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青海今天开奖结果
    ..,

    夏初七撲哧笑了起來,挑眉反問道:“所以你對我也很有信心?”

    封洵欣然點頭,托住她的下巴,在她唇上親了一下,低聲笑道:“當然,小丫頭,我一直對你很有信心”

    夏初七靠在他懷里低笑了幾聲,又好奇地問道:“對了,你跟小諾亞說你們封家的家訓,我也不知道,你們封家的家訓是什么?”

    “謹慎恪己”封洵說到這里,淡笑著解釋道:“謹言慎行,克制自律……大體就是這個意思”

    夏初七恍然大悟地點點頭,低聲重復了一遍,小聲嘀咕道:“那我的個性,恐怕和你們封家的家訓是完全相反了,如果我小時候在你們封家,會不會被你爺爺嫌棄責罵?”“當然不會,你這么可愛,我爺爺喜歡你還來不及”封洵啞然失笑,搖搖頭說道:“別忘了,我爺爺和你母親是忘年交,他看過你的照片,所以才跟你母親說要接親的,說

    明那時候我爺爺就很喜歡你了”

    “說不定是因為沒見過我調皮搗蛋的模樣……”夏初七吐吐舌,低聲說道:“說不定后來會和我父親一樣,對我頭疼,進而責罰”“不會的,封家的家訓雖然嚴,但爺爺也并非對所有人都這么要求”封洵說到這里,唇角勾起一抹冷嘲的笑意:“比如你看封焱,他如果恪守家訓,又怎么會變成現在這樣

    ?”

    “說的也是……”夏初七點點頭,低聲嘆息道:“大概只會對繼承人更加嚴厲,其他人如果放棄,大概就處于放養狀態了……”“其實也不完全是放養,只是封焱情況特殊,爺爺已經對他完全放棄……”封洵搖搖頭,低聲說道:“但他體內流淌著封家血液,所以爺爺臨終前才讓我無論如何,都要放過

    封焱一條生路,頂多只是將他關進精神病院”

    “我能理解你爺爺的想法,他并不希望看到你們封家人斗得頭破血流”夏初七輕嘆一聲,幽幽說道:“當一個大家族的家主,真是不容易”

    封洵的爺爺不容易,封洵自己又何曾容易?

    “別說這些了,不早了,睡吧”封洵扶起她的身子,吻了吻她的額頭,就要帶著她躺下來。Ω Δ..

    手不小心晃到被她放在床上的那本《金銀島》,封洵眉梢微挑,拿起這本書疑惑地問道:“小丫頭,你怎么還在看這本書?”

    “這第三把鑰匙的最終謎底沒有解開,我當然要繼續看,說不定看著看著,就突然來了靈感,發現謎底了”夏初七聳聳肩,笑著解釋道。“別給自己太大壓力,我們現在已經有兩把鑰匙,這第三把鑰匙遲早會被我們找到的……”封洵撫了撫她的后背,低聲安慰道:“就像這第二把鑰匙一樣,我們到處去找,誰

    能想到,原來早就被白老太太悄悄藏了起來”“是啊,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夏初七點點頭,在他的攙扶下躺了下來,眼看著他將那本金銀島收起來,連忙拉住他的手交待道:“別把書拿遠了,就放在

    床頭柜吧,我有空就看看,總能想到什么的”

    封洵點頭應了,將這本《金銀島》整整齊齊地放好,也拉開被子躺了下來,調暗了燈光,低聲道:“好了,睡吧”

    “晚安……”夏初七低低說了一聲,就緩緩閉上眼。

    封洵也吻了吻她的額頭,低笑著回應了一句“晚安”,也摟住她的身子一同閉上眼。

    這一覺,無論是封洵和夏初七,亦或是小諾亞,都睡得格外安穩。夏初七到底還是關心小諾亞的心情,第二天封洵去公司,她特意觀察了小諾亞的狀態,發現他一如既往的神采霍霍,就連下午陪著弟弟妹妹玩鬧,也笑容滿面,一點也不

    見之前瑪麗娜所說的低落狀態

    看到他這樣,夏初七倒是放寬了心,心中暗暗感嘆,封洵的這一番談話果然起了很重要的作用,看起來已經打開了小諾亞的心結,讓他能更加放松

    或許是察覺到夏初七總是在觀察自己,小諾亞忍不住摸摸腦袋問道:“堂嬸,你為什么這么看著我?”

    “沒什么……”夏初七搖頭淡笑,揉了一把他的頭發道:“我聽你堂叔說,你昨晚洗了冷水澡,怎么樣,沒有感冒吧?”

    “沒有,我身體好著呢”小諾亞連忙挺起腰板,還學著電視里的健美先生,彎起自己的手臂,煞有介事地說道:“你看,我很快就可以練出肱二頭肌了”

    夏初七忍俊不禁,捏了捏他的手臂笑道:“的確好像有點肌肉了……”她說到這里,頓了頓,又道:“不過小諾亞,你以后不許再洗冷水澡了,身體要緊,你現在年齡還小,就算心情不好,也可以換一種方式發泄,家里不是有一架鋼琴嗎?你

    可以彈琴發泄,不要對不起你自己的身體”

    小諾亞聽話地點點頭,老老實實地答道:“是,堂嬸,昨晚堂叔已經教育我了,我以后不會再洗冷水澡”

    “乖孩子”夏初七也沒有多說,見他今天逗小澤和小姜兒沒有用紙牌,不免好奇地問道:“怎么今天沒有玩紙牌呢?”

    小諾亞訕笑了一聲,低聲答道:“我想了想,可以變其他魔術,還是不當著小澤和小姜兒的面玩紙牌了……”

    “是不是因為我和你堂叔昨晚說的那些話?”夏初七含笑問道。小諾亞剛想回答不是,卻想到堂叔說他不應該對家人撒謊,想了想還是點頭答道:“有點是的,不過不全是這個原因……紙牌雖然好玩,但小澤和小姜兒總是想拿紙牌,紙

    牌上面細菌太多,還是不適合給他們玩”

    夏初七見他神色里沒有郁悶,倒像是個想通了什么,點點頭笑道:“這樣也好,不過紙牌這玩意你如果想玩,自己也可以玩一玩……”“等什么時候喬尼叔叔來了,我再跟他請教”小諾亞笑瞇瞇地答道。