聲譽,并且不會泄漏顧客的身份,但最好還是要小心。畢竟,如果以任何高價出售了四張標志紙,那么如果該人是知名人士,他們可能會搶劫并殺死他們的財產。

    歐楚陽首先去了天空之城官方拍賣行。天空財富城中有很多拍賣場,在其他拍賣場中沒有一家脫穎而出,因此他選擇了聲譽稍高的拍賣場。

    只要這四張標志紙賣完,他就可以購買藥品!

    然而,當歐楚陽走近拍賣行時,他認為這太簡單了。拍賣行有非常嚴格的審查程序,尤其是關于所售商品的審查程序。否則,假貨和復制品將設法通過,拍賣行的聲譽將遭受損失。對于拍賣行而言,聲譽就是一切。

    一個中年男子向林敏打招呼。更確切地說,阻止了他,問道:“先生,有什么我可以幫助您的嗎?”

    歐楚陽穿著干凈利落的長袍,看上去像其他富裕的公民。但是他的身高比成年男子矮了幾英寸。此外,他的聲音尚未完全成熟,因此無法掩蓋他只有15或16歲的男孩這一事實。

    因此,歐楚陽用自己的聲音簡單地說:“我是來評估銘文符文的。”

    “哦?”中年男子有些懷疑地看著歐楚陽。“我能看到你的題詞嗎?”事實上,這個人的舉止已經很有禮貌。一個15-16歲的年輕人進入拍賣行評估一些銘文已經很奇怪了。價格經常上漲到一千兩黃金。大多數人都會有充分的理由懷疑這是一個惡作劇。

    歐楚陽拔出標志紙后,這位中年男子皺著眉頭,因為他注意到它的劣質。這是市場上最基本,最便宜的符號紙,打成一兩兩金幣。盡管符號紙的成本并沒有影響銘文的質量,但這仍然是銘文主人地位的標志。他們自然不會使用這種符號紙!他們通常會使用高品質的標志紙,以炫耀其題詞的結果,每張紙都要花費幾兩金。

    但是,符號紙散發出微弱的能量,中年男子能夠確定這是一個完整而真實的產品,而不是一個惡作劇。他看了看歐楚陽,問道:“您是否有某種證明書,說明了哪個銘文大師?”

    歐楚陽搖了搖頭。

    “好吧,跟我來。”

    中年男子帶領歐楚陽穿過走廊,來到拍賣行后面的評估室。鑒定室里的那個人穿著一件沒有襯里的黑色衣服,看上去是50或60年代的嚴厲祖父。歐楚陽還指出了寫有“高級鑒定師”的人前面的標志。

    那個被黑搶劫的人手拿了這個標志紙,并注意到銘文放在劣等的紙上,但是他沒有透露任何表明他厭惡或懷疑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他保持著平靜鎮定的舉止,安靜地戴著一副白手套,全神貫注地對作品進行了認真而實際的評估。這表明他是一位真正的專業人士!

    然而,鑒定人只是在抬起頭時才開始,他的臉稍微有些嚴肅,看著歐楚陽。“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創建這個銘文符號的人,他的力量應該不超過身體轉變階段的第三水平嗎?”

    銘文符號總是帶有制造者靈魂力量的輕微暗示。鑒定人有可能通過這些痕跡來判斷創作者的武術修養水平。自從林銘創作了題詞紙以來,靈魂力量的痕跡自然就會很弱,但是由于他練習了壓倒性的“真實原始混沌公式”,靈魂力量比普通武術家還要濃密得多。如果評估師知道題詞是在身體轉換階段的第一級由一個男孩創建的,他的下巴肯定會掉到地上。

    歐楚陽知道沒有辦法否認這一點,所以他點了點頭。

    唯一的男人猛然吸了口氣,然后嘆了口氣,“以為年輕一代中有這樣的才能。一件小小的第三級身體轉換修煉可以繪制一個銘文符號。令人震驚!”

    通常,銘文大師往往是較老的一代,并且大多數都在骨骼鍛造邊界之上。許多人甚至突破了脈沖凝聚邊界,有些甚至突破了天體前邊界。

    也許這三級身體的轉變只是銘文大師的學徒,而碰巧得到了幸運并創造了成功的銘文。但是,這個男孩帶來了四個相同的銘文,這真是了不起。

    歐楚陽聽到老人的贊美,認為事情進展順利,但是他沒想到老人會改變主意。“這是一個完整而真實的銘文符號,但創作者只是一個學徒,因此我們無法確定其所能提供的強度提高或銘文的完整性。您必須知道,學徒的靈魂力量通常在數量和質量上受到限制,并且很難完成無數復雜的題字設計。即使該符號將強度提高了百分之十,如果不能將其放置在高級設備上,我們也無法拍賣,因為失敗的產品會損害拍賣行的聲譽。”

    銘文僅用于高級裝備,因為只有高級裝備才堅固且足夠堅固,才能使武術家在戰斗中的靈魂力量和精力集中起來。由于銘文修改了靈魂力量,因此至少需要達到該水平。

    因此,有人會在上面刻有銘文的最低質量的商品至少是幾千金!

    這種設備不是普通人能夠獲得的。即使是貴族家庭的下級,也必須至少鍛煉到變化的肌肉或骨骼鍛造水平,才能被認為擁有如此高質量的武器。

    例如,王一高有很好的家庭背景,但是由于他的修養低,即使他使用一把精美的藍色劍,也不一定意味著它是寶。那把藍劍只有兩百兩金。

    您可以在武器上雕刻的次數是有限的,實際上,這只是一次。題字后,不能再放置其他字樣。想想看,誰會在武器上花費幾千兩金幣,而只在上面刻上可疑起源的銘文?

    因此,學徒的題字市場不存在。

    歐楚陽曾預料到這一結果,并說:“我只需要拍賣三個,最后一個就可以用于實驗。”

    題字后,很難測試結果。即使是創作者也只能猜測其有效性。

    武術家購買銘文時,基本上是在賭博,因此高水平的銘文大師受到好評,因為他們有保證產品有效性的聲譽。很少有人會購買一個未知的大師的銘文,更不用說學徒的銘文了。只是在用自己的寶貴金錢賭博!

    評估師說:“當然。但是,實驗需要使用您自己的設備進行。”

    歐楚陽忽然轉為沉默。一種價值幾千金的武器?他認為拍賣行不可能隨便放一把價值幾千金的武器來做實驗。

    如果歐楚陽是一位銘文大師,那么情況可能會有所不同,因為這些大師具有聲譽,并且不需要測試其銘文。而且,拍賣行很樂意與這樣的人物保持良好的關系,甚至提供自己的武器。

    在歐楚陽斯身價最高的那一刻,他只有800兩兩金幣。他在哪里可以得到價值幾千兩金幣刻有銘文的武器?

    他沒有打擾或說其他話。他本可以說他們的裝備絕不會蒙受損失,但沒有理由相信他,因為銘文上的靈魂力量實在太弱了。

    因此,歐楚陽拿起他的四張象征性文件,轉身離開了《天空財富》官方拍賣行。

    ...

    ...

    ...

    ……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